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

读书是头等大事/

In the wake of saturday

又是一篇巨长的文艺苏XD

派萌的生日我是按百科上的4月27日来的

 


【一】
现在是四月,正是春暖花开的季节。
而这个春天的早晨,更是充满了勃勃的生机。
这是一个非常适合晨练的清晨,空气格外的清新,湿润的树叶上带着自然特有的味道,花瓣上的露水尚且没有破裂或者干涸。
而正沉迷于梦乡的Patrick并不那么认为。
所以当他枕边的手机发出声响吵醒他时,他很有一种想要拔刀杀人的冲动。
他并没有理他那正狂躁地叫喊着的的手机,而是把手边的枕头蒙在脸上继续睡。
当他意识到这大清早的一劫他注定是躲不过的时候,他不得已地拿起了手机,去接那个电话。
Patrick还是睡得有点晕头转向,所以他忘记了他可以轻松地把这个电话挂掉,然后把手机关机。
而他顶着一头凌乱的金发坐起来接电话时,他的眼睛还没睁开。
“喂……我是Patrick。”他睡意朦胧地说。
“Hello,Patrick。别跟我说你还没起床。”电话那边一个稍稍有点偏细的声音爽朗地问。
“Hi,我可以冒昧地问一下你是谁吗?”Patrick问。
“我是Andy。我说Patrick,你不会睡得失忆了吧。”Andy有些不满,“要是Pete你是不是就听出来了?”
“Sorry,Andy。我真的很抱歉,我没听出来。”Patrick精神了一点,“找我有事吗?”
“晚上有个party,来啊。”
“算了啊,我不喜欢party,再说我今天是打算补觉的。”Patrick很自然地回绝。
“来吧,Pete这家伙不知道去哪了,没人找得到他。就这么说定了啊,晚上老地方见。”说完Andy就挂了电话。
小公主都喜欢用肯定语气说疑问句吗,Patrick把手机塞进枕头底下,然后把自己重重地摔进床里。
Pete去哪儿了呢,Patrick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想,可能是去度假了吧,这么难得的假期,当然要好好玩一玩。
不过晚上的party……要怎么混过三个小时啊,Patrick想。
他讨厌这些社交性质的娱乐,相比于参加party,不如让他睡上一整天更能让他放松。
所以参加party的时候,他都是很尴尬地拿着一杯饮料站在旁边,不动声色地呆上两三个小时。
Pete和他一起的时候,会和他说说话,或者会带他去认识一下其他人,这样还显得不那么无聊。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这么缺少社交的才能,不像Pete每次去参加什么社交活动身旁都会围着一大堆听他讲话的人。
Patrick明白他的优势不在说话上,所以对于参加party时的尴尬场景倒也不是很在乎。
但他同时也是喜欢去参加party的,前提是有Pete参加的party。
因为这样他就能和Pete聊天,看见Pete拿着酒杯穿越人群到门口来接他,听Pete说那些有趣的事情来逗他开心。
最重要的是他可以和Pete呆在一起很长时间,即使Pete什么也不说,但Patrick仍然会是高兴的。
他有一种感觉,他觉得他喜欢Pete,想和Pete在一起。
Patrick觉得脸上有点微微的热,他摇了摇头,打算把这种奇怪的念头从头脑里拔除。
但他发现他不能,甚至有一种不舍得的情绪。
一定是睡觉睡多了,Patrick想。他耸耸肩,跳下床,准备去洗漱。
他不知道本来应该消失的Pete并没有消失。
洗过脸,吃过早饭,他就蜷在沙发上发呆。
他不太喜欢玩游戏,也不喜欢上网,他比较喜欢带着耳机到外面去走走。
不过今天他也不想出门。
Patrick的手机又响了。
“Joe,有事吗?”Patrick问。
“我还以为你听不出我的声音呢,”Joe打趣他,“看来你是睡醒了。”
Patrick只是不好意思地对着听筒傻笑。
“一会出来一起吃午饭啊。”Joe邀请他,“Pete说不能总让你在家呆着。”
“不过Pete倒是把我们撇下自己出去玩了。”Joe故意说,“我们不会请不动你吧。”
“怎么会。”Patrick笑,然后不动声色地打听Pete的去向,“Pete去哪儿了?”
“我估计只有上帝知道了。不过有可能窝在哪儿打游戏呢。”
“那就这么说定了,中午的时候我们去你家找你。对了,今天几号?”
“不知道。”
“好吧再见。”
Joe挂了电话,而Patrick继续举着手机愣神。
挂了电话的Joe终于没有憋住,看着旁边认真打游戏的Pete爆发出一阵狂笑。
“笑什么?”Pete从电脑屏幕前抬起无辜的脸。
“没事,就是想笑。”Joe对着Pete的后背给了他一下,“猜的很对啊,Patrick看来是真不知道今天什么日子。”
“你知道你的问题问的有多傻吗?差点就露馅了知道吗?”Pete毫不留情地打击队友。
Joe表示很鄙视地耸了耸肩走开去找Andy,然后留Pete一个人继续打游戏。
而屏幕上的游戏界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Patrick抱着一只小兔子的照片,照片上的Patrick金发微微挡住眼睛,笑的安静而甜美。
Pete不由自主地用手去碰屏幕上Patrick的脸。
这只可爱的小兔子马上就是他的了,听起来多令人愉悦的一件事情。
Pete不由得笑。
不过某个被算计的小兔子倒是不知道Pete的计划,只是开心地抱着枕头看他一直以来都没有看完的半本书。
多美好而难得的假期,他好不容易可以不工作,可以忘了今天星期几,可以忘了今天到底是几月几号。
当门铃响起的时候Patrick正枕着他看完的书睡觉。
他被门铃声惊醒,从茶几上捡起眼镜,急匆匆地赶去开门。
“中午好,Patrick,你这头发……”Andy首先跟他打招呼,看着他刚刚又弄乱的金发,似笑非笑。
“哦,我刚刚睡着了。现在中午了吗?”
“是啊,我们俩是来找你吃午饭的。”Joe伸手把他乱得惨不忍睹的头发抚平。
“那我去换衣服。”
Joe和Andy在Patrick家里东游西逛,然后看见了餐桌上的日历。
日历还停留在在二月那一页。
Joe不由得有些惊奇,这是多长时间没翻过日历了,难怪Patrick不知道今天几号。
Andy好心地帮他把日历翻到四月,手指自然地滑向27日。
“今天是星期六吧。”Andy问。
“是啊。”
Andy把星期四的27日指给Joe看,Joe把日历拿起来,看了半天,然后抬起眼对Andy说。
“这是去年的日历。”

