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

读书是头等大事/

圣诞欢歌

题目来源于狄更斯先生的小说《圣诞欢歌》

这篇文目测略长,又是误会梗,可能文艺苏QAQ

嗯……好像OOC,过程渣T^T

然后我改了很多次,但就是觉得别扭,所以发出来求各位指点QAQ

『一』
圣诞节前夕。

大片的雪花簌簌地从空中落下,在地上积了厚厚一层。

这令孩子们感到莫名的激动和快乐,他们戴着手套,围着厚厚的围巾,在雪地里笑闹。

路两旁的商店和人家,都挂着圣诞节的饰物。高高的圣诞树上挂着彩灯,也挂着类似小礼物包一类可爱精致的小玩意。

人人脸上都带着幸福的笑意,似乎这是一年里最快乐的日子。

光明照耀在此时,而痛苦与黑暗烟消云散。

不过黑着脸在雪地里快步行走的Pete,丝毫不给人幸福的感觉。

即使他抱了一盒巨大的圣诞礼物。

包装精致而独特,看得路人满心羡慕。

而Pete现在满心只想冲进那个叫Patrick的家伙家里,然后摇晃他问他为什么不接电话,不回短讯,连Email也不回他一封。

上帝保佑,从早晨到现在,准确地说是从昨天晚上Patrick关门离开起,他已经不知道发了几十封邮件,打了几十通电话,发了几十条短讯。甚至连Patrick一向忽略的Skype他都发了。

可他该死的宝贝儿就是不回。

这不是一个好兆头。

Pete有些慌乱。

他敢打赌这辈子,除了向Patrick表白那次之外,他就没有这么心慌过。

他害怕Patrick会做出什么傻事。

他太了解Patrick了,甚至多于了解他自己。

他知道Patrick总会多想。

他知道Patrick容易自卑。

他知道Patrick心思敏感而细密。

他知道Patrick喜欢在伤心时把自己藏起来。

他知道Patrick一定会蜷在家里的某个角落,眼泪默默流过脸颊,却会在下一秒他冲进来抱紧他时擦干眼泪,笑着说没事,只是迷了眼。

甚至不会问他牵手的女人又是谁,只是在Pete看不见的地方静静流干眼泪。

甚至不会去麻烦谁,不会打电话找谁倾诉。

而第二天又变回原来那个活泼可爱,爱笑爱闹的Patrick。似乎他的伤心和眼泪就没有存在过。

有些人受了委屈之后会向全世界哭诉,哪怕一点小伤也会大呼小叫。

偶尔的无视就觉得不被重视。

而有些人受了委屈之后,只希望找一个安静的角落,独自舐伤。甚至会佯装无事,告诉你他很好,然后把撕裂的伤留给自己解决。

Patrick就是这样的人。他不哭不闹,依旧温和的笑,牵着你的手,看起来没事的样子。

但心里却痛得颤抖。

他心疼这样的Patrick。

所以他小心翼翼避免一切会和别人发生暧昧举动的可能。

可是昨天好巧不巧的,他那爱开玩笑的姐姐Lucy从欧洲旅行回来,一见面就给了他一个热吻,然后牵着他的手就没松开过。

如果不看Pete有些木然呆滞无所谓的表情,真会有人认为他们是热恋中的情侣。

直到Patrick来敲门,Pete才挣脱姐姐的手跑去开门。门外站着穿着肥大的黑色羽绒服的Patrick。

Pete记得,裹在羽绒服里的Patrick显得比往日更单薄了些,白皙的脸冻得微红,黑色的毛线帽子落满了雪。

“Tri…”Pete“ki”的音还含在嗓子里时,他的姐姐就跳了出来,说了让Pete现在还咬牙切齿瞠目结舌的话。

“Hi,小帅哥,你是来找我男朋友的吗?”

说完牵起Pete的手,身体贴近他,在他脸上印下一吻。

Pete只觉得脑袋里的火山轰然喷发,他连辩解都没来得及,就看见Patrick垂下眼帘,遮住蔚蓝色的眸子,礼貌地后退。

“对不起,走错了。”

