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

读书是头等大事/

The Ring

最近甜的写不出来虐的也写不出来……

好吧说实在的还是懒。。。



当Patrick接到Pete的邀请时,他并不是很惊讶。

甚至就连Pete说那是为了庆祝他即将脱单的单身party时,他也不是很惊讶。

他相信Pete完全有可能在半个月里找到一个新女友并且和她谈婚论嫁。

“我为你高兴。”Patrick听着电话那头兴高采烈地谈着百分之一千能成功的求婚计划的Pete,礼貌地说。

挂了电话,他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可他觉得他的心情莫名其妙的低落,似乎有一种不甘堵在他心里。

有什么好不甘心的呢,Patrick?他问自己,谁让你不敢说?

可是又似乎不全是不甘,好像还有些嫉妒。

他在嫉妒Pete有了女朋友?显然不是。他摇了摇头,把手机扔回沙发上。

不过想想好像真是嫉妒,他嫉妒Pete口中念念不忘的那个“她”。


晚上六点,Patrick很准时地站在了Pete家门口,他伸手去叩门。

Pete很快就出现了,手里还握着一听啤酒。

“你好,Patrick。在这么美丽的夜晚能见到你真开心。”

Patrick笑了。Pete向来就可以把这些话说得动听极了。

“你好,Pete。我想我没有迟到吧。”

“当然没有。”

Patrick随着Pete走进屋子,关上门,屋子里只有他们两个。

Patrick不觉得有什么party的气氛,似乎一切都平常不过。

“他们呢?”

“你说谁?不,Patrick,这不是严格意义上的party,只是我们两个好朋友好久不见所以找个由头坐在一起聊聊天顺便喝一点酒的……聚会?”

“你说什么都好,Pete。不过看来你要失望了,因为你知道我不喜欢喝酒。”Patrick脱掉外套,放在沙发上。

“你不是不会喝酒,Patrick。也许以后就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她不喜欢我喝酒。”

Patrick笑着去拿茶几上的啤酒,“好吧。为了你第一次这么听一个人的话,Pete。”

他是笑着的,一直都是,甚至从他闪烁的蓝眼睛里也活动着笑意。

可他知道当他看见眼前这个即将结婚的Pete,他笑不起来。

他想说一些什么,就是很多年来他一直想说却没有那个勇气去说的一些话。

他想他该做个了断,可是面对Pete他还是没有张嘴的勇气。


Patrick喝了一大口易拉罐里的液体,那种酒精混合着粮食发酵的奇异味道充斥了他的口腔。

他不喜欢喝酒,一直都是,和他讨厌肥胖一样。

他不喜欢喝酒的原因很简单,他讨厌那种一身酒气的感觉。

事实上更深层的原因是他怕他在酒精的作用下说出一些他想要带到坟墓去的秘密。

比如说他珍藏着Pete送给他的每一样东西;

比如说他能把Pete写给他的信倒背如流;

还比如说他想说他一直以来都很喜欢Pete,从第一次在party上遇到Pete开始。

他喜欢Pete,小心翼翼地,偷偷地。

“这可真疯狂,Pete,你的女朋友我们还从来没见过呢。”Patrick把头靠在沙发上,看着Pete,故意把“女朋友”咬得很重。

“等我们的婚礼吧,Patrick,婚礼上你就见到她了。”Pete满意地笑,“她真的很不错。”

“介意给我描述一下长相吗?”Patrick半开玩笑地问,“看看你能不能配得上人家。”

“嗯……她很白,皮肤很软。她有全世界最漂亮最柔顺的金发,她的眼睛像下午的天空一样……你记得我以前拍过的照片吗?她的眼睛就那么蓝,真的。”Pete的表情充分说明了他此时正在回味她的美丽。

“真好。”Patrick想多说些什么,却说不出口,只是把头枕在沙发上,啜饮着手里的酒。

“很高兴你也这么认为,Patrick。”Pete高兴地说,“Joe那家伙居然说我在跟他开玩笑。”

“我知道你没有。”

Patrick第一次发现酒真是个好东西,他好像忘了什么,又好像没有。

很快,他觉得他热得像是快要燃烧起来了。

他知道现在他的脸一定很红,像以前他喝醉了之后一样。但这次他不愿意承认他喝醉了。

他记得Pete喜欢在他喝醉了之后跟他拍一大堆角度暧昧的合照,然后设成手机壁纸。

他的壁纸也该换一个人了吧,Patrick想着,眼神逐渐地变得迷离。


他们俩终于从沙发上喝到了地板上。

事实上啤酒的度数一般,也就能对付一下Patrick这种平常不喝酒且一喝就醉的类型。

但是Pete看起来似乎也醉了。

他们俩盘腿坐在地板上,周围散落一堆空的啤酒罐。

他们说笑着,讲对方小时候那些丑事。

他们都很快乐。

“Pat,”Pete笑着,“你记得我高中时候的第一个女朋友吗?”