【二】
当Patrick穿戴整齐和他们俩一起出门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十五分钟。
每当Patrick从食物里抬头出来的时候,就会看见Joe和Andy在窃窃私语。
“你们说什么呢?”Patrick好奇地问。
“没事啊。”Joe摊开手,摆出一个笑脸。
“哦……”Patrick好奇心向来就不强,只是埋头继续吃。
吃过午饭,Andy和Joe借口家里有事,匆匆地走了,剩下Patrick一个人在路上游荡。
他不知道该到哪里去,平常,他都会去Pete家,可是今天Pete不在。
Patrick有一种迷茫的孤独感和无助感。
一种强烈的对Pete的思念似乎慢慢占据了Patrick的内心。
他随便在路边找了一把长椅坐下,有一个人走过来问他时间。
他从衣服口袋里掏出手机去看,屏幕上是他们四个的合照,而Pete的笑脸此时让Patrick觉得莫名地想哭。
Patrick抬起头,以他平素的温和语气告诉他面前的这位年轻人时间,而蔚蓝色的眼睛里似乎有一抹忽明忽灭的亮光闪过。
年轻人走了,而Patrick继续坐在那里。
他也不知道自己坐了多长时间,他只是那么静静地坐着。
“你好像坐在这里好长时间了。”Patrick觉得眼前出现一道黑影,他抬起头,看见刚刚问他时间的那个男孩。
Patrick勉强地笑。
“给,我猜你会喜欢草莓味。”男孩把手里的甜筒递给Patrick。
Patrick在犹豫他是接过来还是怎样的时候,男孩已经不由分说地把甜筒塞进了Patrick的手里。
“你好像不开心。”男孩一边舔手里的甜筒,一边对Patrick说。
“还好。”Patrick把玩着手里的甜筒,看着冰淇淋一点点的变软。
“你怎么不吃?快吃吧一会就化了。”
Patrick小小地舔了一口,一种草莓的甜香在他的口腔蔓延。
他很喜欢甜食,也很喜欢草莓味的甜筒。
不过此时此刻他比较惊异的是这个男孩是怎么猜中他会喜欢吃草莓味的。
“你怎么会知道我喜欢草莓味呢?”Patrick问他。
“似乎说话比较温柔的男生都喜欢草莓味的甜筒。”男孩耸了耸肩,“个人经验。”
Patrick笑了,继续吃手里的甜筒。
“你笑起来比较好看。”男孩评论道,“我想喜欢你的人一定很幸运可以经常看到这么美的笑容。”
Patrick垂下头不说话,但他发现他心里想的居然是Pete会喜欢吗。
他从衣袋里拿出手机看时间,Pete的脸恰好呈现在屏幕上。
“这是……你男朋友?”男孩问。
“不是。”
“你喜欢他?”
“也许吧,我也不知道。”Patrick的头垂的更低。
“他喜欢你吗?”
“不知道。”Patrick显得沮丧极了。
男孩一脸我早就知道的表情,然后伸手拍了拍Patrick的肩膀。
“我以前一点都不爱说话,甚至在学校和老师说话都吞吞吐吐地说不清楚。”男孩托着下巴,若有所思地说,“后来我喜欢一个男生,他总是会陪着我,陪我说话,陪我打球,陪我去演话剧。然后鼓励我去和别人交流。”
“可我真的不清楚他究竟喜不喜欢我,我觉得他对我似乎就是像朋友那样。”
“后来我读了一本书,书写的很烂,不过有一句话还是值得一看的。”
“它说:‘如果你确定你真的爱某一个人,那你就应该勇敢的一试。’”
“后来我试了,结果出乎我的意料,我很容易地成功了。不过我赶得也巧,那天他正打算跟我表白。”男孩笑,“我觉得你应该比我大吧,我想这种道理你不会不懂。”
“谢谢你。”Patrick抬起头,直视着对面那个男孩浅棕色的眼睛。
“不谢。我只是觉得你一个人坐在这好像很孤单的样子,就来安慰一下你。”男孩眨着眼睛,“不过我的故事可都是真的。信不信由你。”
“我当然信。”Patrick轻轻地说,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的金发软软地垂下挡住眼睛的一部分。
挺可爱的男生,对面的男孩想。
“祝你幸福。好了我得走了。不然等我回家的时候他指不定怎么和我闹呢。”男孩站起身来,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我们会再见的。”
说完男孩就消失在人流中,而Patrick也站起身来若有所思。
男孩走到街角,从衬衫口袋里拿出手机。
“你给我的任务我可是完成了啊,Pete。不枉我昨天和Troy回顾了一天我们的恋爱史,才写了这么一个精彩的剧本。”
“好吧,Vincent,我本来以为你会失败的。”
“你什么意思,Pete?”Vincent笑问。
“字面意思。”
“反正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你能不能成我就不管了。”Vincent讽刺道,“虽然Patrick看起来很喜欢你的样子,不过我觉得你失败的可能性可比我大。”
“你最好抓住这最后的机会好好想想你到底喜不喜欢他,别到时候后悔。”Vincent打趣Pete,“Patrick人很好,可别毁在你手里啊。”
“我没时间再考虑了。我爱他,想照顾他一辈子。”电话那边的Pete很坚定。
“那就好。行了我得回家给Troy做饭去了,晚上见。”


