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

读书是头等大事/

Where Did The Party Go

在苏文的迷宫里绕了半天,

反省了上篇文艺苏之后又作死来一篇XD

嗯……OOC




窗外的雨一直在下。

也许下了半天,一天,甚至更长时间。

但那并不重要,许多人喜欢它。

雨滴是剔透的,像圆润的易碎的水晶,而连在一起的雨线像是把它们系在一起的绳子。

尽管雨线就是狭长的雨滴,但那也不重要,它们是一体的。

当雨滴掉在地上的时候,碎裂开来,于是一串明亮的水晶不可逆转地碎了一地。

有人觉得雨美,于是拿手去接,结果只接到了一些水。

一些毫无活力的死水。

所以人们便颇不以为然,低着头匆匆走了。

可是只有在下落的一瞬间雨才是水晶,而破碎是它的命运。

一种破碎的美。

更何况它并没有破碎,只是静静地融进了土地,期待着自然规律的再次降临。

坐在窗边的Patrick把手伸出窗外,想摸一摸雨,却因为房檐太长,只抓到一丝丝凉爽的空气,带着迷蒙的水的雾气,湿漉漉的。

屋子里很暗,但是Patrick并没有开灯,只是桌子上的台灯发出温暖的白色光芒。

但这已经够了,黑暗中的一点微弱的光都是可贵的。更何况并没有黑到那种程度。

雨渐渐地小了些。

Patrick从窗边的椅子上站起来,到桌子旁边坐下,桌子上摆着浅蓝色的信纸,还有一支紧紧盖着盖子的钢笔。

也许在这最后的时间里他该写点什么,Patrick想。

于是他把钢笔盖子打开,笔尖轻轻触着信纸,却略过了称呼语,直接开始正文。

       “记得我们第一次遇见的时候吗?也是这样的雨天……

Patrick不由得想起很多年前,他和Pete相遇的场景。

那时候Patrick还是一个穿着红褐色条纹校服,一举一动中规中矩,扔到人堆里就看不见的听话学生,而Pete已经是学校里一支乐队的主唱,小有名气,经常会有女生围着转,笑容恣意而骄傲。

他们在一个年级组,不过不是一班。

Patrick去看过Pete在学校的演出,很精彩,尤其是一头金发,抱着吉他在舞台中间高歌的Pete更是全场焦点。

Patrick没有看完那场演出就走了,因为还有厚厚一叠作业等着他去做。

他没有看见舞台上的Pete意味深长地看他离开。

几个星期之后,一个雨天,Patrick去图书馆,抱着一本晦涩的培根随笔慢慢地读,心思却不在上面。

他满脑袋都是Pete在舞台上意气风发的模样。

“你听说了吗?Pete的乐队要收新的吉他手。”Patrick听到对面的一个女孩小声说。

我也会弹吉他。Patrick突然想。

但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他知道他现在不应该想这些,他应该读完手里的书,无论它多无聊,都要读完,然后写一篇精彩点的读书笔记,这样他又可以获得A+的成绩。

但他有点怀疑这是他喜欢的吗?

在学校他应该有成绩,在家里他应该听话,在外面要学会忍让。

这些他都做到了。

可他真的喜欢吗?

Patrick摇摇头,觉得自己今天想的太多。刚打算继续读书,眼前阳光却被挡住。

Patrick抬头,是Pete。

“Hi,我记得你在学校礼堂看过我演出。”Pete向他打招呼,“Pete ,Pete Wentz。”

“Patrick Stump。”

Pete看着Patrick细碎的金发,伸手帮他整理。

好软的头发,Pete一瞬间想。

而Patrick有些微窘,只是看着Pete,不说话。

“你的声音很好听。”Pete微笑,“会弹吉他吗?”

“会。”

“有兴趣跟我们一起玩玩吗?嗯……我的意思是,加入我们。正好我们乐队缺一个吉他手。”Pete停了停,Patrick一瞬间甚至害怕他会改变主意,“你的声音很棒,很适合做主唱。”

我吗?Patrick呼吸一窒。

“怎么样?”

