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

读书是头等大事/

@Mr.Y
生日快乐!
要我一个单身狗写这种东西真的很难为人哦……我又没谈过恋爱XD 不过我答应你了 也没办法
ooc抱歉,略短……以及……你知道我上了高中之后就写不出什么好东西来,又不想敷衍你。
生日快乐……再次文笔不佳致歉



这是一个没什么意义的小故事。

Y小姐和y先生认识是在初中。事实上叫他们“先生”“小姐”有些不妥,毕竟他们的年龄还没达到撑起这个称呼的程度。
但就这样了。这是一段Y小姐和y先生的,称不上故事的故事。

Y小姐初三的时候,跟y先生坐同桌。从某一个角度看过去,就会发现他们上课时候窃窃私语,且捂嘴偷笑,用纸条作为老师严密监视下的通讯工具。
Y小姐有一张可爱的脸,算不上甜美,那是不经雕琢的朴素的可爱。Y先生放荡不羁,薄毛衣的领口永远松垮着,露出漂亮的锁骨来。Y小姐不得不承认y先生的锁骨的确很好看,以至于有时不自知地盯着看。
初三那时候挺忙的,但y先生不怎么忙——他一向不为成绩这种事情过分上心,不过失落那么一会儿罢了。Y小姐有点忙——但实际上也没有什么好忙活的。生活还在继续着,他们上课的时候偷偷聊天,偶尔对视一笑 ,是落花遇水时的温柔。
一种默契以无人知晓的速度增长着,不知不觉间渗透进他们生活的每个细节。每个人生活里大概都需要那些当你看到的时候就不由自主憧憬着阳光,并情不自禁傻笑的人。
你会用电脑挡住脸,趁他不注意的时候看他,傻笑。
你会在聚会吃饭的时候故意坐他身边,听他说话,即使不好笑,还是傻笑。
你会故意跟他拉齐上学的时间,只是为了打声招呼,然后高兴好久。
你还会做好多好多意想不到的事情,只是怀着一点点仰慕和渴望,怀着一点点简单而朴素的愿望。

Y小姐和y先生大抵没有经过这个过程,很突然地,他们就在一起了。
“哇,你看他们俩用的情头诶!”群里有人在说。
Y小姐笑笑,不说什么,y先生信手打出几串省略号,同样保持了可疑的沉默。
一切都看似偶然,速度快得让人难以置信,而一切背后的故事都只有Y小姐和y先生知道,只有他们知道。
Y小姐有时候是网瘾少年,抱着手机,手机那头是y先生。Y先生没说过什么情真意切的誓言,但Y小姐明白他在这种事情上是内向的。虽然Y小姐偶尔抱怨y先生说不出来什么甜言蜜语,且常常忽视她跟男生们聊游戏,但Y小姐知道他是喜欢她的。
他们俩的爱情和同龄人不同,没什么过激的行为,淡淡地发展着。除了y先生偶尔摸摸Y小姐的头,他们几乎没牵过手。Y小姐想象过骄傲地牵着y先生的手走过一条条街道的样子;想象过他们走过路边高大的落叶树,偶尔眼神交互,透露出心之所属的默契的场景。
可这些暂时都没能付诸实践,他们还需要时间。

Y小姐和y先生念高中的时候就不在一个班了,但也只是楼上楼下的距离。
Y小姐会跑到楼下去,站在y先生班级门口局促地笑,笑得眼睛弯起来。她会叫y先生晚自习时候等她,他们可以在楼梯上消磨两个下课时间。
女孩儿永远站在男孩下面的那个台阶上,两个人聊些日常,或者共同分享一些笑话。女孩儿抬头,咬着嘴唇,微笑着听男孩儿滔滔不绝。男孩儿偶尔沉默,微微低头注视着女孩儿的发顶。
两个人欣赏课的时候总是坐在一起,女孩儿脸红红的,带着些温柔的羞涩。男孩从生物书里抬头看她,低声跟她讲些什么。她没听进去,大抵也听不进去。当你坐在喜欢的人身边,哪怕相顾无言也不尴尬。因为你们对于彼此都是最好的,能在一起的那一刻就已经成就了永恒。

有天y先生破天荒地来找她,她放下手里的书,走了出去,眼睛里是掩饰不住的笑意。她盯着走廊的反着光的大理石地面,光滑如斯,如绸缎般柔和。y先生的衬衫依旧穿得没那么严谨,照例敞着领口。
女孩儿盯着男孩儿细瘦白皙的手腕,咧嘴笑了笑,露出了几颗牙齿,有点像松鼠、
“你用历史书吗,不用借我一下行吗?”y先生说。
“嗯,我去给你拿。”Y小姐转身跨进班级时,y先生很突然地把手搭上了她的肩膀。
Y小姐回头,正对上y先生发亮的眼睛,眸色深浓。
女孩儿有些发窘,又一次笑笑,痴心的样子。她飞快地把书交给了男孩儿。
“晚自习我等你。”
y先生临走前对Y小姐这么说。
好的。Y小姐还没来得及回答,y先生就走了。Y小姐一整天几乎都在微笑。

有时候Y小姐不由得回忆y先生跟她表白的时候,虽然通过通讯软件稍嫌不正式了点,但现在的人不通过网络,有些话说不出口。
y先生说,初三那年你当我同桌的时候我就喜欢你了。
Y小姐心里有一点小骄傲,扭头去看窗外,雪地反射出耀眼的光。

You don't have to look back to see where we are.
The future's looking brighter than a hand full of stars.
大概这两句很能诠释他们对未来的向往。

北方的冬天实在是太冷,但是下课的时候一楼大厅却总是挤满了人。
男孩儿和女孩儿都很珍惜来之不易的在一起的机会,虽然外面真的太冷,让人忍不住把脸也缩进羽绒服里。
那天晚上他们在教学楼门口嘈杂的人群中并肩而立,目之所及是白茫茫的一片。Y小姐抬头找月亮的时候y先生踌躇了一下,握着Y小姐的手插进他的羽绒服口袋里。
“你……”
y先生稍稍偏了偏头去看Y小姐,Y小姐没再往下说。y先生露出一种难得的不好意思的笑来,而Y小姐觉得她的脸热得可疑。
他们保持着安静,目光追逐着去搜寻今晚的月亮。
快要上课的时候他们随着人流回教学楼去,站在楼梯口快要分别的时候,Y小姐突然想起了什么。
“帮我找找西瓜味的棒棒糖好吗?很好吃。”
Y小姐不知道什么时候喜欢上了西瓜味的棒棒糖,她极度迷恋那种夏天的味道,并执着地认为y先生身上也有夏日骄阳的味道。
阳光的味道是什么她不清楚,夏天的味道亦如是,但是y先生是她的夏天,他身上就有她要的夏天的味道。
“好的,看到我就给你买。”

Y小姐上楼的时候突然想到一句“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
纵使十里春风,千里美景,在他们看来,大概对方才是世上最美的那朵玫瑰。

FIN.

评论(1)
热度(3)

© 山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