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

读书是头等大事/

Saturday

OOC预警……

 


炎热的夏季。
丁香花的味道在热空气里发酵,让人越来越觉得憋闷。而直射的阳光到处反射晃得人眼睛疼。
这是目前为止这个炎热的夏季中最热的一天。
特别现在还是中午。
当Pete缩着手脚从开足冷风的地铁站出来,被一大团热浪击中的时候,他突然有些怀念地铁站的冷风了。
尽管那冷风开的像冬天一样。
Pete苦着脸向旁边一家快餐店走去,店外排了长长的一条队。
Pete此时的心情很复杂。
不过为了Patrick,他还是得排队。
如果不是Patrick一星期以来一直在午餐时间跟Pete说他想吃这家的巨无霸汉堡,还附带那种像小孩子得不到糖的委屈表情,他才不会从他的住所穿越大半个城市来买。
站在队伍的最后,Pete有些愤愤地想。
不过谁让他就吃Patrick这一套呢。
算了,如果我把他养胖的话,就没人跟我抢了。
想到这,Pete恼意全无,不由得看着花坛里被晒的萎蔫的花草傻笑。
他没看见路人复杂而微妙的表情。
不过就算看见了又怎么样,他Pete Wentz从来不会在意。
不过要是换了Patrick说不定会窘上好半天。
Pete看了看表,午餐时间了,不过Patrick并没有给他打电话。
“Hey,guy!往前走!”Pete身后的一个壮汉冲他挥舞着拳头。
Pete才发现他前面已经空出了很大的一块位置。
“抱歉。”Pete连忙向前走,一时间忘记Patrick为什么没打电话催他的事情。
而Patrick之所以没有催他,是因为他在睡觉。
事实上一个小时之前他还在练弹唱,而炎热的夏天果然有很棒的助眠作用。
所以二十分钟之后他终于成功地被自己的曲子和歌声催眠。
他的吉他被他随便放在了地毯上,而厚厚的一本曲谱也被他盖在了脸上挡阳光。
但很快他像是突然被人推了一把,突然惊醒。
他揉了揉头发,伸了个懒腰,抱起地上的吉他继续弹唱。
“I don't know where you're going
But do you got room for one more troubled soul”
但Patrick发现了一件令他惊恐的事情。
他的声音正以很快的速度哑下去。
他听见他的声音一点点的变得喑哑,直至一个歌手无法忍受的地步。
最后他的声音嘶哑到连正常说话都很难听清楚。
Patrick惊慌失措,但他的声带却再也发不出那种令他熟悉的声音。
他尝试着发出他平日的声音,试着唱歌。
但失败了。
这也许意味着他将再也不能唱歌了。
一种从未有过的寒冷弥漫至他的全身,他慌乱地颤抖。
他喜欢音乐,喜欢唱歌。对于他来讲,唱歌并不仅仅是他的事业,也是他的乐趣。
而音乐是他的信仰。
他明明只应该因为他再也唱不了歌而感到悲伤与心慌,而Patrick现在却觉得他还有另一种更强烈的其他的感觉。
他害怕现在连吐字都不清楚的他会被Pete嫌弃。
再也不能唱歌的自己,应该也没有资格再留在Pete身边了吧。
Patrick觉得无助和寒冷,他很想Pete现在能抱紧他。
而Pete果然推门进来。
“Pete,先听我说,”Patrick用连他自己都听不下去的破碎的嗓音说,“看我现在这个样子。你还会爱我吗?”
Pete有些迟疑,而Patrick把他的迟疑尽收眼底。
“我知道了。”
“不不,Patrick,你听我说……”
“先出去好吗?我想一个人呆一会。”
Pete踌躇了一下,最终还是走出去,关上了门。
当屋子里又恢复刚刚的寂静时,Patrick刚刚的冷静被击溃。
他早就应该料到这样的结果不是吗?也许现在放手还可以为他保留一丝再被爱的尊严。
眼泪顺着他白皙的脸颊滑落。
可他亦是不甘心的。他觉得Pete听到他的声音以后一定会安慰他,告诉他没关系的。
但Pete却在他伤心的时候为他关上了大门。

