山中

读书是头等大事/

我妈最近很喜欢用没自信这个词形容我,仔细想想倒也贴切。就是我最近,好像又不仅限于最近,算是一直以来吧,就这个状态和心理素质。

考试写答案游移不定,机会摆在面前也不敢争取。生怕出错,又或许说生怕这件事情在自己手里出错。永远不觉得自己能做的很好,永远觉得我喜欢的人不可能喜欢我。

这倒是真的。

把成绩,也不是,把名次看的比命还重要,挣了命地想保持优势,还是兵败如山倒。说着考多少都一样心里却总是不高兴。忘了当年的初衷只是学得开心。鸡汤喝了一壶又一壶,借此自我安慰,告诉自己明天的阳光还是金黄色的,明天街边的树就抽新芽了。一切都会更好而不是更坏。

但很徒劳。都是无用功而已。一大早睡眼惺忪站在镜子前面还知道给自己个鼓励,可就是没来由地像受了多大打击一样想要消沉。以比过去严重一万倍的脆弱面对生活,好像自己马上就会崩溃。好想写一些快乐的事情给自己,可是就是想不出来,甚至连假想的快乐也没有。而我的生活却并不是无趣,我有记得我生日的朋友,可能也有喜欢我的人。

自信是个什么概念,没自信又是什么概念。除了坐在电脑前敲着键盘说些无关痛痒的只是在无病呻吟的牢骚以外,我甚至连做出改变的勇气都没有。我的能耐大概也就限于此了。

小学的时候生活里莫名其妙多出了一大堆事情,低落得很,一心觉得死了就不会伤心,也听不见那些是非。那时候寻死觅活的心是那么强烈,现在也还是这样活着。由此又知道了自己也没轻生的勇气,只是说一说聊以自慰,故作深沉而已。

希望我以后宁愿自我催眠告诉自己还没让爱我的人失望,也不要再沉湎阴暗深陷泥沼满心萧瑟落寞。

要努力去改变了。

说点开心的事情,前几天整理抽屉发现以前和朋友互发的信和小纸条,用蹩脚的英文写的,你来我往的那时候玩得很高兴,也不管语法用的对不对。他把叠成方块的纸悄悄放在我风衣口袋里,我写好之后装在信封里偷偷递给他,在下课的时候偷偷打开来看,像偷窥着什么秘密。看到他夸奖我,我很高兴,大概人都有这么点虚荣心。

现在再看那些信的时候倒是觉得很有趣的,虽然信里并没什么实质性内容,有时候只是一些叙事,或者我偶尔会写写爱情观在里面,文法不通不知他有没有看懂。没看懂就没看懂,一些疯话而已,现在也忘得一干二净。信真的是再好不过的通信方式,静悄悄被取代了真是可惜。我爱那种把信投进邮筒,又急切期盼回信的感觉,但那种感觉我从没有过,曾经有人想寄给我一张明信片,可惜寄丢在路上。有点后悔那时候出去旅游为什么不寄几张明信片给朋友,收信的乐趣想必是无可比拟的。

寄信的诗意是一直都在的,带着健康的新奇的美。






2017.3.5







评论(3)
热度(3)

© 山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