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

读书是头等大事/

Year by year

一周的心情都很糟糕,觉得这周的事情都很糟心
被各种考试蒙头神虐之后,一向让我比较骄傲的英语成绩又刷了个历史最低。
好不容易中秋节能让我喘口气,想想自己除了会写点文之外别无所长,就只能靠写写文拯救一下心情。
这篇依旧脑洞大于天系列……强行HE……OOC预警
感觉自己废话特别多XD

 

【一】
Patrick走后的第一年。

Pete已经无法阻止思念如野草一样疯狂滋长,直到把他的心整个地裹住。
他觉得满世界都是他和Patrick的回忆,他想躲,却又情不自禁地踏入一个又一个回忆中去。
他养了一只棕色和白色相间的肉嘟嘟的兔子,取名叫Patrick。
甚至他还为兔子定制了一顶黑色的呢毡帽。
他抱着兔子,叫它:“Patrick你不要吃那么快。”
“Patrick你就不能少吃一点?又胖了。”
“晚饭之后我带你去散步,Patrick,不要总窝在家里。”
“Patrick我爱你。”
乐队的巡演依然要继续,即使Patrick出了车祸,即使Pete有多伤心。
一切都要照常,甚至要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继续。
Pete只能把他的思念生生地吞回肚子里,然后一个人对着兔子自言自语。
所有人在他面前都避而不谈Patrick,似乎根本就没有这样一个人存在过。

一个黑色的雨夜。
Pete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喝的那么醉。
他只是坐在桥上,麻木地吞下瓶子里的液体,然后静静地坐着,看着雨滴把他全身打湿。
Pete踉踉跄跄地走进屋子,打开灯,就看见兔子趴在沙发上睡的正香。
像极了以前等他回家的Patrick。
他把手擦干,蹲坐在沙发旁,用手去抚摸兔子柔滑的皮毛。
他把脸埋在兔子的背上,有液体一点点渗入兔子细密的毛里。
“Patrick我想你了,你能回来看看我吗?亲爱的。”
黑夜沉寂无声。


【二】
Patrick走后的第二年。

时间带走了很多,比如青春,比如容貌,但却没能带走Pete对Patrick的思念。
相反,Pete的思念随着时间的流逝愈发的强烈。
粉丝们开始渐渐习惯三个人的舞台,习惯Pete站在主唱的位置上。
而当Pete站在Patrick的位置,对着话筒,却总有一种想哭的感觉。
但他不能哭,至少在舞台上不能。
所有人都告诉Pete要振作,要快乐地生活,因为那是Patrick的唯一心愿。
可Pete只是颓然地想,没了Patrick的生活,还能够快乐吗?
但他仍然尽力让自己快乐,尽力让自己比以前更忙,这样他就可以暂时不去想那个总是戴着毡帽,笑容天真而甜美的家伙了。
Pete走到哪儿都带着他的兔子Patrick,似乎这样可以给他一种Patrick还在他身边的错觉。
错觉又怎么样呢?他情愿一直错下去。

 

【三】
Patrick走后的第四年。

Pete逐渐地恢复正常,至少在别人眼里是这样的。
他开始和以前一样和别人谈笑风生,满脑袋都是新奇有趣的笑话。
Pete开始迷恋黑夜,因为当他睡觉的时候,Patrick就会到他的梦里去。
他可以听见Patrick的笑,看见Patrick对着他伸出手。
他突然想起一段话来。
“那是什么?”
“是爱情。”
“那又是什么?”
“是忠诚。”
“那么,这是什么?”
“心灵的追念。”
Pete开始学会放下,学会释然,学会坦荡地接受现实。
他逐渐变回曾经那个总是大笑的Pete,但他觉得有些事情却永远回不去了。
四年过去了,但他对Patrick的思念却有增无减。


【四】
Patrick走后的第六年。

Pete会在他们偶尔放假的时候躲到Patrick家里,一呆就是一天。
他经常去Patrick家把窗户打开通风,或者照顾Patrick的花草。
他喜欢把Patrick的衣服全都铺在床上,然后感受着衣服里Patrick的味道。
他知道这样很蠢,但他就是想这么做。
Pete总是向厨房张望,似乎下一秒Patrick就会端着烤好的牛排出来告诉他可以吃晚饭了。
但他心里清楚那是不可能的。
他偶尔也会怔怔地对着厨房说,“Patrick晚上你想吃什么?”
不过没有人回答他,连别的什么声音都没有。

