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

读书是头等大事/

My King

第一次写AU……国王Pe和骑士帕的设定

不可避免地烂尾了……好吧中间也没好到哪去


他是宣誓效忠他君主的骑士,Patrick心里想,握着长剑的手却禁不住颤抖。

没错,他确实是。但如果他的几个哥哥没相继战死,这份荣耀无论如何也轮不上他。

Stump大人每当看到书房里的Patrick,只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心情。

虽然Patrick已经够好了。在同龄人里面,他懂得最多,也最有礼貌。

但那不够,在征战无数的Stump大人眼里,他这个连弓箭都拿不起来的小儿子,如果非要说什么重话的话,那么,就是个废物。

如果他不是亲眼看着他的妻子把Patrick生出来,他真要怀疑Patrick究竟是不是他的儿子。

当他看见Patrick低眉顺目的表情时他很想给他这个亲爱的儿子一耳光。

但无论如何,无论Stump大人多么觉得这个儿子压根就没有Stump家族的血性,他都必须接受这个现实。

他只剩Patrick一个儿子了。

作为长子,Patrick名正言顺地被派出去与国王的军队汇合。

临走的时候Stump大人觉得儿子身上那套盔甲相当的不顺眼,只是简单地嘱咐他几句,告诉他别给Stump家族丢脸。

然后就走了,没有告诉Patrick要小心些,也没有告诉他他的父亲在这里等他回来。

Patrick早就习惯了父亲的漠视和反感,在他哥哥还活着的时候,他倒是能少受些奚落,毕竟他的哥哥还是同情这个弟弟的。

当他哥哥战死之后,Stump大人就把丧子之痛在Patrick身上发挥的淋漓尽致。

好像Patrick并不是他的儿子一样。

现在呢,Patrick沉下心想,他算是给Stump家族丢脸还是没有呢。

他手里的长剑已经沾满了血,从剑尖淌下去,渗进干涸的土地里。

他身上的盔甲也近乎支离破碎,只是脑袋上那个头盔还倔强地不肯掉落,上面的红缨被箭射掉一半。

他和他的君主,此时面对着最后一个敌人。

那是个奇怪的怪物,力气像是永远都不会衰竭。即使Patrick体力几乎透支,也不能把眼前这个怪物怎么样。

怪物骄傲地看着他和他的君主。那种目光让Patrick似曾相识。

“Patrick,算了吧。”年轻的君主靠着树桩,身上的伤静悄悄地淌着血,脸上却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我还不知道你吗。放心,Stump大人不会怪你的,对于你并没有尽到你骑士的本分这件事。”

Patrick把剑插在地上休息,对面的怪物戒备地离他很远。有血从他白皙的脸庞滑下去。

“Patrick,我觉得你父亲应该教过你如何回答王的问题。”

Patrick艰难地转过身去,看着Pete,向他行礼,却并不说话。

“Patrick,真的,小心些,我知道你不愿意让别人轻看你的。”Pete的声音没了原来的骄傲,像是低声的请求。

“My King。”

斗争此时平静了下来,他们俩都没有进攻的企图。

暂时的停战并不能使Patrick失去警惕,他始终握着他那柄长剑,即使他觉得他的手臂已经疲惫得连一根针也拿不起来。

“我想我死在这儿也挺好的,Patrick。”Pete跟他拉起了家常,“你说是不是。”

“对于您来讲是挺好的,但是您的臣民想必不那么想。”

“一定得用‘您’这种称呼吗?你可以想个更亲切的称呼的,Patrick。”

Patrick茫然地摇头,并没有人用过这种亲切的语气跟他说过话,何况他眼前的还是王。

“想不出来?那就我说的算了。”Pete扯出一个笑来,“叫我Pete。”

“我想我还没尊贵到可以直呼您的名字,King。”

“你小时候就这样,Patrick。”Pete惋惜地说,并不在意Patrick语气里的不礼貌,“你要是稍稍服软,Stump大人说不定就不会那么烦你。”

“毕竟你那么可爱的,对吧,Patrick。”Pete有商有量的,好像他现在在和Patrick吃完晚饭闲聊。

事实上对面还有个虎视眈眈的怪物等着吃了他们俩。

Pete摇了摇头,看着眼前站着的Patrick,笑意在脸上荡漾着。

他跟小时候没什么差别,Pete想,除了比小时候高点之外。

Pete知道Stump大人并不待见这个儿子,可想而知他该有多艰难。

小可爱,Pete在心里说,眼神柔和起来,你得小心些,我还有些事情没对你说呢。

Pete愣神的功夫,Patrick跟对面的怪物已经开始了新一轮的进攻。

如果不是他的腿受伤的话,Pete撇嘴,怎么能用得上Patrick保护他呢?