【三】
Patrick又在街上逛了一会之后才回家,他开门的时候,恰巧有一条短信发过来。
他打开手机看,是Andy发的。
Party是晚上七点,别忘了啊,Patrick。
                         Andy
要是平常,他会去看看自己应该穿什么衣服,戴哪一顶帽子,不过今天他只想坐下来好好想想。
他觉得他喜欢Pete。这种喜欢似乎不仅仅是朋友之间的理解和关心,好像更进一步。
他想和Pete名正言顺地在一起,他想要牵着Pete的手,每时每刻都和他在一起。
他今天已经快被思念淹没了。
可他应该试一试吗?Patrick有些困惑。虽然他也明白他应该勇敢地去表达自己的爱。
可是他害怕Pete的拒绝,害怕他们俩以后连朋友都没得做。
他习惯了Pete在他身旁,甚至他都不敢去想象没有Pete在的世界会怎么样。
Patrick静静地坐着,静静地想。
他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等他今天晚上从party回来就给Pete打电话。
告诉他自己其实很爱他。
而Pete此时当然不知道Patrick的小心思,他正在布置场地。
他只是让Vincent拿着Patrick最喜欢吃的草莓甜筒去找Patrick。他太了解Patrick,知道Andy和Joe走之后他一定不会回家,而是随便找个什么地方坐着。
但他也只是隐隐地觉得Patrick喜欢他,所以才会让Vincent去试探Patrick,顺便鼓励他一下。
Patrick太小心,若是Pete真的没有看出来他对自己的爱,那Patrick宁可会让他的爱烂在肚子里,也不会说出来。
他总是这样,并不主动,于是总会错失很多机会。
“蛋糕呢,Andy?”Joe问那边吹气球的Andy。
“蛋糕不是Pete负责的吗?那是他的东西,和我有什么关系?”Andy继续吹他手里五颜六色的气球。
“哦,对。我还没做完呢。”Pete猛然想起烤箱里的蛋糕,“奶油在哪儿?”
“谁知道。厨房里吧。”Joe忙着摆蜡烛,“你看看柜子里有没有,我记得不知道是谁好像买了。”
“不过我的蛋糕目测好像……不太对劲。”Pete看着盘子里有点褐色的东西有些无奈,“现在重做来得及吗?”
“凑合吃吧。只要没糊的太厉害我们都能吃。”Joe说,“就是不知道Patrick能不能接受。”
“重做肯定是来不及了。你就挑个软一点,正常一点的部分切下来抹奶油得了。”Andy说。
结果那个原来比盆还大的蛋糕最后只剩下碗那么大。
“上帝,Andy你把吉他放哪了?”Joe问。
“好像扔进阁楼里了吧,你自己去看看。”Andy忙着在盒子上打蝴蝶结。
“算了。我只是很担心咱们三个这手忙脚乱的样六点半之前能不能弄完。”Joe摊开手,去柜子里拿蜡烛。
“要是弄不完被Patrick发现咱们三个都得完蛋。”Andy用剪子剪下多余的缎带。
“Pete你的蛋糕做完没?我们就剩一个小时了。”Joe向厨房里的Pete看去。
“那个……做是做完了,能不能吃是两码事。”Pete看着面前抹得五颜六色的蛋糕不由得怀念Patrick烤的蛋糕来。
“然而那并不重要。你还是赶紧过来帮忙吧。”Andy看着凌乱不堪的屋子,说,“现在好像我们应该把屋子整理一下。”
他们三个就焦头烂额地在屋子里收拾着。

