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

读书是头等大事/

Kiss him

莫名其妙的脑洞……强行玛丽苏系列XD

然而我已然偏离故事中心233


清晨的阳光驱走了整夜的黑暗,让整个屋子都明亮起来。

Patrick被阳光唤醒,他睁开睡意朦胧的双眼,从椅子上坐起来。

Pete仍旧睡着。他面容安详,似乎还带着若有若无的微笑。

你梦到什么了吗?Pete?Patrick伸了个懒腰,站起来,轻轻地整理好被角。

他的动作轻柔而小心,怕惊醒了Pete,就好像Pete只是太累了睡着了,而不是别的什么。

Patrick像是安抚似的摸了摸Pete的头发,然后走进洗手间洗脸。

他需要冰凉的水让他清醒一下,唤醒他疲惫的神经。

他在镜子面前看见一个微微垂着头的Patrick,头发鲜亮的金黄色暗淡了下去,眼睛周围的红肿似乎一直都没有消退。

Patrick对着镜子勉强扯出一个微笑。

算了吧,Patrick。他想,你笑不出来。

但他必须要笑。他会笑着面对他面前横亘着的恶魔,拿起长剑刺进他们的身体。

勇敢点,Patrick,这算什么呢?你记得你第一次参加演讲比赛的时候吗?Patrick对着镜子自言自语。

信心似乎一点点重新回聚到他心里,但只是一瞬间。另一个瞬间的功夫他又消沉下去了。

演讲比赛?可那是Pete陪我去的,不然我连踏上台的勇气都没有。

说到底还是Pete。

他用手去抚平乱糟糟的头发,停下他的想法。

勇敢点,Patrick,你正拿着长剑呢。

当他踏出洗手间的门,去面对新一天的朝阳时,他心里想。


他给Pete喂饭的时候,医生一个接一个地走进房间。

而Patrick对这些不速之客熟视无睹,只是轻轻地吹着勺子里的一口汤。

“Stump先生?”一旁的护士出声提醒。

Patrick没回答,默默地给Pete喂下汤,如果仅仅浸润嘴唇算是喝下去的话。

“Stu……”

“非常抱歉,耽误你们的时间了。”Patrick深吸一口气,看着环绕在病床旁边的医生,护士。还有几个他不认识的,也许是实习生,正好奇地打量着他。

他提着饭盒走出去,给医生们留出位置。在医院的走廊里,他孤身一人的身影显得格外落寞。

就是这样,他苦笑。

半个月之前Pete出了车祸。他那辆颜色鲜红的轿车重重地撞上了一棵大树。

他昏迷不醒。

Patrick记得在他的梦里,Pete身上的血迹触目惊心。

他忘不了Pete脸上带着血,只身一人站在黑夜里的情形,即使那只是个梦。

医生说Pete会醒的。Patrick也知道他会醒。

只是他们都不能给这份沉睡加个时限。

他在病房外站着,看着医生们对着床上的Pete指手画脚。他突然觉得悲哀起来。

一种莫名其妙的悲哀。

他轻轻推开门,把整整一壶的浓汤放在茶几上,为首的一位医生从Pete的病床旁走过来。

“目前情况很乐观。也许只需要半个月,他就能醒过来。”

“好。”

医生透过厚厚的眼镜片看了面前这个年轻人一眼。

他从别的医生那里恍惚听到这两个人是恋人关系。起初他并不相信,男孩嘛,关系好的总是显得很亲密。

但是现在他必须要相信了。

医生稍稍有些惋惜,不过这种事情他见得多了。在医院里,似乎每年都要来那么几例。

但他仍然对这个男孩表示同情。

Patrick默不作声地把保温壶的盖子打开,浓汤的香气在整个病房里萦绕。

Pete喝不了多少,他也不想喝,但他就是想煮一大壶,即使一大半都会被倒进下水道。

医生早已出去了,留下一个比较年长的带着几个实习生收尾。

“Stump先生,你可以……可以告诉我壶里是什么吗?好香啊,我饿了。”一个稚气未脱的带着黑框眼镜的男生问他。

旁边他的同伴笑,稍稍年长一点的医生说:“Jack,你不是吃过早饭了吗?”

“是汤。”Patrick笑着对他说,“要尝一尝吗?”

“可以吗?”

