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

读书是头等大事/

挺喜欢这种设定的其实…但我写不出来那种感觉。
极其严重OOC预警×3
私心打一下tag 【鞠躬致歉
【慎入】说真的


1.
皮特扛着锄头从地里回来的时候,太阳赤红的脸已经被挡住了一半。下午的燥热减了几分,微风传来效用不大的凉意。皮特弯下腰卷起松垮的裤腿,趿拉着一双沾满碎草和泥灰的黑布鞋,鞋帮被踩得不像样子。
他吹着口哨顺着田埂慢悠悠地走,脖子上的小毛巾反常地洁白。他在地里忙活了一下午,正赶上日头最毒的时候。但那没什么可抱怨的,他闭上眼睛的时候,凝视远方绿色的田野的时候,坐在杨柳树下休息的时候,都能想起家里的帕特里克。
他会提着那只小泥罐打上一整罐的烧酒,炒上几道他尽心尽力却仍然勉强能吃的蔬菜摆在炕桌上——偶尔还有几道肉食,然后等皮特回家。他还会坐在模糊的小油灯下给皮特缝补白天下地弄破的衣服。帕特里克是近视眼,即使戴上眼镜看得也不那么清楚,一直眯着眼睛,偶尔出声叫躺在炕上的皮特帮他穿针。针脚歪歪扭扭的,不好看,仅限于能勉强达到缝合的效果。
帕特里克是城里来的,没干过活没挨过打。为了他皮特愿意吃所有的苦。

2.
少年时皮特赶车去镇里赶集。他一身粗布短打,混在一群大人里面显得单薄瘦弱。黑发乱糟糟的,皮特每次从家里那面碎成几块的镜子里看到他的头发都忍不住心疼他送给村口理发师的两个大西瓜。
他经常到镇里去,一方面出于少年心性,另一方面为了贴补家用。地里的蔬菜除了留足自家吃的以外,剩下的都要拿出去卖。
在镇里的时候会见到许多镇子里的居民。在少年皮特看来他们已经是洋气极了的人物。那些到集市上买东西的女人,一个个都擦着粉,熏得十里之外都透着令人窒息的香粉味。她们连砍价都轻声细语的,和村里那些动不动就掐腰站在当街大声怒斥自家丈夫的女人好不一样。
后来他知道了轻声细语和河东狮吼是没有地域分布规律的,城里女人有时反而不如乡下女人。
不过当时他没领悟到这个。那时的少年皮特有个一直不能和别人说的理想。
“我特想娶个城里媳妇儿。”

3.
皮特晃晃悠悠走到家门口的时候,正赶上帕特里克出门来接他。皮特心疼帕特里克那双小手,不舍得他下地干活,但是一看菜园和房前,他就知道帕特里克这一天也没闲着。
“哎呀,都说了那篱笆回来我扎。给我看看划没划到手?”
“哎呀,那水等我回来打就行,水桶多沉啊。”
“哎呀……”
“你是不是真把我当小媳妇儿了,皮特?”
“我可不是什么活都没干过的城里孩子。”

一时间气氛有点尴尬。
“哎你别多想啊,我就是怕你累着。”
“你看…我也不能给你更好的生活条件,反正肯定是比不上你在城里的时候。再说我年轻的很,这点农活算什么?”
帕特里克有点感动,蓝眼睛湿漉漉的。
“那好吧,我给你讲讲我小时候的事。”

于是晚餐的时候他俩盘腿对坐在炕桌两面,分喝了一罐烧酒。这酒度数不大,喝多少也无妨。
帕特里克就从他小时候在继母的淫威之下求生存的悲惨故事开讲,听得皮特义愤填膺。
“你放心,我以后一定会好好疼你的。”
皮特拍拍胸脯,“我皮特这辈子就爱你一个人。”
“你要是爱我,就让我跟你一起下地干活。”
帕特里克趁热打铁。
“你想都别想,老实儿待家里。”
“要是让我在地里看见你,看我晚上怎么收拾你。”
皮特借着微薄的酒劲儿,扬手又喝了一杯。帕特里克不看他,跳下炕气呼呼地点亮油灯。
皮特知道他不会生气的,因为他脸红了,就是他俩拜堂成亲那天的那种红法。可爱又娇羞,让人觉得揽住了一个天使。

