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

读书是头等大事/

小年快乐。。。。
真·无脑小甜饼…文笔已原地爆炸(:з」∠)_
极其严重OOC预警 请避雷:)





1.
Patrick一直想要个哥哥,别的要求没有,比他高,能打架就行。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可能是因为那个常年淌着鼻涕的Ben自从有了个人高马大的远房表哥以后,就没人再嘲笑他那数七年如一日始终擦不干净的鼻涕以及邋里邋遢的着装。Patrick也想要个哥哥,哥哥会护送他去买冰激凌,并当他的玩具被抢时豪气冲天地帮他抢回来,连带着拍拍小头目的头。
“喂,下次再欺负Patrick,我就让你好看。”
想想他就觉得高兴。
于是他跑去问妈妈“你能给我生个小哥哥吗”,又向圣诞老人许愿想要个哥哥。然而他妈妈认为儿子在开玩笑,忽视了这个愿望,而圣诞老人显然抱有同样想法,因此Patrick并没看到有男孩从长筒袜里爬出来。
Patrick真的好忧伤,忧伤得趁妈妈不注意多吃了好几块巧克力。

2.
后来Patrick终于接受他不会有个哥哥的事实,那几天他像个大人一样时不时的叹气,听起来居然还真有饱经沧桑的味道。
他不太喜欢出门,因为一出门就会碰上那群总是欺负他的孩子。他们会把他推倒在沙地上,试图激怒他,好让他动手跟他们打一架。等他回家的时候身上的白衬衫已经罩了一层雾蒙蒙的土黄色,可能还有一个小小的泥脚印。他在院子里玩新玩具会被抢去,骑新脚踏车也会被恶意地“借用”,有时候他觉得他应该拼尽一个七岁孩子的所有勇气跟这帮该死的小兔崽子们打一架,但还没伸手就怂了。
“该死”和“小兔崽子”是他会说的为数不多的脏话,他只能愤愤不平地在嘴里叨咕这两句,稍稍带来一点泄愤的快意。
当他被欺负的时候就更想要个哥哥,但是哥哥始终不出现。

事实上在Patrick心里是有哥哥的人选的,比如说他家隔壁的Pete。Pete顶着十二岁的年龄身高纵然不很出众,但力气是够的。比如Patrick就亲眼见过Pete掰手腕赢了好几个同龄人。
每次Pete踩着滑板从他家门前路过,他都要踮起脚尖趴在窗台上看。Pete反戴着鸭舌帽,背着把琴——Patrick不知道那具体是什么,隐约觉得是把贝斯。
好几次Patrick想鼓起勇气给在自家院子里割草的Pete几块水果糖,但是始终没给,只能装作从他家门口路过的样子,偷偷瞧上一眼。
不善言辞是贯穿了Patrick一生的一个特点。

3.
Pete没怎么注意过隔壁家的小男孩,毕竟他自认为已经十二岁了,跟七岁的孩子已经有了代沟。不过这代沟体现在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
街上那伙小孩他是知道的,不过他无意搭理他们。那帮七八岁的孩子就算再天真和自以为是也不会去惹一个十二岁的力气还不小的男孩,还是相安无事地井水不犯河水的好。

不过有天他觉得他们过分了点。
他路过的时候,那群孩子围着一个坐在地上的小男孩,推搡他,甚至用脚踢他。
而那个小男孩对这一切置若罔闻,不哭也不闹,只是紧紧抱着怀里的漫画。
Pete一瞬间觉得…这孩子脑袋不会是被打坏了吧。

Patrick被围住的时候很慌张,虽然他早知道会这样。最新的漫画书对孩子的吸引力犹如一亿美元对成年人的吸引力。
他花了好久做家务攒下来的零花钱,换了这样一本梦寐以求的漫画,但他连第一页都没舍得翻就要被抢走了。
好不甘心,但是除了用身体护住之外他也做不了什么。明知道一本漫画交换他的人身自由称得上值,但他就是不想放手。
他也不想在这群孩子面前嚎啕大哭,那太丢人了,而且会让他们觉得他更好欺负。
他咬了咬嘴唇,忍住眼泪。
泪眼朦胧间他看到有人踩着午后的阳光向他们走来,是谁他并不关心,反正也救不了他。

Pete不知道哪儿来的热心肠,脑子一热拍了拍小头目肩膀。
“喂,我弟也是你们欺负的?”
一群人立刻唯唯诺诺作鸟兽散,剩了狼狈地坐在地上的Patrick和做完好事不留名就要撤退的Pete。
Pete想走,但看了看小孩子那双泛着水光的晶莹的眼睛,又有点舍不得。
“来吧,我拉你起来。”
Patrick不动弹。Pete不明所以,只好蹲下,平视着他。
“你不是被吓傻了吧?没事了啊,他们走了。”
出乎Pete意料,Patrick突然就哭了出来。

4.
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就是Patrick一直想要的那种“我有哥哥替我撑腰”的自豪感。
他很感激Pete,也是因为太委屈,一激动就哭了出来。Pete有些尴尬地看着Patrick,半晌伸出手摸了摸小孩子柔软的金发。
别人还以为我欺负他了呢。Pete想。
“好了好了,你别哭了。我知道你被别人欺负了挺委屈,但是别哭了啊。”
小孩子很听话地不哭了,但看表情还是委屈。

好吧,Pete觉得自己颇有大无畏精神。
他干脆坐在地上,把Patrick抱在怀里,让他的小脑袋贴着他的黑发。
“不哭了哦,小宝贝你叫什么呀?”
Pete觉得自己这样特别特别的蠢。
“Pa…Patrick。”
原来他就是我家隔壁那个啊,Pete想。
“我送你回去好不好啊?”
Patrick不说话,只点了点头。

