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

读书是头等大事/

Goodbye

兄弟向伪亲情……逻辑混乱预警XD

OOC预警……





即使是很多年以后,Pete仍旧记得Patrick第一次踏进他家的那个下午:那天异常的温暖和晴朗,从远方风尘仆仆地归来的父亲一手提着皮箱,一手牵着有些苍白瘦削的Patrick走进家门。Patrick低垂着苍蓝色的眼眸,阳光在他的金发里闪烁着微光,像是来自远方的破碎的晨星。

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那年Pete八岁,Patrick十四岁。

八岁的Pete对Patrick那时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深刻的印象或情感。他并不讨厌Patrick,但是也谈不上喜欢。他以一个早熟的八岁孩子的敏感角度看到Patrick眼睛里的悲凉和笑容里刻意掩饰的绝望。Patrick也许是个有故事的人,但那不在他关心范围之内。



Patrick就这样住进了Pete家。Pete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多出来一个哥哥——他们并没有血缘关系。他并不想叫Patrick哥哥,也不十分想搭理Patrick——事实上他其实不想叫任何人哥哥。他只记得每次他在外面滚了一身泥回来,都能看见Patrick了无生机地坐在床上凝视着昏暗的房间,然后转头露出一个微笑,有些木讷地看着冲进屋子的他。

他们住在一个房间里,这是Pete最不能忍受的。他讨厌和人共享他的屋子,也讨厌他的屋子里沾染上除了他以外别人的味道。

他们俩住在一起的两年以来Pete不止一次在晚餐桌上提过和Patrick分开住——比如,他认为那个阁楼即使是堆杂物的地方,也是可以住一个人的。但是Pete的父亲很坚决地回绝了Pete的请求,并且因为这件事很严厉地教育过Pete。Pete只得寄希望于Patrick,希望他能主动开口。于是终于有一天在Pete希望的眼神以及他个人意愿的驱使之下,Patrick说:“我去阁楼住吧。”

Patrick知道他此时此刻寄人篱下并没有选择权,即使Pete的父母像对待亲生子女那样关心他。他继续说:“阁楼很安静,而且——不会打扰Pete学习。”

Pete感觉他说这话时看了自己一眼,但当他抬头看时发现并没有,Patrick始终垂着头。

他突然有点不忍心,毕竟阁楼相当的阴暗湿冷。但是那种不忍心很快就被即将获得独居的胜利的喜悦冲淡了。

Pete的父母仍旧没有同意。但是当第二天他们不得不出一趟远门的时候,Patrick仍旧收拾他的东西搬到了阁楼上。

Pete很高兴把Patrick从他的屋子里清理了出去,但是他突然发现卧室里似乎空了一大块。对面的床上没有已经看得很习惯的金色发顶,他也不能一张口就使唤Patrick帮他拿这拿那。他记得Patrick对他的笑,温和的蓝眼睛里有着作为兄长的担当以及一种无言的听从——他们俩从血缘关系上讲确实毫无关系,丝毫关系都没有。

十岁的Pete莫名其妙地开始失眠。

他最终还是要求Patrick搬回去跟他一起住。当他站在微微蜷缩着身子躺在地板上的Patrick面前时,Patrick正裹着毛毯,因感冒而意识昏沉地咳嗽着。

Pete知道他现在这个样子像是那些他极其看不惯的被宠坏的任性妄为的小孩子一样。但他只想让Patrick搬回去住,不然他真的要因为睡不好觉而在课堂上被老师屡次点名了。

于是在Pete的爸妈还没有回来之前,Patrick又搬了回去,这令他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

Patrick搬回去那一晚,Pete抱着他的枕头,硬挤在Patrick的床上。

“Pete,我感冒了。你得到自己床上去住。”

Pete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表明他绝对不会从Patrick床上下去——他钻进Patrick的被子,像是怕冷一样往Patrick怀里缩。

“Patrick,我冷。”

