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

读书是头等大事/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瞎写啥……可能是在荼毒所有人的心情 真的…很抱歉【鞠躬

依旧严重OOC。

但还是恬不知耻地打tag.

新年快乐。


Patrick后悔请Pete来家里庆祝那跟他们八竿子打不着的新年,特别在他喝得天旋地转的时候那种悔恨已经到达了顶点。
他发誓他没想喝那么多的,只是酒这种东西,喝了一点之后就没法收心。酒太诱人,醉的感觉又太迷人。那种腾云驾雾的感觉把人带出了现实,给人可以永远快活下去的错觉。
他现在已经有点看不清Pete了,东南西北在脑袋里仿佛混为一体。Pete的脸在他眼前叠影交错,那双眼睛在他看来是最接近现实的东西。
“这可不……可不是我们的节日。”Patrick举着酒杯,杯里的酒液不停地摇晃着轻轻拍击玻璃杯壁。他眼神迷离,似乎下一秒酒杯就会从手里跌落。
“那当然,亲爱的。但这是中国的除夕。”Pete揉了揉眼睛。他酒量比Patrick好点,相比Patrick的烂醉倒也还显得清醒。
“除夕的时候,一家人就坐在一起吃好吃的,就像咱俩这样。”Pete又喝了一口,满足地闭了闭眼。
“你不是来找我庆祝的吧……Pete。我觉得你是来蹭晚饭吃的。”
“这么说真让人伤心。但其实你是不是得……得感谢我啊。要不是我你今天晚上……”Pete打了个嗝,引得Patrick笑,“你今天晚上又要吃泡面了是吧。”
“我愿意吃,怎么了?”Patrick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我一个人住,用得着整天摆一桌子菜吗?”
“我真后悔答应你一起吃晚饭,Pete。我……我今天晚上还有事要做呢,这下好了。”Patrick从椅子上站起来,没站稳扶了一下桌子,易拉罐被他扫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响。
“fuc……”Patrick忿忿地坐回椅子上,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他的脸发烧一样地热,并且他相信它正奇异地红着,回光返照那种红润。
“我带你睡觉去,Patrick。你喝多了。”
“你喝的也不少。要睡你睡,我床在那屋。我要唱歌。”
Pete一个没反应过来,Patrick已经开始对着桌面上的酒瓶开唱。他不知道他唱的什么,那调他没听过,但是出人意料地很好听,和坐在原野上看日落的那种感觉如出一辙。
Patrick唱完了之后还灌了一口酒,全当润喉。
”停停停,打住,Patrick。咱俩玩个游戏吧。“Pete一方面不堪Patrick噪音骚扰,另一方面又觉得Patrick照着这样吼下去他们早晚都得被邻居投诉。
”玩什么?“
”我们……猜拳。赢的人向输的人提问题,答不上的喝酒。“
”我不想再喝了,你这什么游戏规则。不玩。“
”那脱衣服。对,答不上一个问题脱一件衣服。“
Patrick此时因为酒精的作用热得顺着鼻尖淌汗,他连想都没想,”行。“
他们俩很快把阵地从厨房转到了客厅。酒杯摆在身边,他俩盘腿相对而坐。

Patrick很快就觉得他做了一系列的错决定,他答应了Pete玩这个愚蠢的游戏就是其中之一。他现在除了裤子连一件上衣都不剩,而Pete好歹还剩件背心。他赤裸着上身,向后仰头靠在了沙发上,他似乎感觉到肚子上的赘肉难为情地袒露在Pete面前。
”我不玩了。“Patrick忽地站起,”我睡觉去。“
Patrick跌跌撞撞地走,Pete及时地出现在他身边搭了把手,扶着他回了卧室。他知道他今天晚上给Patrick灌多了。他反省这一点,但是不得不说Patrick醉起来特别可爱。那种可爱区别于他白天的可爱,喝多了之后的可爱带点野性色彩。
要是他喝多了之后不那么热衷唱歌就更可爱了,Pete想。
Patrick的腰很软,柔滑的触感宛如孩童。他静静地睡着,跟刚才的大吵大闹判若两人。
我吻他一下他也不知道。Pete想,于是蹑手蹑脚在他身边躺下,凑近去吻了吻他的嘴唇。
“别趁我睡着的时候偷亲我,Pete。”Patrick带着困意的声音幽幽地传来,声音很低,“睡觉吧,我今天喝的太多了。把灯关上,晃眼睛。”
Pete听话地下床把灯关上,当他重新躺在Patrick身边时,Patrick已经又进入了梦乡。
Pete在黑暗里盯着Patrick额头上的金发,想起他前几天做的那个算不上春梦的梦。梦里Patrick脚上系了银色的小铃铛,穿着浴袍向他走过来。他每走一步足踝处都缠绕着清脆的声响。
Pete打了个激灵。
“我喜欢谁?我喜欢你呀,Pete。”Patrick在他身边说着梦话,大概梦到了刚才玩游戏的场景。刚刚他问Patrick喜欢过谁,Patrick搪塞着不肯回答,当仁不让地脱了第一件。
Pete动作轻盈地向Patrick那边又凑了凑,和夜色融为一体的瞳眸此时是快要溢出来的笑意。
我也喜欢你。我可喜欢你了,我的小天使。
新年快乐。
他此时几乎能想象到唐人街那边的烟花,在空中飞舞绘出五颜六色的图案。
看来他今天把Patrick灌醉是明智的。


FIN.

评论(4)
热度(21)

© 山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