【四】
Patrick不知道他要遭受的惊吓,他只是在衣柜前面想想自己应该穿什么去。
Patrick想,反正他就站那望望天,也不用穿的太隆重。于是他从衣柜里抽出平常穿的一套。
当他把小黑帽扣在头上准备出门的时候,正好是六点半。
Andy说的老地方是Joe以前的老房子。
Joe后来不在那里住了,那里就变成了他们四个聚会的地方。
那里离Patrick家比较远,不过就在Pete家附近。
当Patrick走过Pete家时,他下意识地向楼上看去。
没有灯,也没有响声。看来Pete不在家。
Patrick怅然若失地继续向前走,走到了房子前,他觉得很不对劲。
这里很安静,没有吵闹的舞曲声,也没有酒杯碰撞的叮咚声。甚至灯也是关着的。
Patrick走到门前去敲门,但他发现门没有锁。
他蹑手蹑脚地推门进去,面对无边的黑暗他有种莫名的恐慌。
门被风轻轻关上,站在黑暗的客厅里,Patrick觉得有点害怕。
他向前走。
突然,灯被打开,Patrick后退,天花板上满是气球,披着一身彩带的Pete,Andy和Joe站在沙发后面。
“Happy Birthday,Patrick!”
当他们三个捧着狼狈不堪的蛋糕过来想要拥抱Patrick的时候,Patrick还没反应过来。
Joe把一屋子的蜡烛点燃,然后把灯关上,屋子里跳动着金黄色的烛火。
“高兴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Patrick?”Joe开他玩笑。
“今天……是我生日?”Patrick有些疑惑。
“你连你自己生日都不知道?”Andy扯过桌子上的日历,“喏,4月27日。”
Patrick笑,走上前去拥抱他们,眼泪默默地流下来
“其实你不用哭的,Patrick,我们都是朋友。”Joe用手擦掉Patrick的眼泪。
Andy在后面暗暗地掐了Joe一把示意那是Pete的工作。
此时真正的策划者被冷落在一旁纠结地看着盘子里的蛋糕。
“Pete。”Patrick终于出声叫他。
“你为什么骗我?”Patrick走近他,“我很想你。”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Patrick的心里其实是很不安的。他猜不到Pete的反应。
而Pete觉得整个人兴奋起来,他连忙把手里的蛋糕塞进Joe手里,抱住Patrick,“我也很想你。”
这不是Pete计划好的桥段。
Pete没料到Vincent的暗示给了Patrick那么大的影响。
他计划着先祝Patrick生日快乐,然后再跟他表白。他没想到Patrick会这么说。
Pete抱着Patrick,然后给了Andy和Joe一个暗示的眼神。
于是他们俩识趣地走出了房子。
站在房子外面,他们俩开始扯身上的彩带。
要不是他们几个急中生智把来不及收拾的彩带全披在身上做装饰的话,那屋子指不定乱成什么样子。
“嘿,Andy!你们俩怎么跟个吉祥物似的。”Vincent出现在他们俩面前,“怎么样。”
“要是不怎么样的话就不会把我们俩赶出来了。”Joe感叹。
“所幸我们还有生日蛋糕可以吃。”Vincent拿起蛋糕上的叉子准备大吃一口。
“Vincent。看在我们朋友的份上我提醒你一下,那是Pete做的。”
Vincent幽怨地放下了叉子。