然后轻轻带上门。

Pete知道Patrick没认出他姐姐。

Pete似乎已经看见Patrick眼睛里含着的眼泪了。

他想立刻去追Patrick,告诉他,Tricky你这个傻瓜,那不是真的,那只是我姐姐,记得吗你当年见过的啊。

我永远都只是你的Pete Wentz。

只是你一个人的。

于是他出了门,在街上左逛右逛也没看见Patrick的身影。到他家去,也是空无一人。

他颓唐地回到家,尝试用他有的一切Patrick

的联系方式去找他。

可是石沉大海,寂无回信。

Pete记得姐姐尴尬地走过来,抱歉地对他说,我不知道Patrick开不起玩笑的啊,他以前好像不这样,对不起,Pete。

不,他还是以前的Patrick,开得起玩笑,经得起打击。

只是Patrick那么认真的人,不会允许别人拿他的爱情开玩笑的。

Pete想。

他对姐姐说,没事,去睡觉吧。

而自己却慌张得要命。

他终于明白彻夜难眠的滋味,也知道了辗转反侧的感觉。

他不想伤害Patrick。

可却在戏剧般的现实下一次次伤了他的心。

Pete想起Patrick怕冷,冬天都不喜欢出门,而昨天他站在门外,Pete也没有想到让他进来暖和一下。

他一直在想该怎么解释,解释什么。

Pete顿时有一种想给自己两巴掌的冲动。

所以一早,他就抱着给Patrick的圣诞礼物赶到他家去。

礼物是他亲手包装的,圣诞节前几周就已经做好。用Patrick最喜欢的蔚蓝色纸包装,纸里还透着丁香的芬芳。

那都是Patrick所喜欢的。

至于里面的东西,Pete希望Patrick可以亲手拆开看。

而不是要他代劳什么的。

『二』

Pete摇摇晃晃走到Patrick家门口。

他没打算纠结敲门还是按门铃一类的小事,他猜想即便他这样做了,也不会有人理他。

于是他在确定四下无人之后从门口地毯下取出备用钥匙。

这是他可以无数次进出Patrick家毫无障碍而且丝毫不惊动Patrick的原因。

拿钥匙打开门,Pete把钥匙轻轻塞进口袋,静静脱下羽绒服,然后悄悄地关上门。

一进门,他就觉得不对。

屋子里简直冷得要命,室温快接近户外温度。Pete一瞬间觉得自己快被冻僵了,于是手忙脚乱地套上羽绒服。

他环顾四周,看到Patrick喜欢的壁炉并没有点,空调也没有开,甚至两只电暖气也是默默地关着。

Tricky去哪了?他怎么样了?

Pete咽了下口水,扔下礼物就向房间里面跑。

沙发上没有,餐厅呢?没有。厨房?也没有。

他不在家?那会在哪儿?

Pete觉得越来越害怕,他担心Patrick。

他发疯般寻找着Patrick,觉得自己真的快哭了。

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现在只需要最后一根稻草就可以让他崩溃。

他冲向二楼,发现Patrick的房间里也没有人,只是被子被拿走了。

Patrick一定在家。Pete想。

所幸最后一根稻草没有出现。

『三』

终于他还是找到了Patrick,在杂物间。

彼时Patrick正裹着厚厚的被和毯子,沉在睡梦中,却冷得瑟瑟发抖。

苍白的脸上泛起潮红,嘴唇被死死咬住。

Pete抬头望杂物间的玻璃窗,不知何时玻璃碎了一块,冷风顺着漏洞直直地吹进来。Pete把像个粽子一样的Patrick抱起来。

Pete望着裹在好几层被子里的Patrick,一时语塞。他抱着Patrick下楼,Patrick不知是有多累,并没有醒,只是乖乖地枕着他的手臂睡觉。

他看着Patrick的有些稚气的脸庞和微皱的眉头,来时酝酿的一肚子没接到回信的委屈生气全都烟消云散。

他一直都这么乖的啊。Pete把他放在沙发上,想伸手揉他头发,却怕把他弄醒。

Pete走到壁炉前面,准备点起壁炉。

Patrick对壁炉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因为他说这曾让他想起妈妈,想起家,想起童年时的围炉夜话。

但现在,他只剩下Pete,剩下只有Pete在的家。

“唰”的一声,壁炉被点燃,整个屋子立马被一种别样的温暖笼罩。

Pete看见壁炉旁的圣诞树,Pete不知道Patrick是怎么自己把它从车库里拖出来的,毕竟这树比Patrick高很多。

树下唯一的一只礼物盒引起了Pete注意,他看到旁边一张字条。上面是Patrick圆润的笔体:

致我最爱的Pete。Thanks For The Memories。

Pete弯起嘴角,把自己的礼物拿来,一同放在树下,紧挨着放好。

就好像两个人相互依偎一般。


『四』

沙发上传来簌簌的声音,Pete回头去看,知道Patrick已经醒来。

“Pete…你怎么在这儿?”Patrick哑着嗓子问。

Pete连忙跑过去掖好被角,扶Patrick在自己腿上躺下,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明晃晃的小物件。

是Patrick家的钥匙。

“Pete…”

“先听我说好吗,Tricky?”

“嗯。”

“昨天,你看到的女人,”Pete深吸一口气,望着Patrick脸上的泪痕,“是我姐。”

“Lucy?”

“对。她昨天从欧洲旅行回来。你知道,她一向爱开玩笑,所以……”

“我明白了。”Patrick眼睛亮亮的,似乎又有要哭的意味,“对不起,是我又任性了。”

“不不,Tricky,你没有错。”Pete轻抚Patrick的耀眼金发,“下次不可以一个人躲起来知道吗?你知道你不回我短讯电话Email的时候,我有多着急吗?”

“对不起对不起。”Patrick又开始死命咬着下嘴唇,“我手机没电了。”

Pete把他的嘴唇从牙下面解救出来,他知道Patrick再咬下去可就要咬破了。

“那怎么也不点壁炉?连空调都不开。”Pete抚上Patrick光滑的脸颊,温柔地问,“不怕冻病吗?”

