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

读书是头等大事/

Do you like my voice

刚刚做阅读理解看到的一个故事,也许适合peterick,总之还是写出来了。
明天似乎就要被禁网了【惆怅


十一月的芝加哥,似乎从地底下也透出一股寒凉。
裹着黑色围巾的Patrick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把裸露在外的双手迅速地伸进羽绒服口袋里。
似乎得到了一点点温暖。
他的衬衫的第一颗纽扣没能系好,凛冽的风从针织的围巾里透进领口。
他懒得去系,也伸不出手去系。

他路过街边一家水果店,透过雾气迷蒙的玻璃窗隐约看到像小山一般堆起的苹果。
他想他待会儿回来一定要买一点,因为Pete终于肯吃一点苹果了。
他路过街边一家服装店,想到Pete穿了他的衬衫一直都没有还他。
也许他该再买一件?或者凑合着和Pete穿同一件?
他摇了摇头,再说吧。
他路过街边一家乐器店,看到招牌上的音符。
Pete说他想买新贝斯了。
他快过生日了,也许该给他个惊喜?

他就这么在街上兜兜转转了半天。
当他回家的时候,他的脸冻得通红,手里提着大大小小的袋子。
“我回来了,Pete。也许你想吃点苹果的,对吗?”
“Pete,也许你愿意告诉我你把我的衬衫扔到哪里去了。我买了件新的,嗯…跟上一件一样,也许我们能换着穿。”
“我买了那把你喜欢的贝斯,Pete。”
可悲的徒劳的问话,但他仍然愿意继续下去。
“晚餐你想吃什么,Pete?”
“也许我们一会儿可以去散步?”
也许,也许,也许……
那是一种问话者不确定答话者在不在的语气,却是已然哽咽到变调的声调。

他坐在沙发上,掏出手机。
他从茶几下面拿出耳机来,默默地连上,然后默默地听Pete的声音从耳机线传上来。
他点开电脑里三天前一个陌生人发给他的东西,里面一列列地全是音频。
他不需要想,就知道是什么;不需要听,就知道说的是什么。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Pete四个月前要把他喜欢的所有书都借走了。
在他偶然听到Pete电脑里的音频之后。

那些故事,很多年过去了,它们都还在。
可是讲故事的人却换了一个又一个。
Pete的声音从耳机里传出来,欢快而有节奏,时而低沉时而温柔。
你怕我太无聊了,是吗?还是怕我太想你?

Patrick突然想起Pete曾经问过他的一个问题。
“Patrick,你喜欢我的声音吗?”
喜欢,他从来没有这么喜欢过,也没有这么像依赖氧气和水一样依赖过。
自从那个对Patrick有特殊意义的Pete Wentz再也不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以后。

FIN.
评论(7)
热度(12)

© 山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