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

读书是头等大事/

Wake Me Up When September Ends

OOC预警

八月的最后一星期,Pete在一场偶然的事故里偶然地失去了他的听力。
他拖着行李箱向机场走的时候,阳光正好。
他向远处看去,建筑物上闪亮的金属装饰让他不由得稍稍眯起眼睛。
周围是死一般的沉寂。人们的嘴唇在一张一合地,快速地动。而在Pete的眼里,只是动而已。
这和死了没什么分别,Pete想。他把头上的帽子压低,直到它可以遮住他的脸。
他缩在靠窗的座位,像是怕冷一样。似乎在发呆的眼睛摆明了写着请勿打扰。

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下了飞机,又匆忙地绕过大半个街区回家的。
那些事情似乎一晃而过,他甚至不觉得他移动了他的腿。如果不是他还记得路上有一个推着孩子的女人问他路时投向他的疑惑和怜悯的眼神的话,他真要以为他是飞回去的。
就是这样,Pete。他一边拿钥匙开门,一面自嘲地苦笑,你存在的价值就剩下让人们的同情和怜悯有地方泛滥。
他打开门,并重重地把它摔上。但那并不能减轻他心里任何一点难过和怒气,因为他并不能听见摔门的巨大声音。
在医院住着的日子里他都是笑着的,即使医生面带不安地对他说他真的将要终身失聪了。
但现在回家了,他要卸下一切的并非出自自愿的伪装,和那些他自己都不相信的乐观。
他墙上挂着的贝斯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光。
是的,他突然有点烦躁,他听不见了。
他在地板上随便找个地方坐下来,然后打开电脑,想给Patrick发封邮件,却打不出半个字。
他嗤笑着把电脑合上,抄起手机给Patrick发了条短信。
他打的很快,似乎慢一点,他就会后悔发了那条短信而打电话去给Patrick说清楚一切事情。
短信发完,他把手机扔到沙发上,把家里所有地方的窗帘拉上。
厚重的窗帘像一道屏障,一道把Pete和世界隔绝的屏障。
这屏障是他自愿搭起来的。

接到Pete的短信时,Patrick刚刚弹完一曲,正在认真地给他的吉他调音。
他又要半个月才能回来,Patrick有些失落。
“Patrick,想什么呢?”Joe递给Patrick一杯升腾着热气的咖啡。
“Pete说他还要半个月才能回来。”Patrick晃了晃手机,眼睛里的落寞虽然有些隐晦但也能看的明显。
Joe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的瞳孔放大了一下。然后无声地离开了。
Patrick继续摆弄着手里的吉他,心却不在这上面。
但是他还是忽略了一个问题,一个比Pete推迟归期更严重的问题。
Pete一向是能打电话绝不发短信的。

Patrick背着吉他走在回家的路上。
他家和Pete家在一个岔路口的不同方向。
他家在左边,Pete家在右边。
他踌躇了很久,最终踏上右边那条路。
他走到Pete家,静静地看着Pete卧室的那扇窗户。
没有任何光亮传出来,这所房子和夜晚一样沉默着。
Patrick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最终还是转头折了回去。
卧室里的Pete同样安静地看着离开的Patrick。窗帘挡住了大部分的光,这使得屋子里充斥着一种朦胧的黑暗,还有浓郁的烟草味。
他眼神空洞,像是在发呆,但他知道他没有。
Patrick,他轻轻念着这个名字,很抱歉我骗你。
但是真的,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我坚强不下去了,Patrick,但我同时不想让你看见我的软弱。