Pete在黑暗中睁着精明的棕色眼睛。两年的相处他知道Patrick会无条件地对他好,比如说现在他说他冷,那么他知道Patrick接下来就一定会抱紧他。

事情的发展果然不出Pete所料。

Pete不是一个普通的小孩子,或者说他和同龄人不太一样。他的认知似乎比同龄的孩子要全面且深刻,或者说通过他的观察他知道许多被隐藏的事情。但他此时此刻抓着Patrick的衣角,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他确实不知道一件事情。

他不知道此时黑暗里的Patrick正温柔地看着他,右手抓住床柱,以免掉下床去——那本来就是一张单人床,Pete挤上来,Patrick就只有把一半身子悬在床外的份了。

他们俩从没有如此亲近过。Pete可以感受到当他贴近Patrick时对方一瞬间的身体僵直。

Pete闭着眼睛,嗅着Patrick睡衣上洗衣粉的味道,慢慢地睡着了。

Pete仍不愿意承认Patrick是他哥哥,但心里却不由自主地承认有Patrick他觉得很安定。他想要黏着Patrick,就像现在这样。

他们俩的关系终于有了改观。这年Pete十岁,Patrick十六岁。



Patrick穿上了一件略显宽松的兰花色衬衫,跟着Pete的父亲到工厂做学徒。

Pete觉得那件衬衫和Patrick相当的不搭调。

“你就不能换一种颜色的衬衫,Patrick?你穿这个显得很蠢。”

Patrick从他正在擦拭的锯条以及斧子一类的东西中抬起头,脸上带着熟悉的笑。

“没办法啊。”他耸耸肩,“这是我的工作服。”

Pete摸了摸他的鼻梁,不置可否地回到他自己的屋子里。

Patrick静静地看着Pete的背影。他突然想起几年前他刚到这里的时候Pete那种戒备和冷淡的眼神。

不可否认他很喜欢Pete,喜欢Pete身上那种独特的个性鲜明的精神。

那是他所失去了的。也许说自从他父母离世之后他就再也不能找到那个张扬的Patrick了。

他想Pete的父母收养了他,那他就该对Pete尽到哥哥的责任。毕竟也许Pete是他这个世界上唯一比较亲近的人了。

Pete的父母对他很好,好得有时候不由得让他觉得受宠若惊。

Pete抱着一大堆衬衫从卧室摇摇晃晃地走出来,期间险些被椅子绊倒。

“Patrick,说实在的你可以在你的衬衫以及我的衬衫之间随便选一件穿上。总之我讨厌你穿那件。”

他只是觉得穿着那件衬衫的Patrick给他一种自卑和胆小的感觉。与其说他讨厌Patrick穿那件衬衫,还不如说他其实是讨厌Patrick那种不自信的感觉。

自从Pete这么直截了当地提出来之后,他发现Patrick再也不会在他面前穿那件衬衫。

直到他有一次放学很早,回家的时候就看见Patrick闭着眼睛靠在沙发上,很疲惫的样子。

Patrick身上依旧穿着那件兰花色的衬衫,解开了上面的两颗纽扣,露出柔软白皙的脖颈。有一件黑色的衬衫被他抓在手里,似乎没来得及换上。

Pete似乎懂了什么,而Patrick睁开眼睛看到斜挎着书包站在他面前的Pete时,有点慌乱地站起来。

“没必要这么麻烦地换来换去的,Patrick。其实你也没必要这么惯着我。”

Patrick微笑着摇了摇头,金色的碎发晃动着。

“不麻烦。”Patrick说,声音是一种浸透了汗水的沙哑感。

Pete转身回了他的卧室,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觉得心酸和想哭。他自从出生之后就好久没有要哭的感觉。

Patrck有些尴尬地站在Pete的卧室门口,他不知道该做什么好,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他就这样在门外站着。

屋子里突然变得沉寂下来,他们俩隔着一道门,一个手足无措,另一个没弄懂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直到Pete打开卧室的门,看见一脸忐忑的Patrick。他突然想要抱住Patrick,还想要给对方一个轻轻的吻。