Pete在Patrick的柜子里发现了Patrick的笔记本电脑。
Patrick不喜欢Twitter,不喜欢Facebook,除了查东西和收电子邮件之外Patrick几乎不会去碰他的电脑。
Pete并不觉得电脑里会存些什么,但他还是打开了。
确实如他所料,什么都没有。
但他最终在一个文件夹里发现了些什么。
一个名叫《Dairy》的文档。
Pete点开了,内容和标题一样,是Patrick的日记。
Pete在踌躇要不要看的时候,他发现每一天的日记里都有他的名字。
他决定看一看。

4.27
Pete似乎忘了我的生日,而且今天他也很晚才回家。外面下了很大的雨,Pete整个人都淋透了。上帝,他为什么不打电话来让我给他送伞呢?
今天一天都很忙,况且今年的生日过不过实在是无关紧要。
……

Pete向下翻。

6.12
今天和Pete吵架了,我非常不想和他吵架,可是我真的很生气。
也许我应该跟他道歉,毕竟我觉得我的态度似乎过激了。
我真的很爱他,我不希望离开他。
oh……该怎么办呢。
……

7.23
今天上午玩的很开心,Andy和Joe简直太棒了。
可惜晚上我做晚饭的时候连着把手烫伤了,简直倒霉透了。
我猜Pete没有看到,因为他并没有问。他一天都心不在焉的,不知道是怎么了。
……

Pete突然想起那天的晚饭,想起Patrick把盘子端出来时候脸上细微的痛苦表情,还有有些红肿的白皙的手背。
他记得他那一天都在走神,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总之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Pete有些难过,他不知道一向怕疼的Patrick那时候该有多疼,多伤心。
Patrick向来就是不善于把自己的感受说出来,同时也不善于把自己的苦痛说给人听。
所以如果不是Pete看出来,Patrick会把这些统统都埋在心里面。
就像那天一样,Pete既然看不出来,Patrick就不会故意告诉Pete,而是在他走之后该处理处理或者直接晾着不管。

可以看出Patrick打的很快,因为有些非常简单的拼写和语法错误.
Pete不想再看下去了。
他觉得他真的很像个混蛋,把Patrick的生日忘得一干二净;无缘无故地和他吵架;明知道他感冒却还是拉着他去滑雪,结果回来Patrick就烧成了肺炎……
Patrick会满足他提的一切要求,无论那看起来是不是合理。
比如他强行拉着Patrick去滑雪的那次。
Patrick感冒他不是不知道,但他只是觉得一个男生应该没有那么娇气。而且他觉得如果穿得够厚就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所以在滑雪场上的兴奋让他自动地过滤了Patrick烧的通红的脸和连站都站不稳的脚步。
他记得他只是一个劲地鼓动Patrick勇敢地向下滑去,因为漫天遍野的白雪导致的兴奋使他早就已经看不见Patrick意识迷蒙的眼睛。
Pete像一个勇士一样向前滑去,而Patrick费力地追逐着爱人的脚步。
直到后来,Pete记得Patrick说他太累了,想要休息。
他现在还记得他当初说过什么该死的话,记得他当初有些不满和近乎责备的语气“Patrick,我们才滑了半小时而已。你一定是平常不运动所以才会累成这样。”
看,他把Patrick感冒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
而Patrick平日里嫩红的嘴唇也变得和雪一样白,他有气无力地跟Pete解释说他真的是累了。
Pete记得他不置可否地耸耸肩,撂给Patrick一句,“那你就在这儿休息一会儿吧,Patrick。”然后转身就走。
甚至他连一句关心的话都未曾说过。
而Patrick勉强地笑,语气里带着满满的歉意,“对不起,Pete。”
现在想想该说对不起的人到底是谁呢?Pete想,总之不会是Patrick。
Pete记得他当初的话也有一番赌气的意味。而事实上他也不明白他赌的是什么气。

