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

读书是头等大事/

The Fall

半天假的感觉很不好,真的(+﹏+)~


YBC的黑化帕设定……我承认我写不出来那种我想要的感觉……

略OOC预警

然而我就眼看着我的文笔非但没有进步反而一天比一天烂得无药可救……


【一】

Patrick居高临下地看着沙地上奄奄一息的Pete。

他们俩刚刚进行过一场死斗,彼此都不要命地想置对方于死地。

也许说Pete之前还是趋于防守,但当他发现Patrick全然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之后他还是决定主动进攻。

现在他脑袋里嗡嗡响,鲜红的血液从伤口静静地淌出去,他能感受到那从他的体温中分出去的血液的温度。

他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当Patrick给他致命一击的时候他一清二楚。

他脸上遮着一个帽子,他不记得那是什么时候被放到他脸上的了。

但他现在庆幸着有这么个帽子。

他难以想象如果Patrick清醒过来,知道自己亲手杀了他之后会怎么样。他只是想稍稍减轻一点Patrick心里的负罪感和自责。

Pete紧盯着Patrick,他知道眼前这个人已不再是那个他了。

口腔里的血腥味让他想吐,这比强行让他吃下的带着血丝的生牛排更令他难以接受。

他想把它们统统都吐出去,但他发现他除了躺在这里安安静静地等死之外,他动弹不得。

这样也好,Pete想,让我再多看你一会儿。


Patrick并没有看刚刚被他击倒的对手,他只是机械地用袖子去擦脸上的血迹。

他发亮的黄眼睛里没有胜利的荣耀,有的只是茫然和空白,甚至还有不合时宜的恐慌。

他用来代替右手的铁钩子还滴着血,同时有血从他身上狰狞的伤口流出来。

事实上,他也时日无多。这是他最后残存的一点理智告诉他的。

说真的,他不知道,他还有理智吗?

也许有,因为它们在他心里叫嚣着告诉他如果他杀了眼前这个人,他会后悔一辈子。

又也许没有,因为他最终对眼前这个人挥舞起镰刀。

事实上他并不认识眼前这个人,他是谁对Patrick来讲无关紧要。

他唯一的目的只是杀了他所追逐的每一个人,不惜手段和代价,甚至不怕自取灭亡。

生活对Patrick来讲已经没有意义,这一点从他空洞的双眼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二】

Patrick终于支撑不住地跪倒在Pete身边,这使Pete能更清楚地看清他的脸。

你不该成这个样子。Pete想伸出手去抚摸Patrick的脸,可惜他并不能动弹一分。

他艰难地扯出一点笑意。

就差那么一点了,真的,就那么一点,Pete惋惜地想,他就能救Patrick了。

可惜Patrick提前结果了他。

Patrick坠入了地狱,他相信这一点。

Pete由于失血过多造成的寒冷而打战,他隐约看见天边正在下落的温暖的夕阳。

“疼吗?”他用尽全身力气,也只能说出这么一句来,声音微不可闻。

他一直看着Patrick那只断手。那是可怖的,但在Pete看来只是让他心疼。

也许他真的不该下那么重的手,Pete后悔地想,Patrick之前就有伤。

但他也做不到束手待毙,他还得救回Patrick呢,救回那个坠入黑暗的迷路的灵魂。

他的意识逐渐地涣散着,他记得他倒下之前给了Patrick致命的一击。

也许他用的力量不大,但那足以让一个摇摇欲坠的身体彻底倒下。

就像他一样。

他救不了Patrick了,但他不想看Patrick最终沦为恶魔的傀儡。

解决问题的最好方法就是毁掉问题的根源,在束手无策的时候这确实是一条金科玉律。

他真的没有办法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杀了Patrick,毁了他深爱的一切。

他只希望Patrick不要认出他。

Pete的眼神开始涣散,气息越来越微弱。


【三】

Patrick此时躺倒在Pete身边。

他不想动,也懒得动。他内心的声音告诉他他现在肮脏不堪。

他知道他现在很脏,无论是从哪方面来说,都是如此。

在死亡的重压之下,他知道他即将清醒过来。

就是这样,他苦笑着想,先是像疯了一样追着某一个人,然后不计手段地弄死他。

弄死他的目标之后他就会清醒过来,然后被拖回地狱里进行下一轮的洗脑。

他知道他自己罪孽深重。在他清醒的时候,他无时无刻不受着良心的谴责与拷问。

他想过反抗,在他清醒的时候他一直这么做。

可是除了遭到更惨无人道的对待之外没有任何用。

他现在要死了,他愉悦地想,他从来没有这么愉快地接受死亡。

他一直都想去死,自从他第一次看见自己溅了一身鲜血的时候。

也许天堂是暖和的,Patrick想。

地狱都不会要他这种人了,Patrick惨然地想,他有什么资格妄想天堂呢?