“你喜欢就可以。”

“Jack。”他们的领队提醒他,“那是煮给Wentz先生的。”

“没事,他喝过了。”Patrick起身去看Pete,“大不了我再煮给他。”

“太感谢了,Stump先生,我可以把这壶都拿走吗?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少年的声音越来越低,“要是你不介意的话。”

“不介意。”


最后那个叫Jack的男生带走了Patrick一整壶的浓汤,对了,还有那个壶。

当病房里只有他们两个的时候,Patrick继续坐在椅子上看着Pete。

也许你已经醒了,Pete,你就是不愿意睁开眼睛而已。

怀着这样美好的期冀,Patrick的心情似乎变好了一点。

你知道吗,那个叫Jack的孩子,很像你当年那样。Patrick把Pete的手握在手里,一面比量着,一面说。

我记得你当初就很喜欢我的汤。Patrick抚摸着Pete的手指,你的手指还是比我的长。

醒过来吧,Pete,你还没有给我读完那个故事呢对不对?

Pete的嘴唇因为缺水而显得有些干裂,Patrick用湿润的棉签为他擦拭。

但他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脑子里有一个声音一直在说话。

Kiss him。Kiss him。

他突然想要吻下去,狠狠地吻下去,带上他半个月以来心里积压的害怕和委屈,吻下去。

像Pete一直以来对他做的那样。

但他终究没有,他只是又跌坐回椅子里,看着沉睡的Pete。

他想起他小时候读的童话,对,睡美人。

Patrick笑了,却又陷入了沉思。

他记得Pete第一次吻他的时候。也许Pete忘了,但他始终记得。

那是圣诞节,当Pete拆他的圣诞礼物的时候。那时候他们认识了三年。

Patrick当时呼吸加快,似乎连心跳都停下了。

后来他们名正言顺地确定了关系,Pete有事没事就会偷偷跑到他身边亲他一下。

但总是Pete主动。

Patrick不擅长表达,他难以把我爱你三个字改成天花乱坠的甜言蜜语。

他也不擅长动作上的抢占先机,他只是脸颊绯红地看着Pete一脸坏笑地在他的脸上乱啃。

他似乎从来没有主动吻过Pete的脸颊,更不用说嘴唇。

他只是会在路上偷偷拉住Pete的手,睡觉的时候像抱泰迪熊一样死死地抱住Pete不撒手。

对,就是这些似乎看起来不够成熟的接触方式。


Patrick觉得他越看着Pete,他内心的声音就更大。

Kiss him。kiss him。

也许他真的该试一试?

他把脸凑过去,可是又踌躇了。

他觉得如果现在眼前有面镜子的话,他一定可以看到自己的脸像盘子里的苹果一样红,而且发热。

Try it。

哦,闭嘴。Patrick尝试着去警告自己内心的声音,但那呼声却越来越强烈。

好吧,Patrick想,我就试一试。

他轻轻地把椅子推开,坐在床边,凝视着Pete。

他最终还是决定试一试。

他尽量不让身体的重量压到Pete,然后轻轻地贴上Pete的嘴唇,他意想不到的柔软。

他闭上眼睛,眼泪无声的滑落。

Pete,你睡得太久了,该醒过来了。


突然有一只手把他强行按进Pete的怀抱。

Patrick睁开眼,就看见Pete睁着眼睛,眼睛里都是惊喜。

Patrick迅速地离开,却被Pete揽住。

“呃……要不你继续,Patrick?我是不是醒的不是时候?”Pete憋住笑。

Patrick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对不起,Patrick……我知道你想我。”Pete仰着脸看Patrick,“要不……”

“把你的手收好,Pete。”Patrick一脸正直,但是脸依旧红彤彤的。

“嗯。”Pete把手藏回被子里,“要训话吗Patrick老师?”

Patrick看着Pete,笑了。他有什么话可训呢?他唯一的期望不过就是让Pete醒过来而已。

“我很想你。”

“我也是,Patrick。但现在真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Patrick,我饿了,而且我想喝你煮的汤。”

“你醒的太晚了。”Patrick耸肩。

“谁喝了我的汤?信不信我……”Pete掀开被子就要往地上跳。

“你要干嘛?剁手吗?”Patrick把Pete稳在床上,“不就是汤吗?那么小气。”

“可那是你做的。”

“事实上……”突然,Pete从床上坐起来,平视着Patrick。

Pete的脸一点点凑近Patrick。

“你干嘛?现在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我要去叫医生让他们看看你的脑子是不是有哪里坏掉了。”

“让医生见鬼去吧,Patrick。”

你很想我,我知道,Patrick,我又何尝不是?

而Patrick此刻想的是,战争结束了,他手里的长剑已经刺进恶魔的身体。黑暗已经消散。

温暖的阳光照进屋子,而Pete和Patrick呢?

Kiss him。Kiss him。

这是他们两个脑子里的唯一想法。


What are you waiting for?

Kiss him,kiss him。

Forever。


FIN。


评论(10)
热度(20)

© 山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