Patrick离开了,但又有一个人出现在了Pete家门口。
Joe从门口的地毯下面取出钥匙,开了门。他拍了拍正在窗边目送Patrick走远的Pete的肩膀。
Pete回头,笑笑,示意他桌子上有纸和笔。
Joe看着Pete,突然有种莫名其妙的悲伤。
Joe在纸上刷刷地写,“Patrick他不是很开心。”
“你看他都快哭了。”Pete说,“很感谢你没告诉Patrick,Joe,真的。”
“你瞒不了多长时间。况且他也是我朋友。”
“所以你打算告诉你朋友然后让他无谓地浪费眼泪?”
“Patrick没你想象的那么……那么脆弱。”
“我知道,他硬气起来可怕极了。”Pete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事情,笑起来。
“Patrick他也希望你振作起来。”
“我知道他希望,我也希望。”Pete苦笑,“可我所有的希望好像都碎了。”
Joe知道对于Pete来说听力意味着什么。
“Patrick还等着你。”Joe慢慢地写着,“即使你所有的希望都碎了,你也是他的希望。”
Pete不说话,烟雾慢慢地在两人之间缭绕着。
“别让我们所有人都失望,Pete。”Joe写下最后一句话,跟Pete说了再见。
烟草的气息越来越浓,Pete有些颓然地坐在窗边,头靠着窗框。
夜色渐深,屋子里的黑暗愈发浓得化不开。

日子依旧一天天相安无事地过去。Pete依旧不打算拆下他那道厚厚的屏障。
Patrick依旧会在每天晚上回家的时候绕到Pete家,看着依旧不会亮起灯的卧室。
而Pete依旧站在窗帘后面看着他,观察他的细微的变化。
他甚至能知道Patrick最近是不是在认真地吃饭。
但他依旧没打算出去直面光明的世界,或者说,他还没完全适应他的耳聋。
Joe在有时间的时候会过来跟他讲讲Patrick的事,而这些事情有时候跟他的观察不谋而合。
等九月结束,Pete想,九月结束的时候,他就重新面对这个世界。
可这个世界上的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当Joe又一次开门进来的时候,他们俩慌张地发现站在他们身后的Patrick。
Pete第一次觉得那么惊慌,甚至他初中时打架几乎要被开除的时候他都没那么心慌。
更觉得负罪的是Joe。
他们三个就那么静静地站在那里。Patrick一言不发,但眼睛里写着的都是不可思议。
“你俩有人想解释一下吗?”Patrick突然觉得有点头疼,疼得他觉得眼前的东西都在旋转。
“对不起,Patrick。”Joe抢先解释,“我不该帮着Pete骗你的。”
Pete愣了一下,但很快他就冷静下来。
“没事的,Joe,我更想听他解释。”Joe默默地退到一边。
“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Pete?”Patrick一步一步地走近Pete,而Joe识趣地离开。
“你知道吗,Pete,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可是怕打扰你,所以我都不敢打电话给你。”Patrick觉得他的头疼得像是要炸开,但他仍然想把他要说的话说完,“你是想用事实说明我的等待有多可笑是吗,Pete?”
Pete直接把Patrick拉进他怀里。
“我听不见了,Patrick。”Pete轻轻地在Patrick耳边说出这个折磨他数个星期的梦魇。
Pete感觉到Patrick的抽泣戛然而止。