而后来Patrick终于追上了像一只箭一样穿梭的Pete,而后者忽略他粗重的喘息和轻轻一推就能倒下的疲惫的身体说,“Patrick你来啦,走吧我们接着去滑。”
然后他就拉着Patrick滑了个够,期间Patrick也不知道摔了多少次。
Pete想起他那时的心情,当时他居然没有一点心疼,甚至也没有伸出手去扶他一把。
他只是看着Patrick扶着树或者撑着软软的雪地慢慢地站起来,把身上的雪拍掉,然后陪着他继续玩。
他们两个没有人提Patrick感冒的事情,直到Pete终于疯够了,直到Pete的理智终于回归大脑。
但他也只能看着Patrick软倒在床上,脸烧的通红,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
这时他才想起Patrick的病,才知道什么是恐慌,什么是后悔。
可是那早已没有什么用。所幸Patrick最终还是康复了。
而Patrick意识昏沉时却还是轻轻地跟Pete说,“没关系,Pete,等我好了之后,再陪你去滑雪好吗?”
Pete除了后悔和心疼之外没有什么别的情绪了。
他现在想起当年任性的自己,觉得有些悲哀。
当年他们都太年轻,身上的尖刺过于尖锐,一不留神就会刺伤爱自己的人。
他们就像两只想要拥抱的刺猬。只是Patrick把自己的尖刺拔了下去,不能拔下去的也都磨钝了。
他只是不想伤害Pete,所以把自己的武器放下,任由他自己在感情里受伤害。
Pete的眼泪砸在电脑上,他抓起Patrick的衣服,眼泪从脸颊滴下。


【五】
Patrick走后的第七年。

Pete拿着一束雏菊到Patrick墓前。
他生生地忍受了七年这种痛苦的思念带给他的折磨,而那将会继续折磨他,直到他的生命终结。
他不想放下,也放不下。
他只要一走进Patrick家,或者看到Patrick的照片,就会想念他灿若星辰的眼睛和明媚如朝阳的笑。
然后想起Patrick早已离开他的事实。
在别人看来Pete现在的状态和以前一样,甚至比以前还好。
但是Pete知道,他不能阻止黑暗时他对Patrick彻骨的思念。
他把Patrick的照片挂了满墙,最终在眼前人的微笑中落下泪来。
但他仍要积极地活着,替Patrick活着。
Patrick不希望看见他伤心,难过,那他就笑出来。
即使那笑怎么看也像是哭。
他已经成熟,可以冷静地面对生老病死,可是面对Patrick他却怎么也迈不过这道坎。

 


【六】
Pete在被子里抓住Patrick的手,然后胡乱地抹掉脸上的眼泪。
他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他梦见他的Tricky永远地离开他,去做真正的天使了。
这个梦太过真实,而且有些事情确实是真实的,这让他更加恐慌。
“Pete……你醒了?”Patrick睡意朦胧,“早饭在桌子上。”
他听见Patrick的声音,稍稍安定下来。
Pete把Patrick拉进怀里。
“怎么了?”
“没事。别离开我好吗?我会想你。”Pete轻轻抚摸Patrick柔软的头发。
“说什么傻话呢?你不会是发烧了吧,难道我就舍得走,就不会想你吗?”Patrick抬起头,把他的手贴在Pete额头上。
“这么凉的手,Patrick你干嘛去了?”
“给你做早饭啊,早上的水总是比较凉,习惯就好了。”
Pete把Patrick的手从额头拿下来,看着有点微红的手,说:“下次记得叫我一起做饭。”
“我觉得你昨天晚上看球赛比较晚所以没想叫你。你就好好睡吧,反正我习惯早起。”Patrick把被子裹在身上,“我再睡一会儿,Pete你要是着急先走就不用等我吃早饭了。”
倔强的小可爱,明明困得要死还是嘴硬说他习惯早起。哪个习惯早起的人会在起床之后再回来睡一觉?
Pete用他的手裹住Patrick冰凉的小手,想了想,轻轻地说,“你愿意和Wentz先生共度此生吗,Stump先生?”
Patrick没有说话,Pete发现他是睡着了。
Pete惋惜于他的求婚被忽视,委屈地抽了抽鼻子。
算了,睡着就睡着吧,反正早晚他是要听到这句话的。
Pete耸耸肩,跳下床,却听见身后的Patrick小声说,“我愿意。”
Pete回头,看见Patrick咬着嘴唇笑,眼睛里满是幸福和期许。
Pete也笑了。
他将紧紧地拉着Patrick的手,年复一年地向Patrick倾诉他的爱意。
即使死亡也不能把他们分开。


FIN.

 

评论(9)
热度(22)

© 山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