他令人毛骨悚然的黄眼睛慢慢恢复了湛蓝,他知道他正一点点的清醒过来,他也知道他即将脱离苦海。

他看着天边粉色的晚霞,突然就想起了Pete张扬的粉头发。

他一定着急地找我呢,Patrick笑了,笑容甜蜜而温馨,真的,我爱你,Pete,但我得跟你说再见了。

要是你知道我做过什么,应该也不会再喜欢我了,Pete。

真的,我支持不下去了,死亡才是我唯一的出路。


对于那些人来讲他已没有任何价值。他的结局只是被遗弃在这里,尸骨无存。


【四】

死神的羽翼已堪堪触到Pete的咽喉。

我爱你,Patrick,Pete想,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

他知道那些人逼迫Patrick吸毒,那些他曾勒令Patrick不许碰的东西。

它们会给人带来一时的快乐,但那种快乐毕竟很短暂,很虚无。

那不是人们该追求的,那后果也不是Patrick该承受的。

他记得两个月前Patrick的脸,白皙泛着健康的红晕。而现在却只是白,消极的病态的苍白。

Patrick接受不了他自己变成这个鬼样子的,Pete知道。

他们很快会找到下一个木偶,将死的Patrick是不会有人管的。

真的,他该活下去的,至少给他爱的人收尸,给他爱的人复仇。

但他现在也一样气息奄奄地躺在这里,唯一希望的是Patrick千万别看清他的脸。

恍惚间他想起了普罗米修斯。但是普罗米修斯的内脏会再长出来,他和Patrick却不能复活。

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死亡这一条路,也许死亡比活着受罪要幸福得多。

即使选择死亡看起来那么懦弱。


【五】

Patrick觉得他的心脏已经开始怠工了,同时他的理智逐渐注入他的大脑。

他也许该看看这个死在他手下的最后一个人,他好想想他该怎么还清身上的血债。

他艰难的移动过去,对面的人被帽子遮住了脸,只露出一小绺粉色的头发。

张扬的像他记忆里的某个人。

他有种不详的预感。

Pete感觉到他眼前的光被挡住了一点。他知道他害怕的事情最后还是发生了。

他想躲,可惜他的身体状况已经不允许他这么做。

Patrick最终还是拉开了他脸上的帽子。

Patrick像遭受电击一样蓦地缩回了手。

那是一张他无比熟悉的脸,他想念着的Pete。

当他被锁在黑暗里求死不能的时候,他曾无数次念着这个名字。

他也曾靠着和Pete那些温暖的回忆度过一个个让他冷得打战的夜晚。

现在他亲手杀了Pete,深爱并信任着他的Pete。

他觉得他身上的负罪感已经压得他透不过气来。

但赤裸裸的事实摆在他面前,甚至他们两人身上的血都是新鲜的。

他颓然地坐在Pete身边,眼角有泪滑过。

Pete的双眼已失去焦距,他只能朦胧地看见Patrick在哭,看见Patrick的金发在夕阳下闪光。

别哭啊,Patrick,真的,我很好。你还是认出我了,不是吗?多好,Patrick,别怪我自私,我只是不想看你继续挣扎下去。

他已经说不出这么长的一串话了,他只是给眼前人最后一个安慰的微笑。

死亡最终降临到Pete身上,他的笑容定格在脸上。

Patrick木然地在Pete身边躺下。

你得等我,亲爱的,别走那么快。


【六】

太阳最终落山了,天地间只剩下夕阳最后一点的金黄色余光。

那一点光照在沙地上的Pete和Patrick身上。

他们相互依偎着,似乎只是睡着了。

他们脸上带着一致的幸福微笑,似乎在回味彼此陪伴的美好。

事实上他们还是幸福的,至少在这最后一刻他们都还在一起。

至少直到死,他们都是彼此相爱的。

是的,直到死。


FIN.


评论(7)
热度(19)

© 山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