他们两个坐在沙发上,彼此的心情都很复杂。
“对不起,Pete。”Patrick开口,为他刚刚的指责道歉。
“Patrick。”Pete突然认真起来,“你想好了吗?”
“想好什么?”
“也许你可以有一个比现在更圆满更甜蜜的爱情。而不是在这守着我。”Pete说,“你要明白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接下来会怎么样。”
“我们把窗帘拉开吧,Pete。”Patrick的声音莫名其妙地在颤抖,他总是忘了Pete已经听不见了。
他在纸上又写了一遍。
“不。太亮了,真的。”Pete的声音突然低下去。
黑暗的起居室里又开始沉默,Patrick突然夺下Pete手里的正发出灰色烟雾的烟,然后伸手把烟灰缸扔进垃圾桶。
“Pete,你答应过我的不抽烟。”Patrick固执地让Pete去看他的眼睛。
Pete最终屈从了,然后露出一个嘲讽的苦笑。
抽烟时他没法思考,而不抽烟的时候又没法停止思考。
人生总是充满了这些矛盾的选择,有时他宁可选择软弱地去顺从。
“没关系,Pete,一切还都可以重来。”Patrick静静地写下这一句。
Pete觉得他心里有什么东西真的彻底碎了。
他突然站起来,用强硬的声音掩饰他的哽咽:“不可以了,Patrick。你要明白那是我生活的意义。”
“你不会懂这种绝望的,Patrick,绝不会。真的,Patrick,安慰人的话我们都会说,我不是小孩子。”
“没有亲自品尝过痛苦的人是不知道痛苦究竟让人有多难受的,Patrick。”他的语气奇怪地执拗和冰冷。
Patrick低下头去,看着他自己的一双手。
他突然冲进厨房,拿出一把锋利的刀来。
“那我陪你啊,Pete。”
他露出那种鼓励的,安慰的微笑来。
Pete隐约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他错愕地看着Patrick迅速向自己的手上划去,直到他的手上沾满了自己的血。
这一切发生的是这么快,以至于他都没有来得及抢下Patrick手里的刀。
刀子上也沾满了血,在昏暗的屋子里看起来却仍然很触目惊心。
Patrick停下了,看着眼前的Pete。他的手疼得几乎握不住笔,于是他用手指上的鲜血在纸上写着。
“这是你的痛苦,同时也是我的。”

Pete最终还是坚决地拒绝了走出家门的决定。
Patrick默然,他知道要Pete彻底走出这道坎是很困难的。
他住进了Pete家,因为他怕Pete做出什么偏激的举动。
他手上的伤开始逐渐愈合,但还是不可以泡水,也不能紧紧地握住一些东西。
但是他不能顾忌那么多了。
Pete开始沉默,好像他丧失的不仅仅是听力,还有说话的能力。
Patrick觉得他有的时候真的想骂Pete一顿,可是看见他颓然而空洞地坐在床边他就觉得心疼。
直到有一天,当Patrick正在厨房里做晚饭的时候,Pete靠在门边跟他说话,以他平素没听过的陌生而疏离的语气。
“Patrick。这样很无聊,无论对于你还是我来说都是一样。你没必要花大把的时间在我身上。”
“你已经很久没有去跟他们俩一起练习了。”
“我再也拿不起那把贝斯了,Patrick,而你不一样。你的吉他还在等着你,还有你的话筒。”
Patrick回头,眼睛里透出吓人的坚定。
“我说过我等着你,就算你这辈子都不打算迈出房门一步,我也绝不会放任你放弃你自己。”
Pete摇了摇头。他听不见Patrick说什么,但能看见他的表情。他想Patrick硬气起来确实是很吓人的,他没说错。

Pete自从那次短暂的交谈之后就开始变得越来越糟,他甚至不打算出卧室门去和Patrick一起吃饭。
Patrick端着饭去他的卧室,只能看见一片黑暗中Pete把自己藏在毯子下面。
他无奈地把饭放在Pete的床头柜上,然后从他的书桌上拿出一张空白的纸。
他关上Pete的卧室门。即使他不关,Pete一会儿也会跳起来关。
Patrick坐在门外,在纸上写着。
“Pete你以前不这样的。我记得你以前是最喜欢笑的,最不害怕死亡的。我知道听力对你来讲有多么重要,但是你对我也很重要。”
“我希望你能振作起来,你说过要陪我出去玩的。不会有人嘲笑你或者欺负你的,Pete,我保护你。”
“我知道在一切变好以前,黑暗会更深沉,更压抑。可你是勇敢的,我相信这一点。”
Patrick轻轻地把纸放在盘子上,然后退出了屋子。当他去收拾东西的时候他意外地看到纸上Pete的答复。
“给我时间,Patrick。我尽量。”
只是短短的几句话却要让Patrick格外地高兴和感动了。