那年Patrick十九岁,Pete十三岁。



Pete的个头长得很快,不久他就快比Patrick高了。而Patrick的身高这几年似乎就长了一点。

所有人都知道Patrick有多惯着Pete,特别是Pete在街上又惹出什么麻烦的时候。Patrick总是要尴尬地不停为Pete惹出的各种事情道歉,不是砸碎了别人家的玻璃,就是把别人家的信箱里面装了一些奇怪的东西,被人家抓了个现行。

“Pete,下次别让你哥哥这么为难。”

似乎所有人都开始默许这个并不姓Wentz的孩子成为Pete的哥哥,并很乐意以此称呼Patrick。

Pete此时正是青春期的年龄,叛逆的因子在他血液里迅速地生长着。他讨厌Patrick千篇一律的说教,那让他觉得相当的烦。

他更讨厌的是这个人居然真的把自己当成了他哥哥。

“Patrick,你要知道事实上我们两个并没有什么关系。”

Patrick突然愣住,他咬着嘴唇,慢慢地低下头去。

“所以我们都清楚的很,你并不是我哥哥。我没有哥哥,也不需要。”

Pete看着Patrick的脸色突然变得煞白,睫毛微微地抖动着,勉强地扯出一个微笑。

“好的,Pete,我明白。”

Pete开始拒绝和Patrick出现在同一个地方,Pete的爸妈不知道这两个相当要好的孩子是怎么了,问Patrick,而Patrick只是说没事。

其实Pete那么说的时候他觉得他也许该生气的,但是他没有。对着这个他宠了好几年的孩子他没有任何脾气。

几年来他着实把Pete当成了他弟弟,对Pete的关心和呵护甚至超过了对他自己。

Pete的话似乎把他拉回了现实,又让他想起了过去的事。他不免回想起Pete小时候一直跟在他身后的样子,又想起他小时候的事来。

他知道这个时候的孩子总是像刺猬一样,或许他们并没有扎伤别人的意思,却还是没有办法控制自己身上的尖刺。

Pete说那些话的时候他觉得心痛但是自己却清楚得很。是的,他并不是Pete的亲生兄弟,从另一个角度讲他们是陌生人。

他们的关系又开始走下坡路。那年Pete十七岁,Patrick二十三岁。



Pete继续惹是生非,这是令很多年后的他自己都觉得惭愧的事,但当时他并没有这种感觉。

他惹过的最大的事是和几个人在路上打群架。他当时有种即将死在这里的预感,因为并没有人帮他,换句话说他是以一敌多。

他觉得他的胜算和下次数学考试满分的可能性一样的小。

他像豁出去一样挥舞着他的拳头——他甚至忘记抄起地上的木棍。当他看到有一棍向他的脑袋劈过来的时候他似乎没有什么反应——当然,如果有反应他早就躲开了。

他静等着温热的鲜血和那种疼痛,但他等了很久。

他抬头,看见Patrick平静的脸和他柔软的耳垂。

“好了,到此为止吧。”Patrick把地上的Pete拉起来,“我是他哥哥,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

Patrick状似无意地掰着他的指关节,发出咔咔的响声。

Pete听到哥哥这个词下意识地想要辩驳,但他突然意识到此时的情况他还是闭嘴比较好。

“我想让这小子离我女朋友远点。”

“没问题,他会的。当然同时我希望你们离我弟弟远点。”

Pete从没看见过这样的Patrick。在他记忆里的Patrick一直都是温和的,不易生气的,即使是在他说一些不可理喻的重话时,Patrick也从没有训斥过他。

一群比较有职业道德的业余打手散了,而Patrick长出了一口气。

当然,即使他可能有那么点底子,也不敢冒险打这个群架,更何况他并没什么打架的底子。他只是没想到对方居然就这么善罢甘休了。

他拽了一下外套,觉得他的后背现在疼得有点麻木了。这使他几乎走不动,想坐在地上休息一下。

但是Pete看着他呢。

“行了,Pete。你介意跟我说说……你是怎么被……追杀的?”Patrick小心地斟酌着词句,尽量不让他的话听起来很讽刺。

Pete偏着头,不说话,而他脸上那块青紫已经不需要他再向Patrick说些什么。

“回家吧。”Patrick下意识地去拉Pete的手,却想起面前站着的已经不再是小时候的Pete了,他有些尴尬地想要收回手,Pete却出乎他意料地拉住。

Patrick有些震惊,他伸手擦掉额头上因为那一棍的疼痛所带来的汗。

Pete始终没有说话,任由Patrick把他拉回家。站在家门口,Patrick准备掏钥匙开门的时候,Pete突然开口。

“对不起,Patrick。我一直……都很对不起你。”

