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

读书是头等大事/

OOC有 主题涣散有 叙事乱七八糟有

就是个无脑小甜饼。也不算太甜。

新年快乐。





Pete Wentz和Patrick Stump成功地在新年之前一周打破了他们今年一直没有吵架的记录。且将冷战持续到了周六。

起因很简单,只是互相看不惯而已。Pete认为Patrick东西太乱应该勤快点收拾,不能总是他来接这个烂摊子;而Patrick在为自己的书桌以及衣柜辩护之后,又语焉不详地抨击了Pete喜欢在外面流连,一点都不顾家这个事实。当年看来不算问题的问题现在猛然间放大,而且成为了时刻能够引发一场热战的导火线,这让Patrick认为他们俩也不可避免走进了七年之痒的魔咒里。

好吧,Patrick想,他们在一起七八年了,似乎也到了该痒的时候了。

可惜他们都不知道如何抓痒,不然就不会任由沉默从周一延续到周六了。


早餐桌上的时候没有人说话,Patrick照例煎几片面包,顺便热点牛奶,两人分着吃完。

谁想要什么就自己去拿,没有人再把对方使唤来使唤去。彼此沉默着吃完早饭,刷完自己用的碗碟之后离开厨房。

依旧一起去录音室,但仅限于并排走。两人都研究着自己那侧的风景。Patrick走里侧,欣赏橱窗风光;Pete走靠近马路的那侧,欣赏车水马龙。

尴尬或许有的,但没人试图终结这尴尬。他们还没想好自己先开口的理由,执拗地觉得这种冷淡对他们更有好处。

Joe和Andy不安地对视,因为Pete和Patrick拉低了整间录音室的气压。只有上帝才能解决这两个人之间的事,Joe想,不过看他们俩的架势,大概上帝提前放假欢度新年去了。

他们试图通过第三方介入,好让这两人别相处的时候一脸苦大仇深的模样。

于是Joe找Pete唠了几句,Andy则负责搞定Patrick。

“你跟Patrick怎么了?”

“吵了几句而已。”

“服个软咯,Pete,你那么爱他。”

沉默,没有回答。

Andy那边。

“Patrick,你跟Pete吵架了?”

“是吵了几句。他……过分极了。”

“可是你爱他啊,稍稍迁就他一下,道个歉。你们也不会像现在这么僵。”

Patrick盯着自己的饮料杯,脸上摆明了两个字“不要”。

那好吧,Joe和Andy想,分手了就知道哭了。


他们仍旧是拒绝和对方说话,少有的几次对话简短得很,也以“哦”“嗯”这类词结束。晚上的时候Patrick躺在沙发上研究他的专业书,Pete拿了本杂志看。要睡觉的时候,轮到谁睡沙发,谁就抱着被过来睡沙发,没人赖在床上不走。

一切在井然有序里又生出与以往不同的疏离。

他们好像都在等着对方认错,可是谁都不想先低这个头。似乎没人意识到长此以往他们俩除了分手没别的路可走,都固执着,不肯让步。

直到周日那天。

他们两个从没有吵过超过一天没和好的架,表面都很淡漠装作毫不在意,内心的慌张却早已将思绪填满。

他们都没想过曾经那么相爱,现如今却只是因为一点小事就闹到彼此之间连陌生人都不如的地步。

或许在一起的时间太久,彼此都厌烦了对方,腻歪了那张一直出现在身边的脸。

他们迫切地想找个人寻求帮助,但是Joe和Andy似乎铁了心不准备再插手。尽管明天就是新年的第一天,但是没人提得起兴趣来。

他们俩偷偷看对方的次数越来越多,在这种做贼心虚下的对视也越来越多。

从录音室回来的路上,Pete和Patrick依旧是心照不宣地左顾右盼,却又不由自主地偷偷从对方后面观察。Patrick没戴围巾和手套,鼻子冻的通红,不停地吸着鼻子。

Pete垂下眼睛,半晌握住Patrick的手,十指相扣着揣在他口袋里取暖。Patrick一僵,但没有抽手。

他们就这样平静地走回家去,回到家时夜幕已然落下。


Pete抱着被,站在Patrick面前。Patrick从手里那本关于调音的书后抬起头来,正对Pete清明的眼睛。

我爱他。Patrick想,却又和他吵了一场莫名其妙的架。


”那么,今晚想睡床吗,Pete?“

Patrick鼓足勇气。那种任性的倔强再持续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

”宝贝儿。“Pete咧出一个奇异的笑来,沙哑着嗓子,”我早就想了。“

对不起。他们很有默契,话音同步落地,说完之后对视一笑,就那么融了心里始终不化的坚冰。

窗外五颜六色的焰火亮起的时候他们正相拥而眠。他们又度过了一年,在这新旧时期的交界点沉睡着。无谓地吵过,无谓地心碎过,但最后还是要在一起。

因为他们彼此深爱。




FIN.

评论(1)
热度(30)

© 山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