“记得啊,可惜你长得太矮,被人家嫌弃了。”Patrick抱着抱枕,蓝色的眼睛像一汪水一样。

“哈哈哈,我明明高中时候很高的好吗?矮的是你,Pat。”

“Pat?谁是Pat?”Patrick靠着茶几,“你说谁?”

“好吧,是我说错了,trick。trick是你吧。”

Patrick抱着抱枕傻笑着点头。

“你喜欢过谁吗,trick?”Pete把手里的啤酒一饮而尽。

“当然啦。”Patrick摇摇晃晃的,坐不稳的样子,“我一直都喜欢他。”

“谁啊?”Pete一脸看热闹的好奇表情。

“不能告诉你,Pete。我答应我自己不说的,况且那个人都要结婚了。”Patrick晃着手指,很认真地说。

“告诉我吧,Patrick,我不说出去还不行吗?”

Patrick盯着Pete的眼睛,说:“Pete,好吧,我相信你。”

“我记得我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是在高中的时候,一个新生派对。那时候我就跟现在一样,不愿意出门,不愿意跟不认识的人搭话。”

“事实上在那次派对之前我们也见过,但只是知道对方的名字而已。”

“我拿着一杯果汁尴尬地站在舞池的旁边,你知道的,没有人邀请我跳舞。”

Patrick打开一罐啤酒,灌了一大口。

“然后我看到他拨开人群走过来找我。他是个很受欢迎的人,像众星捧月一样。身边围的女生都是学校里很有名的。”

“月亮就那么向我走过来。”

“也许当时我只是很感谢他,感谢他能陪我这么一个无趣的人聊一个晚上。但是后来——”

Patrick停住,不再继续说。

“后来怎么了?”Pete好奇地追问。

“后来?后来我发现我好像离不开他了。他跟我一起去上学,晚上我们俩一起回家,我的空闲时间几乎都是跟他在一起。”

“他不在的那个暑假,真的,我觉得我从来没有这么无聊过。”

“他有过很多女朋友,无论是之前还是现在。可我就是不敢,不敢告诉他我喜欢他。于是就这么看着他身边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

“你真傻,Patrick。”Pete把手里已经空了的啤酒罐捏的很扁,“为什么不说呢?”

“我确实挺傻的。”Patrick咯咯地笑着,“一直都是。我就是怕我不够好,怕他不喜欢我。”

“那你现在考虑好要说了吗?”

“没那个必要了。他有了个漂亮的女朋友,他要结婚了。”

Patrick躺在地板上,抱枕垫在头下面。似乎有什么温热的东西从他的脸颊滑过。

“记住我说的,你也很漂亮,Patrick。”

“可还是没有她漂亮。”

Patrick的声音逐渐变得困倦,渐渐地弱下去,直到微不可闻。Pete知道Patrick此时处于将睡未睡的临界点。

“好吧,告诉我他叫什么行吗?”

“多好的问题。他叫Pete,Pete Wentz。”

Patrick迷迷糊糊地回答,然后他就慢慢地睡着了。

Pete的眼睛恢复了之前的清醒。他笑着,把最后一听啤酒喝完,站起来,看着地板上熟睡的Patrick。

“你总是这样,真的,Patrick。”Pete喃喃道。


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窗,在白色的墙上留下一块块光斑。

Patrick呆滞地从床上坐起来,半晌才反应过来他是在Pete家过了一夜。

有些事情该结束了,而有些事情就从来没有开始过。Patrick苦笑着想。

他只记得他昨天晚上格外的疯狂,他从没有喝过这么多酒,从没有。

他好像还说了什么,但他并不能记得清楚。

那都不重要了,Patrick想,他能说什么呢,无非一些口是心非的祝福的话。

厨房里传来锅碗碰撞的叮当声,他跳下床去。

他站在厨房门外,看见围着一件熊猫围裙的Pete难得的认真。

就是这样,Patrick想,他会成为一个合格的丈夫与父亲。

Pete过于专心,以至于并没有注意到门外的Patrick。他只是一直低下头忙着,手一直都没有停下来过。

Patrick有点失魂落魄,他看着阳光顺着Pete的鼻梁滑下来,形成一个明亮的侧影。

这样格外美好的Pete要使他终生难忘了。

也许在Pete还没求婚之前他还有机会,Patrick侥幸地想,也许。

但他下一秒就看见了Pete手上闪光的戒指。如果他没记错,昨天那里还没有任何东西。

这回你没机会了,一点也没有了,Patrick自嘲地想,他成功了。

Pete还在持续地无视着Patrick,而Patrick终于做了件勇敢的事。

“你成功了,Pete?”