Patrick鬼使神差地点头。

这是他第一次跟随心里的声音行动,而不是再三权衡利弊,缩手缩脚。

于是他交到了第一个朋友,Pete Wentz。

当时他不会想到他们的友情可以维系十余年,也不会知道后来的事。

Patrick想,如果他当年知道现在的结果,还会不会选择认识Pete。

可是他发现他还是会。

抬头看看墙上的挂钟,他整整想了十分钟,如果他再继续想下去,在飞机起飞前他都写不完。

是的,他要走了,离开这个地方,独身一人。

并且不一定会再回来。

尽管时间比较紧迫,Patrick仍然希望写完它,无论它是会在这落灰还是会被Pete看到。

这是他的心里话,亦是他日后相依为命的回忆。

Patrick提笔,继续写。

        “我想你可能已经不太记得了,Pete。但我……又怎么能忘记呢?后来有一年你几乎整整消失了一暑假,而我,也几乎郁郁寡欢了一暑假。虽然当时我没有告诉你我的想法,但说实话我确实是沮丧极了……

Patrick想起那年明媚的阳光,想起他坐在台阶上的等待。

他甚至连吉他都没有弹,只是喜欢每天坐在窗边,一边写作业一边仔细听外面的动静,看Pete是不是回来找他。

Patrick承认,当时他就已经对Pete生出一种莫名的情愫,所以Pete的离开才让他觉得恐慌。

他已经孤独的太久。

他已经习惯了Pete的陪伴。

所以当Pete拦住在路上心不在焉行走的他,并把一块榛仁巧克力准确地塞进他嘴里的时候,Patrick觉得很开心。

不仅仅是因为嘴里正在融化的甜腻的巧克力丝滑的触感,更重要的是因为Pete的归来让Patrick感到莫名的安定。

所以Patrick当时一下抱住了Pete。

而Pete并没有把他推开,他愣了一下,然后回抱住Patrick。

后来?

后来Pete给了Patrick一大堆那种巧克力。

Patrick还记得Pete当时说”喏,给你带的,少吃点,你可是有粉丝的人。已经有粉丝投诉你越来越胖了。”

却还是把他带回来的甜品统统塞给Patrick。

Patrick不止一次问过Pete为什么不吃,Pete只是挑眉说,

“我才不会吃这种哄小孩的玩意儿。”

于是Pete把口袋里甜的发腻的巧克力糖也统统塞给“小孩”,而“小孩”一脸满足吃的很欢。

然后Patrick为了表示感谢给Pete带了他亲手做的沙拉,整整一周。

然后看着Pete惊喜地把每一份都吃完,吃完还不忘赞美Patrick,

“Tricky你简直太棒了。”

从那时起,Pete就开始叫他Tricky。

后来他知道了,Pete并不喜欢吃沙拉,甚至到了讨厌的地步。

事实上Patrick也不懂自己究竟为什么这么喜欢跟巧克力搭边的东西,而且一吃就没个完。

不过有些事情是不需要原因的。

就像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后来他会爱上Pete一样。

没有原因,没有为什么,无论对错。

只是来自内心深处的召唤而已。

Patrick的笔尖继续在信纸上滑动,字句流畅地从笔尖流淌而出。

       “似乎当时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有勇气一般,我开始与身边的人接触,和他们打闹玩笑,学着像你一样在演出时与台下的同学们互动。也许起初我做的并不好,而且很拙劣,但不得不说我终于有勇气做这些一直以来就想做的事情。真的很感谢你,Pete。”

       “后来,你跟我表白。那是在我们毕业之后的事情了……

Patrick看着架子上一罐纸折的星星,微微地笑。

     “你把我叫出来,我还以为是什么事,结果你就送了我一罐纸折的小星星。说实话,叠的并不算漂亮,但我现在仍然很好奇你是从哪里学到的。”

       “当我问你有什么事的时候,我看到你欲言又止的神色。我不擅长揣摩人的想法,所以你当时真的让我觉得一头雾水……”

Patrick从架子上把罐子取下来,想起当时的一幕,不由得微笑。

那时已经很晚了,星星和月亮正是明亮的时候。

而Pete一脸纠结地看着Patrick。

Patrick不停追问Pete到底想说什么,而Pete的慌乱明明白白地写在了眼睛里。

“呃……我……假如,Patrick,假如。”Pete扶住Patrick的肩膀,一脸认真,“假如说我爱你,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Patrick记得他当时惊讶到除了眨眨眼之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不过心里莫名其妙地觉得开心。

于是他又一次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Pete高兴地把他揽在怀里,Patrick第一次看到Pete这么高兴。

“Tricky我爱你。”

Patrick觉得这句话像巧克力蛋糕一样甜,但却不会腻。

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他都这么觉得。

     “我看见你眼睛里的期盼,我猜你没有想到我会答应,也许你觉得我不可能接受GAY。”