“我不喜欢空调。”Patrick认真地摇头。

“可……可我也不会点壁炉。”Patrick眨着晶蓝色的眼睛,“每年冬天,不都是你帮我点的吗?”

“昨天晚上……我去你家,就是想…想请你帮我点的。”Patrick把脸埋在被子里,声音细如蚊蝇。

“Tricky,你昨天走好快啊,我去追你,却哪也没找到。”

“我?我去了神木林。向诸神祈祷。”Patrick孩子气地说。

“神木林?哦,Patrick。”Pete一脸你书看多了吧的表情。

“Pete。你可以不叫我Patrick吗?”

“可以啊,为什么?”

“因为…因为每次你叫我Patrick的时候,我总觉得你生气了,或者我惹你不开心了。”Patrick小声说。

Pete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只是伸手揉乱Patrick软软的金发。

该死的,他也要哭了。

Pete想扯开话题,于是环顾四周,看着家里的装饰,问。

“Tricky,这都是你挂的?”

“嗯。你前两天不是忙吗。”

“很漂亮。”

『五』

“Tricky。”Pete正色道。

Patrick把脸从被子里抬起来,闭上嘴,认真听Pete讲话。

Pete不禁莞尔。这样的Tricky,简直太像当年坐在前排乖巧地听老师讲课的他了。

Pete忍住要亲吻他的冲动,在沙发旁的地板上坐下来,把沙发上的抱枕扯过来垫在Patrick头下。

这样,他们就可以互相正视对方的眼睛。

“Tricky。我只是你的Pete Wentz。不是其他人的。同样也只有你是我的Wentz先生。不会有其他……嗯……替代品出现在我们之间。”

Pete其实很想说其他蠢货。但他想了想,最终用了替代品这个听起来文雅些的词汇。

“Tricky,我爱你,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Pete停顿了一下。

“你比其他人都要优秀,别自卑好吗,我希望你可以勇敢的面对我们的感情。Tricky,宝贝。”

“有的时候意外无可避免。”Pete意味深长,“但,无论如何,相信我,相信我们的爱情。”

“下次记住不要自己偷偷地哭。我做错了什么,或者哪里让你不开心,告诉我,好吗?”Pete握住Patrick的手,“我无法承受你的不告而别带给我的痛苦。”

“嗯。”Patrick点头,泪水无声滑落。

“又哭了。好啦别哭了,这样才是乖孩子。”Pete扯过纸巾,替Patrick擦眼泪,“怎么样,我一本正经地念叨心灵鸡汤的时候跟你不差吧。”

Patrick笑。

Pete知道只要他说的话Patrick都会听进去。

他满意地点头:“圣诞节快乐!想拆礼物吗?我的Tricky。”

“现在?”

Pete扶Patrick坐起来,抚平Patrick乱七八糟的头发,伸手从茶几上拿起红色的尖顶帽扣在他脑袋上。

Pete把两件礼物拿过来。拾起掉落地上的字条,微微一笑“你的纸条,我收下了,Tricky。”

说罢小心地折起来塞进口袋。

“来吧,这是我送你的。”Pete把礼物盒塞进Patrick怀里。

然后坐到一边,抱着自己的浅紫色盒子,小心地解开缎带,撕开包装纸。

里面静静躺着一个非常精美的木盒子。

Pete打开盒子,看见他们两个的合照,一张一张,有Pete记得的,还有他记不得的,甚至有趁Pete睡着时偷拍的。

而每一张背后,都有一句简短的话。

Pete翻开一张照片,背后写着一段话,他默默地读着:

Pete,今天我很开心。

多希望可以一直这样快乐。哪怕它的代价多昂贵,我都愿意交换。希望在我的生命中,可以一直有你在。

Pete又翻开一张,这是他去年过生日的时候,背面写着:

生日快乐,Pete。

你总是抱怨我不记得你的生日,不会发推祝福你。

关于你的一切,其实我都记得。

后面画着一个简笔勾勒的Patrick式的笑脸。

Pete此时真正知道什么是默契。

Pete示意Patrick打开礼物,也是一张张照片,只不过主角都是Patrick。

有他用Pete手机搞怪的各种自拍,有他演唱会结束在车上累得睡倒的睡相,还有一些日常的照片等等。

除了照片外,还有一些信封,里面装着Pete写给Patrick的情书。

那是当年写的,可惜一直没机会给他。

Patrick抱着礼物盒,对着Pete傻傻地笑。

Pete觉得有些感情突破头脑的铁闸,奔涌而出。

他俯下身,给了Patrick一个轻柔的,满是爱意的吻。

一股难言的温情在房间里弥漫,仿佛一片青草在风中摇曳。宁静在遥远处波动。

“Pete,我爱你。”

“我也一样爱你,会唱歌的小Tricky。”

圣诞老人送了他们一份最棒的礼物。

那是一种爱,一种很多人穷其一生都追逐不到的爱,一种无法言喻难以自拔的深爱。

欢歌此时奏响,光明此时永存。

此刻,已然黎明。

FIN.

评论(4)
热度(23)

© 山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