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

读书是头等大事/

睡前写一个意味不明文笔没有的段子。




Pete做了个梦,梦中有个金发青年向他缓缓走来。
那人只穿了一件浴袍,浴袍却长到几乎盖住脚面。很不合身的松垮的灰色浴袍裹在他身上,像偷穿大人衣服的小孩子般显得滑稽可笑。
但没有人发笑,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紧盯着他的移动。他每走一步都发出清脆的响,在空旷的纯白色空间里听起来格外清晰。Pete好奇那声音的来源,却并未找到足以发声的物体。
青年继续走着,时而无意露出白皙的腿。由此Pete推断他身上仅有这一件浴袍而已。青年抬起头,眼睛是说不出的颜色,仿若飘着水雾的大湖,又像日出时分缀着星星点点星光的天空。
青年走近时Pete找到那声源。他脚踝处用银色丝带绑了两只小铃铛,叮叮当当的响声缠绕在脚踝,一迈步就发出声响。
Pete咽了咽口水。
他不认识这个人,也从未觉得他的脸在他的记忆中出现过。他认人一向是看脸而非记名,对面前这个人没有一丝一毫的熟悉感。
但Pete承认他不能不对面前这个人起反应。他的行为…他的眼睛和唇色,太诱人。
当他这么意识到的时候,他就醒了,像是被人一把从梦境中推出来。
醒来之后梦的细节反常的栩栩如生,Pete除了疑惑和自嘲以外也没别的话可讲。
梦里的一场…算不上艳遇的艳遇。

他没太纠结梦里的人是谁,不过当他在酒吧里看见Patrick的时候心跳突然加了速。
对方同他一样是来买醉的,不过原因不同。Patrick只是为了缓解分手的痛苦和工作压力,暂且允许自己放纵一晚。
老天,他跟我梦里那个人太像了。
什么都很像,连神情都像几分。
Pete端起酒杯走上前去搭讪,酒吧走马灯粉红色的光打在他身上。

他们俩相拥着倒在床上,神志不清。
他们都醉了,因为闲聊中透露出的默契和心灵互通。本以为相见恨晚的感觉早已不在,今晚却觉得格外急切。他们聊了一切能聊的,聊了一切想聊的。两个男人,伴着酒意,还有摆满一桌的酒杯。
即使相识不过几小时而已。
Pete低头去吻Patrick的嘴唇,是他梦里那种健康的唇色。Patrick没了喝酒前手脚放不开的羞涩,不躲,只是接受着。
“我见过你……”
Pete在他耳边吹气,那种感觉让他禁不住颤抖。
“在我的梦里。”
灯,不知是被谁,轻轻地关上了。



2017.2.6

评论(2)
热度(3)

© 山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