Patrick最终不得不暂时地离开Pete,因为Pete事实上说的是对的。
他不能离开他的吉他和话筒。抛开梦想不谈,至少他还得养着Pete。
Andy与Joe每天都会问他Pete的情况,而Joe的语气总是觉得自己做了件很大的错事。
“真的,Joe,没有人有怪你的意思。”Patrick对Joe说,“你是为了他好。”
Joe和Andy有的时候会在Patrick忙的时候去看Pete,Pete看着他们在纸上写着,偶尔插两句话。
他还是不提要出门的事情。
“我倒是很想知道为什么Patrick最近的声音越来越哑。”Pete盯着自己的手指尖说,“你们两个没帮帮他?”
“Patrick最近拼了命似的唱高音,而且最近演出的强度很大……一场还可以,但是Patrick每场都那么唱。”
Andy在纸上写下长长的一段话。
“你们俩劝劝他吧。”Pete静静地说,“跟我分手。”
Joe诧异地看着Pete,在纸上写下大大的WHY。
“他现在还跟我在一起是件很没前途的事。”
“你自己跟他说。我们不拉这个仇恨。”
“要是我说的话他听,那么我就不用请你们两尊大佛了。”
Patrick又一次像鬼魅一样出现在门口,把Joe和Andy吓了一跳。
他的脸上还带着奔跑时的微红,甚至连气都没有喘匀。
“不可能,Pete。你想都别想。”Patrick哑着声音,一字一句地说。
他把这句话写下来,下笔重的几乎要把纸戳破。

最黑暗的时刻最终还是到来了。
Pete只是发现Patrick不再跟他说话,只是对着他笑,然后把所有的话都变成了纸上的表达。
他有种莫名其妙地惊恐,因为他知道Patrick的嗓子这么折腾下去早晚有一天会失声。
终于,“Pete,现在你没有理由让我离开了。因为我也哑了。”Patrick把写着字的纸推到Pete面前,脸上的神情居然是得意和高兴。
Pete只有种恨铁不成钢的心情。
“Patrick!”他站起来,扶着Patrick的肩膀,俯视着他,“所以呢,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傻到家了?”
“没关系啊,Pete,我还可以弹吉他。”Patrick在纸上写着,眼睛里是从未变过的纯真。
“你真是疯了,Patrick,这种不划算的事情你也做?嗯,Patrick?”Pete有点愤怒得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就是想跟你在一起,Pete。”Patrick写着,“即使这样看起来挺蠢的。这样你就不会担心我嫌弃你了,Pete。”
“这种死皮赖脸的做法挺贱的,Patrick。”Pete有点想哭。
“我知道。你准备好醒来了吗,Pete,我需要你。”Patrick抱住Pete,金色的头发蹭在Pete脖子上。
Pete默默地看着窗外呼之欲出的黎明。
他确实该醒来了,迷茫徘徊了这么久,甚至还搭上了Patrick的声音。
他该去保护Patrick了。

九月就这么结束了,当Pete拉着Patrick重新站在家门口看着下午明媚的阳光时,他却觉得像过了一个世纪一样漫长。
他听不见了,而Patrick说不出话了。Pete讽刺地想,他们俩实在是太搭调了。
Patrick看着Pete露出讽刺微笑的侧脸,静静地想,如果他能真的唤醒Pete,那么即使失声又怎么样?
Patrick从口袋里掏出记事本,在上面写下一行字,然后拿到Pete面前。
“我说过我不会放弃你的,Pete。”
“对,就是那种可笑的执着让你失去了声音。”Pete声音里有些不满。
Patrick看着Pete抓起他冰凉的手塞进Pete的衣服口袋。
他露出一种满足的微笑。
他们总有一天要成熟的,总有一天会坦然面对失去的那些东西。
而沉沦是暂时的,当醒来时,外面还会有一样晴朗的天空。未来依旧美好得诱人。
Wake me up when September ends。
醒来之后,继续面对余下的人生。

FIN.

评论(13)
热度(22)

© 山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