“我也不该那样说的,Patrick,对不起。你对我很好,我都知道。”

Patrick拧钥匙的手慢了下来,他回头看这个比他高的稚气未脱的少年。

“没关系。我可以原谅你,无论多少次都行。但是记得,当你走出这个家的时候不会有人再护着你,那时候你自己的行为需要你自己买单。”

Pete看着Patrick的澄澈的眼睛,那双眼睛的清明无论何时从未变过。

“谢谢你。”

Patrick扶着门把手,欣慰地看着Pete,而Pete本想说的那句“哥”却始终没说出来。

时间正在逐渐地修复他俩之间的裂痕。这年Pete十八岁,Patrick二十四岁。



Pete二十岁那年意识到他对Patrick出现了一种异样的情感。

那种情感不仅仅是友情,或者说是亲情,它更类似于一种模模糊糊的叫爱情的东西。

他交了好几个女朋友,开始的时候还很认真地跟她们谈情说爱,到后来就变成了用她们来试探Patrick的态度。

Patrick对他的女朋友不置可否,并没有Pete期待的那种低落。

当然那是因为Patrick一直抱着把Pete当弟弟的那种单纯的想法。

Pete开始结束了他那走马灯一样的恋爱生活,专心地在Patrick旁边,Patrick走到哪,他就跟到哪儿,Patrick做什么,他就做什么。

他们俩又开始像小时候那样,这使Patrick觉得莫名的好笑。

“Pete,你就没有点自己的事情做?我记得你每天下午这个时候都约会去啊。”

Patrick放下他的书,看着沙发另一边的Pete。

Pete挪到他旁边,指着桌子上的苹果块无声地要求Patrick喂给他吃。

Patrick没理他,把盘子递给他示意他自己拿。

“你不爱我了,Patrick,你都不喂我吃苹果。”Pete很是不高兴地扭头,“我不吃了。”

Patrick险些被这句话呛得一口水喷出去。

“我爱你,Pete,行了我最爱你了,来来来我喂你吃还不行?”

“这还差不多,对吧Patrick,哦不,对吧,哥?”

他开始叫Patrick哥哥,以一种开玩笑的语气,但并不是开玩笑的态度。

Patrick很高兴他们俩终于能在折腾了很多年之后有一个像今天这样的结局,而Pete则希望要是Patrick说的那句“我爱你”不是敷衍他也不是开玩笑,而是发自内心的该有多好。



Pete又开始直呼Patrick的名字,因为据他说这样“听起来比较亲近而且没有距离感”。

Patrick倒是无所谓Pete叫他什么,他只是很高兴以前那个满大街惹事的小孩子终于长大了。

而那个孩子现在都要结婚了呢。

Patrick在镜子面前试着定制的礼服,心情有些捉摸不定。

一方面讲他很高兴Pete终于找到了他人生的伴侣,另一方面他有点不舍得。

他看着难得穿着西装的Pete和他身边站着的穿着白色婚纱的他的妻子,他有点想哭,但是抑制住了。

“我很感谢我的妻子,当然,还有我哥哥,即使我更想叫他Patrick。”

Patrick对上Pete的眼神,他笑了,笑容里有着以Pete为骄傲的意思。

Pete放下话筒,轻轻地叹了口气,他又只说了一半的话。

他想叫他Patrick,叫他哥哥,但是更想叫他My Love。

Goodbye,my love。他在心里小声地说。

Goodbye。

这是个和当年一样晴朗的午后,这年Pete二十六岁,Patrick三十二岁。






FIN.


评论(11)
热度(29)
  1. Patrick的白吉他山中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个刀子..还是挺甜的....

© 山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