Pete终于抬起头来,看见门口站着的Patrick,脸上立刻显出笑意。

“早上好,Patrick,你醒啦。”

“早上好。看起来你很高兴的样子,成功了?”

Pete愣了一下,似乎不太懂Patrick在说什么。他又低下头去,看盘子里的面包以及他握在刀柄上的手。手上一枚精致的戒指有点晃眼。

“啊——虽然我找不到给她的戒指了,但她……我想算成功了吧。”

“真好。”

Patrick发自内心地赞叹了一声。

确实很好,现在看起来一切都棒极了。Pete会幸福的,即使这幸福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你还可以再睡一会儿,Patrick,我想早饭还需要一点儿时间。”

“好。”Patrick笑,转身回到Pete的卧室。

他想他确实该用被子蒙住脑袋,可是是该睡还是该哭他也不知道。

接受现实吧,Patrick。他对自己说,是的,因为你那愚蠢的懦弱,所以现在你没机会了。

他叹一口气,把床上蹬得乱七八糟的被子展平。

他突然觉得他左手上似乎有什么东西禁锢着他的手指,于是他从被子下抽出手来。

他心里有一种隐隐的期盼,但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也许最近甜的东西吃多了所以脑子也转不动了,Patrick想,那枚戒指并不是属于他的,并不是。

但他仍怀着那种矛盾的心理,于是他打量了自己的左手。

一枚熟悉的戒指赫然在目。

那戒指的款式Patrick不能再熟悉了,因为那是Pete硬要Patrick陪他去挑的,他们俩还在究竟该买哪种上起了争执。

最终Pete让步了。

回家之后Patrick就开始后悔,那是买给Pete的未婚妻的,又不是买给他的,当然Pete喜欢哪种就买哪种。

他觉得他这辈子真是很可悲,总做那种让自己后悔的事,而且不止一次,不止一件。

也许他现在该想想为什么这枚该死的戒指会戴在他手上,Patrick想,喝醉真是一件要命的事。

可能是Pete给他看的时候,他们两个喝醉的家伙玩得太过忘乎所以,Patrick不安地想,所以现在呢,他又该做什么?

他从手上取下那枚戒指,小心翼翼地握在手里,然后去找Pete。

Pete此时正对着一堆面包研究它们的造型,Patrick的突然出现把他吓了一跳。

“Pete。”Patrick笑得很不自然,“我很抱歉……我发誓我真的不知道发生过什么,我很抱歉。”

他低着头,把那枚戒指递给Pete,像做错事的小孩子。

厨房里顿时陷入一种令Patrick胆怯的沉寂。

Pete难得的沉默着,他只是静静放下手里切面包的刀,叹了口气,拿过Patrick手里那枚戒指。

“我想你会幸福的,Pete。”Patrick低头看着地板的纹路。

“我以为它失踪了呢。”

“我很抱歉,真的。希望没有耽误你什么事。”Patrick低声说。

Pete停止脸上的笑,迅速地把那枚戒指套在Patrick手上。

“你戴上很漂亮,Patrick,戴着吧。”

“可再漂亮也不是我的。”

屋子里又陷入僵持的沉默。

“好吧,Patrick,首先我要请你原谅……”Pete抄过桌子上一个东西递给Patrick。Patrick以为那是Pete的电脑,但那事实上是面镜子。

“你记得我说过她长什么样吗?”

“金发,蓝眼睛……我想我就记得这一点了。”

“所以你不妨看一看,Patrick,我说过你应该相信我,你很漂亮,在我心里是这样的。你心里的话昨天晚上你已经说过了,Patrick,我想我大抵明白你的意思,希望你一样明白我的。”

这个故事他似曾相识,Patrick想,他就算再迟钝,也该懂了。

“我还是要请你原谅的……Patrick,原谅我说了一圈谎来骗你。并没有什么她,一直都不会有。”

“这是你的戒指。”Pete握住Patrick的手,举到Patrick眼前,“一直都是你的。”

Patrick咬着嘴唇笑,蓝色的眼睛里似乎含了水汽。

“我原谅你善意的谎言,Pete。”


电话很不合时宜地响了,Pete匆匆跑去接电话。

回来的时候,他看见Patrick洗了手,坐在桌边帮他切面包。Patrick金色的头发柔软地低垂着,遮住他同样白皙而柔软的脖颈。

这种美好也要让Pete终生难忘了。

“我爱你,Pete。”Patrick对着Pete站着的那个角落静静地开口,他觉得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落地,这使他又可以呼吸。

Pete难以掩饰脸上的笑意,他看着穿着他的睡衣的他的Patrick。Patrick的眼睛在阳光下梦似的晶莹。

“是的,我也爱你。”


FIN.


评论(9)
热度(18)

© 山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