应该是他保护Patrick才对。


Patrick觉得他可能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支撑他回家了。

但是他得拼着最后一口气把面前的麻烦解决掉。

他的眼前有黑影晃过,这使他有些失去方向感。

虽然他没受过什么训练,招式也都是几个月以来在军队里随便学的几招,但不可否认他有那种天赋。

Stump家族的族徽在他手中的长剑上闪耀着,他血液里那种嗜血的战争因子似乎被眼前的搏杀激活。

他像不要命一样扑向眼前的敌人,但最终还是被甩到旁边的地上。

他的头被撞得很疼,但和身上的伤相比那种痛楚轻多了。

他终究不能成为父亲的骄傲,Patrick躺在地上,颓然地想。

他站了起来,为他最后的使命。

他是宣誓效忠他君主的骑士,Patrick默念,就算是为了身后的那个人。

那是King,也是唯一给过他温暖的人。


Pete看着Patrick,心里不知道有什么感觉。

Patrick残余的一点披风在风的吹拂下飘扬着,像是破损的红旗,但在灰蒙蒙的天际下显得格外有力量。

他终究是长大了,Pete欣慰地想,却有些难过。

他记得他小时候到Stump家族的领地去,在森林里逛的时候偶然看见一群孩子围着欺负另一个。

另一个被压在树上,领口敞开着。闭着眼睛,不想也不愿反抗的样子。

也许有什么肮脏的事情会发生,但最终没有,因为Pete制止了他们。

王子这种身份关键时刻虽然有用,但前提是他们要认识。

他们并不认识Pete,于是Pete用最简单的方式让他们认识了自己。

他跟他们狠狠打了一架,领头那位被打得格外惨,似乎有以儆效尤的意味。

但他也没躲过对方的拳头。

对面的男孩睁开眼睛,是他从未看过的清明。

他当时有一种奇怪的感情,他觉得心疼,又觉得不舍。

他问了眼前这个男孩的名字,男孩低下头,小声地告诉他自己的名字。

Patrick Stump,这是令Pete很熟悉的名字,由此他知道这就是那个Stump大人最不看好和最头疼的儿子。

“为什么不反抗呢,或者为什么不躲?”

Patrick抱着膝盖,蜷成一团坐在树下。

“也许我欠他们的,所以需要还,又或许他们觉得这很好玩。但我不能,也不想对他们做什么。”

Pete把Patrick的扣子一颗颗系好,Patrick有些惶恐。

“很抱歉,王子殿下,我可以自己来。”

他拒绝了Patrick的请求,固执地帮他系好扣子。

Patrick没有反抗,他也并不能反抗。除了身份的不同之外,他和Pete相比就像是纸糊的一样。

Pete的眼睛瞄到Patrick手腕上的伤,伤口旁蹭上了泥和一些树林里的杂草,凄惨地流着血。

“我听说过你的事,Patrick。”

他出奇地有耐心,用手帕帮Patrick擦拭伤口。

“你很棒,虽然他们都不喜欢你。”

“但我喜欢你。”Pete轻轻吹着Patrick手上的伤,“我能保护你的,像今天这样。”

Patrick疲惫的脸上露出一种轻松的笑来,“那样的话,就是王子殿下抬爱了。”

也许Patrick认为他在开玩笑,Pete想,他的视线因失血过多而略有些模糊。

但他没有。

过去没有,现在也没有,他愿意履行他的承诺。


战斗仍在进行着,Patrick身上的盔甲似乎已经没有一块是完整的。

就是这样,Patrick意识迷蒙,但疼痛仍然强迫着他清醒过来。

他们两个都在苟延残喘,Patrick发现怪物也不是无坚不摧的。

驱使他继续战斗下去的只剩两点,一是口口声声的荣耀,二是Pete。

也许他不该这么没礼貌地直呼王的名字,Patrick想,他这辈子是没资格了。

他想他也许是喜欢Pete的,喜欢他宣誓效忠的王,在那个人同样在他面前宣誓要保护他的那一刻起。

他终于知道还有人会在意他的生死,而不是把他当做玩物一样看他倒霉,然后以此为乐。

那是他所能感受到的第一缕阳光与温暖。

但如果不是这场战争的话,他可能不会再见到Pete。

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来自不同的地位与阶级。

他的使命就是保护年轻的君主,甚至不惜赔上自己的命。


Patrick的长剑已经触到了怪物的咽喉,但还是被怪物躲了过去。

他喘着气,与此同时怪物以惊人的速度夺走了他的长剑,扔到了一边。

他知道他此时赤手空拳,所剩下的只有他自己了。

他的剑被扔的很远,至少以他的视线范围他并没有看见。

他已经准备好最后一场无异于送死的战斗。

Patrick扑到怪物身上,用他所有的力气去击打面前丑陋的怪物,但是收效甚微。

最终他还是从主动变为了被动,怪物身上的重量让他觉得他即将窒息。

他没有保护好他的君主,同时也让Stump家族蒙羞。

也许父亲说的是对的,Patrick停止了无用的反抗,他确实是个没用的人。

该跟你说再见了,原谅我无法保护你了,My King。


他最终没有死在重压之下,怪物哀嚎了一声,停止了呼吸。

周围又恢复了那种沉静。

他费劲地把怪物从他身上推开,看见穿透怪物身体的剑尖,那是他的剑。

“Patrick,你不会怪我抢了你的风头吧。”Pete的声音传来。

“Pete?”Patrick意识到他的逾矩,“啊——不,King。”

“叫Pete顺耳多了。”

Pete拍拍他手上的土,爬过来还真费了他一番力气。

“我很抱歉,My King。”

“有什么好抱歉的呢,我没死,你也没死。”Pete泰然自若,“有时候你就是太小心了,Patrick。”

Pete从怪物身体里抽出Patrick的剑,递给他,“我说过我能保护你的。”

“你是你父亲的骄傲,Patrick。是Stump家族的骄傲。”

“不,从头到尾我只是让他厌恶和反感而已,我知道我永远也做不到像哥哥们那样。”Patrick抱住膝盖,蜷起来,“他宁可没有我这种儿子。”

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啊,Pete笑。

“他们都不喜欢你,Patrick。”Pete以一种哄小孩的格外引人发笑的口气说,“那我喜欢你,你别走好不好。”

“我不走……可你会走的。”

“你是效忠你君主的骑士,Patrick。君主走到哪里,你就该跟到哪里。”

Patrick抬头,看着Pete的眼睛,有点不可置信,又有点欣喜若狂。

“是的,My King。”


FIN。


评论(6)
热度(18)

© 山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