牵着Patrick的手走回他家,Pete居然莫名其妙觉得这种感觉还不错,除了浪费时间之外。Patrick还是挺好哄的,至少比他遇到的别的孩子好哄。
“我有水果糖给哥哥吃。”
Patrick奶声奶气地说着,顺便把一把糖塞进Pete衣袋。
Pete微笑着送Patrick到他家门口。
“你能做我哥哥吗?”
Pete准备离开的时候Patrick问。
“你还不知道我叫什么呢,小家伙。等你知道了再说。”
“我不小了,我已经七岁了。再说我知道你叫什么,你叫Pete。”
“这回可以做我哥哥吗?”
Pete不说话,只是向他家的方向走。Patrick自知没戏,无奈地抽噎了一下。
“那好吧,答应你了。”
快走出Patrick家院子时,Pete说。
Patrick觉得那天下午的阳光特别温柔。
我有哥哥了,Patrick傻傻地笑。

5.
Pete答应完就后悔了,觉得自己背了个不轻的担子。他可没给谁当过哥哥,也不认为自己能当好。
起初的时候Pete满怀一腔热情和好奇当起了Patrick的哥哥,不过这三分钟热度就持续了几星期。他不太想要Patrick总来找他,虽然他承认他挺喜欢这个小孩子。
“Patrick,我有我的事情,所以别总来找我好吗?”
有天Patrick来找他,他正在家里跟几个哥们儿打游戏。他把Patrick拦在门外生硬地说。
“你也有你自己的事情要做了,Patrick,别总粘着我。”
Patrick不说话,只是睁大了眼睛。
一瞬间Pete莫名其妙觉得自己有点心疼,这个只愿意在他面前哭的小哭包竟然没哭。
“好了,Patrick回家去。”
“嗯,Pete哥哥再见。”
Patrick瘪瘪嘴,委屈地后退,眼神还很不舍地在Pete身上流连。
Pete关上了门继续玩游戏,而Patrick在门外站了好久,踌躇着最终还是把藏起来的蛋糕放在了Pete门前。
那是他要给他哥哥的惊喜,是他留下来没吃准备分享的,而他的心意就这样被忽视了。

自从那天以后Patrick就不来找Pete了,Pete松了一口气觉得卸掉了什么担子,却又觉得被负罪感压迫。毕竟他答应过要做Patrick的哥哥,这样半路脱逃总不太好。
但是现在逃都逃了,让他再逃两天也未尝不可。
Patrick总是坐在台阶上望着Pete家院子失神。他不明白Pete为什么对他那么冷淡,他明明很乖。妈妈说乖孩子会得到所有人的爱,可是Pete连见都不想见他。
他一个人躲在被窝里偷偷地哭,不敢被妈妈听到就咬着被角抽泣。他留给Pete的水果糖攒了一大盒,却再也送不出去。
晚上睡不着的时候他躺着数星星,一颗一颗的总也数不清楚。想着Pete一定能数清楚,却发觉Pete好早之前就不想他再粘着他了。
他好不容易有了个哥哥,现在又没有了。

6.
Pete十二岁生日那天,Patrick在他家门口纠结着要不要进去。
我就送个礼物,送完了就走,Pete该不会不高兴吧。Patrick考虑着。
他鼓足勇气敲了敲门,开门的是两个月不见的Pete。
Pete有些吃惊,他以为Patrick会恨他会讨厌他,毕竟他看这孩子也没什么朋友,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又被抛弃。
说实在的他老早就觉得对不起Patrick,但是不知道怎么道歉,也有点骄傲地觉得用不着道歉。现如今Patrick站在他面前,强颜欢笑着递上送给他的礼物,他觉得脸有点烫。
Patrick的浅蓝色衬衫衬得他肤色更白,眼睛局促地眨着。
“生日快乐,Pete哥哥!”
Patrick低头,又说
“我知道你不太想见到我。”

Pete觉得气氛有些尴尬,Patrick咬咬嘴唇笑笑,转身要走。
“不进来坐坐吗,Patrick?吃块蛋糕?”
“不了…可能会打扰到你。”

“对不起,Patrick,是我不好。我答应了要做你哥哥,却没做到。”
Patrick要走,Pete在身后叫他。
此后他永远也不承认曾经向一个比他小五岁的男孩认错,但那时他是真心实意的。
“你做的已经很好了,”Patrick故作轻松地笑笑,“后来我每次跟他们说我哥哥是Pete Wentz的时候都没人再欺负我。”
Pete语塞,冲下门口台阶想要抱抱Patrick。
“对不起,我不应该嫌你粘我的。我知道你这段时间特别孤单…都是我的错。”
Pete第一次知道了答应别人却未能做到的自责感。
小孩子触感很好。软软的一团,Pete有点舍不得放手。他感觉到Patrick趴在他胸口偷偷地哭。
“不哭了,tricky,都是哥哥的错。”
“下次要是真有人还敢欺负你,”Pete顿了顿。
Patrick仰起脸。
“告诉他们你男朋友叫Pete Wentz。”
说完这句话,Pete的脸突然红了起来。Patrick咯咯地笑着,心想Pete哥哥做男朋友或许也不赖。

6.
很多年以后,经历了很多颠沛流离之后Patrick几乎忘了曾叫过Pete哥哥这件事。
但称呼虽然变了,爱却没有变过。

FIN.


评论(5)
热度(32)

© 山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