【五】
屋子里的Patrick和Pete当然不知道外面三个人的吐槽。
Patrick抬起头看着Pete的眼睛。
“Patrick。我喜欢你。”Pete郑重地对Patrick说,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我愿意守护你,我的小天使。我希望今后的每一天都可以有你的陪伴。”
然而这短短两句煽情的话足足让Pete想了两天。
“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Pete小心翼翼地问。
“愿意。”Patrick快速地回答,没有一丝犹豫。
“我也喜欢你,Pete。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习惯你在我身边,我知道你一直都希望我正视自己的感情,而今天我终于做到了。”
“其实如果你今天要是消失一整天的话,我本来想在party结束的时候打电话给你,告诉你我一直都很喜欢你。”Patrick鼓足勇气把他想说的话全都说了出来。
他们只是相互对视,然后笑,没有人说话。
Patrick不善言辞,而Pete也不经常说那些听起来甜腻非常的话,所以他们相顾无言。
而趴在窗户上偷看的三个人此时也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开门进来。
“Hello,Patrick。我就说过我们一定会再见的。”Vincent伸手,“Vincent。”
“Hi。”Patrick握住Vincent的手,脸上浮现出幸福的笑。
“看见你们幸福的模样真开心,如果没有Pete自制的蛋糕捣乱的话。”Vincent笑着说。
Pete窘迫地笑,而Patrick此时转头对Pete说:“没关系,我教你。”
于是在众人暧昧的笑容里,Patrick脸红了。
“喂喂,我说你们要是再欺负Patrick,当心Pete动手哦。”Vincent调笑。
“Vincent你今天话有点多,看来Troy今天没收拾你。”Pete警告他。
“我又没犯错误,我亲爱的Troy怎么舍得收拾我。”Vincent耸肩,“走吧咱们还是去门口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比较好。生日快乐,Patrick。”
于是房间里又剩下他们两个人。烛光飘摇着,他们的影子投在洁白的墙上。
现在他们更加不需要说什么了。
“你真的想教我?”Pete问。
“只要你想学。”Patrick一脸无所谓的表情。
Pete牵着Patrick的手坐在沙发上,今天之后,他们就不再是独立的个体。
他们是彼此的,互相联系,互相交集。
Patrick扭头看正在认真地欣赏他的侧脸的Pete。
“Thanks,Pete。”
我也很感谢上帝把你带到我身边,我的Tricky。


FIN.

 

 

评论(2)
热度(20)

© 山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