4.
秋收的日子要到了,皮特却好巧不巧地病了。他不敢让帕特里克知道,不然他又要担心。反正从小到大也没生过什么太严重的病,重感冒也就躺在火炕上出一身汗就好了。
他没太把这病放在心上,但这病却喜欢他喜欢得紧。
他实在是没力气起床,却又不能看着一地的庄稼烂在那里。听说过两天又要下暴雨,皮特心里郁结,病也始终不好。
但在这时候他还坚持着能把帕特里克气疯的信条——“反正你就是不能下地干活”。
帕特里克看他病了,又忍着不说的样子,也不舍得跟他吵架,只能顺着他的性子来。白天皮特扛着锄头上地干活,他锁了家里的门站在大树后面偷偷看他。
好几次他看见皮特摇摇晃晃地摔倒,心就止不住地疼。皮特挣扎一天也干不了多少,回家的时候连饭都来不及吃就躺在炕上睡着了。他煎药喂给皮特,皮特迷迷糊糊地喝进去又睡着。
帕特里克开始背着皮特晚上偷溜出去收割。
其实这些农活他是懂的,干起来也算熟练。他真不是被娇惯大的,他给皮特讲的那些事情除了继母之外基本都是真的。很少有人对他那么好过,遇见了一个皮特,就像遇到了灰暗人生中的曙光。
皮特对他太好,他觉得穷尽一生都还不起皮特对他的爱。
帕特里克挥舞着镰刀。夜色深浓,周遭寂静如死,唯有这一片土地上还听得见汗水叩击土地的虔诚的响。

5.
皮特一直觉得是他上辈子积德行善,这辈子才有贵人相助。地里的庄稼竟然会自己打成捆跑到他们俩院子里,而且每天都是,无形中给他减少了不少负担,病也好了一点。
他问帕特里克,对方表示不知情。
他沉浸在这种惊喜中高兴了好久,一直打算谢谢这位恩人。终于有天他半夜的时候突然醒过来,听到院子里的脚步声。他从被窝里爬起来,看见一个戴着草帽的黑色身影。
“恩人!!”
皮特披着衣服,匆匆忙忙地从屋子里走出来。对方被他这一喊,当时懵在了当场,没来得及进行计划中的拔腿就跑。
“我真要谢谢你啊。”
皮特凑过去要跟恩人握手,就着惨淡的月光看见恩人手上都是小口,有的还蹭上了泥,凄惨地流着血。
恩人慌慌张张地躲,皮特感觉迷惑。一来二去地弄掉了恩人的草帽,这下他就不迷惑了。
“媳妇儿!!”
对方被这一句吓出一个激灵,怯怯地盯着自己脏兮兮的布鞋。
“我…我还不是心疼你吗!我也不是残废,能帮你一把为什么不帮你?还是你觉得我不爱你,受一点我的帮忙就觉得欠了我的?这不是咱俩的家吗?不是咱俩的地吗?你知不知道这样我真的很不安,你心疼我,我就不心疼你是不是?”
帕特里克决定先说话,以免被皮特占了先机。他说到“家”的时候明显有些激动,眼泪汪汪的。
“……别哭啊。我错了还不成,我怎么能不把你当家里人呢?我以后让你跟我一起下地干活行不行?”
“快回去睡觉吧,这么冷的天儿,披个单衣就敢出来。”
“陪我。”皮特不动声色。
“我把这几捆摞好了就回屋。”
“别摞了,你瞅瞅你那手都划成那样了。赶紧跟我回屋睡觉,明早再弄。”
帕特里克腿上跟着皮特往屋里走,眼睛却一直盯着那几捆麦子。

6.
躺在炕上皮特突然开口。
“你知道我小时候的理想是什么吗?”
“不知道。当官还是发财?”
“都不是。”
“那是啥?”
“我家好几辈都是种地的,娶的都是乡下媳妇。所以我小时候最迫切的心愿就是,长大后要说个城里媳妇儿。”
“就是你这样的。”
皮特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几乎听不见。
窗外的星星一眨一眨的,像帕特里克泛着泪光的眼睛。



FIN.

评论(4)
热度(15)

© 山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