    “Pete,我妈妈在临死之前对我说过,只要两个人真心相爱,无论种族和性别,他们的爱情都是有意义的,珍贵的。”

    “我相信你,也相信你给我的爱情。”

    “同时我把我的爱情给你。”

Patrick听见雨声已经弱得几乎没有,他继续提笔写。

    “我觉得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很幸福,至少对于我来说是这样的。我们很少有争吵,很少有矛盾,无论发生了什么,你每一次都迁就我。”

    “即使是正常的异性之间的恋爱,也难免会有争执,而我们并没有,这一点令我很骄傲。”

    “我记得我们牵手逛街的场景,记得你带我去你朋友的party,记得你向朋友骄傲地介绍我时说这是Wentz先生,记得在我生日的时候你跑几条街去买我最喜欢的巧克力蛋糕,甚至记得你会把我经常用到的东西放在矮一点的架子上。”

      “你会陪我一起做饭,尽管大多数时间你只是在捣乱;在地铁上我睡着的时候你会轻轻把我的头靠在你的肩上;你会嫌弃地说我又胖了却在吃饭的时候把我喜欢的统统留给我;会在我沮丧地想要减肥的时候陪我一起锻炼和节食;甚至会讲睡前故事给我听。”

      “我被你保护的太好,Pete,我甚至担心我会被你宠坏。”

     “我也很爱你,Pete。”

     “而我们最后还是分手了。”

Patrick写下这一句之后,突然听到一声雷鸣,然后大雨又重新开始洗刷这个世界。

狂风卷着雨滴拍打玻璃,像炮弹一般。

     “我看见你在我家门前徘徊,于是便叫你进来。”

    “如果我知道你是来跟我道别的,我会再多看看你的。”

   “你并不敢看我,Pete,只是告诉我我们之间结束了,而且结束得彻底,再没有重头来过的可能。”

一滴眼泪落在桌子上。

Patrick抽了抽鼻子,继续写。

    “我知道你很伤心,因为我看到你的眼泪。而你故意把自己说的像移情别恋的男人一样,你说你不再爱我。”

   “我们都不得不屈服,在现实面前。”

   “我知道不再有回旋的余地,我也知道你的父母不会接受你的恋情。而你是那么爱他们,所以我不介意做唯一的牺牲品。”

   “而且我也相信你是爱Chloe的,你提到她的时候,眼睛里会发出光彩,就像你曾经看我一样。”

   “然后你就消失了,Pete。整整五个月。到目前为止我都没有再见过你,也没有听到你的消息,直到那天Andy来送了你的结婚邀请函给我。”

Patrick拿过桌子一角的粉红色卡片,烫金的Pete Wentz的字样刺眼。

右边写着一个陌生的名字:Chloe Charles。

纯正的女生名字。

       “我没想到这个消息来的如此之快。”

Patrick抬头望一眼挂钟,速度加快了些。

       “反正无论如何,祝你们幸福。”

       “我马上就要走了,最后我只能说,Pete,我没有后悔爱过你。

       曾经我很爱你,现在是,将来也会是。”

        “再见。Good Luck。”

Patrick深吸一口气,在信尾签上自己的名字,当最后的“p”写完之后,他觉得力气似乎都被抽干了,但他仍在第一行空着的地方端正地写下Pete的名字,然后用装星星的罐子压好。

Patrick压低帽檐,拉着行李箱,撑着雨伞,默默地走向了机场,眼眸暗淡无光。

他最终还是要放手的,无论曾经多么相爱。

他是一个男人,如果不被爱,那么至少要保留尊严默默地走开。

所幸他良好的记忆力给他以慰藉,他可以记住和Pete种种的过往。

一字一句似在眼前。

Patrick没有告诉Pete他的离开,而Pete也没有告诉Patrick他并不爱Chloe,那只是突然冒出的可笑的什么婚约一类的东西而已。至于妻子与爱人,Pete认为他分的很清。

他们都想让对方死心,所以一个装着花心,一个装着不在意。

他们都有秘密,很公平。

所以一个带着永不落幕的回忆去了远方,而另一个在不知情的思念里孤独终老。

命运给了他们此生不换的爱情,而代价却高昂十倍。

尽管这听起来很残忍,但一切美好的事物,都需要付出代价去交换。

这很公平。

FIN.

评论(2)
热度(29)

© 山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