 


此时无辜的Pete正从外面回来,提着一大袋吃的,不知道在Patrick的梦里发生了什么。
刚开门他就看见Patrick蜷在沙发上睡觉,吉他被扔在一边,琴谱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掉在了地上。
Pete哑然失笑,他拎着手里东西放在餐桌上,然后捡起地上的乐谱。
他突然发现安静地躺在沙发上睡觉的Patrick脸上流过晶莹的液体。
“Pete……”Patrick轻声呓语。
Pete听见Patrick叫他的名字。
“Tricky?”Pete把他摇醒,不知道他又做什么噩梦了。
Patrick一睁开雾蒙蒙的眼睛,就看见眼前放大的Pete的熟悉的脸,他迅速地抱住Pete,死死地扣住他,半晌才放开。
“Tricky,你梦见了什么?至于吓成这样。”
“我梦见我再也不能唱歌了。”Patrick闷闷地说。
“不就做了个梦吗?再说,就算你不能唱歌又怎么样,以后我养你啊。”Pete打趣他。
他知道唱歌对于Patrick有多重要,但他真的不想看Patrick伤心。
还仅仅只是因为一个虚无缥缈的梦。
”可那是我的梦想。”Patrick认真地说。
“我知道,Tricky。就跟你开个玩笑,这么认真。”Pete看着一脸严肃地跟他谈梦想的Patrick只觉得想把他抱在怀里狠狠揉他头发。
“然后呢,还有吗?”
“然后,你也不要我了。”
“……”
Pete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伸手把那头睡了一个小时之后乱七八糟的金发揉的更乱。
“那不可能。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不会不要你的。”
“嗯。”
“好了,把吉他装起来,吃午饭了。”Pete把地上的吉他递给Patrick。
站在餐桌面前,看着装食物的袋子,Pete意识到自己似乎买多了。
正当他考虑是不是要分出去一半明天吃的时候,他突然想起Patrick的梦来。
他是太没有安全感了吗,才会连做梦都会梦到被自己抛弃。
他又想起Patrick委屈地咬下嘴唇的表情,想起他认真地练歌时的表情……不由得微笑。
Patrick这么可爱,他怎么舍得放手。
于是他把分食物的手停了停,然后把它们都拢在一起。
算了,反正这种东西无论多少Patrick都能吃得下。
可是又有人嘲笑Patrick胖了整整一大圈,顺带讽刺了下Pete未免宠的太过。
好吧“有人”是Andy和Joe。
Pete很纠结,看着沙发上偶尔露出的金色发顶,耸了耸肩。
不管了吃吧,他Pete的人,想怎么宠就怎么宠。
即使胖了又怎么样,他喜欢的是Patrick,和外表无关。
“我好像闻到了巨无霸汉堡的香气。”Patrick笑着说,心里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真聪明。回头,Patrick。”
Patrick回头,就看见Pete提着沉甸甸的纸袋对着他摇晃着。
“Pete!谢谢,你真好。”Patrick几乎尖叫着冲向餐桌。
当Pete还没有把东西都拿出来时,就看见Patrick已经洗过手开始大嚼特嚼。
“我爱你,Patrick。而且……”
Pete看见Patrick狼吞虎咽的架势之后,后面的话就自动地被吞回了肚子里。
这本来就是一个炎热的天,空气里都是甜腻的花香,不需要多余的甜言蜜语来修饰。
即使这甜蜜也许不会长久。
但是他需要做的,只是用行动来证明他的真心。
至于Pete那句未曾说出口的话,是这样的:
而且,无论发生了什么,无论你变成了什么样子,你永远都是我心中最爱的Tricky。

屋外的温度似乎降了些。
但屋子里却有一种难言的温情在持续地升温。
并没有人说话,但是他们微笑着看着彼此,眼神里传递着人世间最动人的情话。
我爱你。


FIN.

 

评论(2)
热度(23)

© 山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