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

读书是头等大事/

一封情书

给我鱼 @亦是回忆最难寻


感谢这节下着雨的体育课!你去了食堂,我溜回了家,给你写这篇去年的生贺。同样感谢你的锲而不舍,四个月不写东西的计划最终还是被打破了。

虽然敲定了这篇小东西的题目叫情书,可我写不出什么甜美愉悦宛如夏日宜人天气的大段表白,也写不出什么惊才绝艳似花似梦的所谓感情,所以你看到之后,失望是总会有的。你想让我写个故事出来,但我着实不是一个优秀的讲故事的人,只好作罢。我就随便写些什么给您看,也算了了我一个心愿,愿您别觉得我太敷衍。

我很感谢你的陪伴,让我的孤立无援没那么走投无路也没那么尖锐突出。我一直想就过去的一些不愉快向你道歉来着,可是怎么也说不出口。你是很好的人,是活泼如阳光而又沉静如湖水的女孩子。反观我,如果引一个比喻,大概就是如出关里的那句“好像一段呆木头”(当然这语境似乎不对)

天知道我多渴望拥抱阳光,于是我停留在了你的身边。我知道自己一切令人作呕的弱点,明白自己的冷漠固执和自视甚高。我当然有理由相信聪明如你早就看透了我蛰伏于黑暗之中的狰狞面孔,以及一个渴望遗世独立又自怜自伤的可悲形象。我是个很独的人,一直都是独来独往,而矛盾的是,我有时又厌恨这种孤独,渴望推开门去迎接一种新的生活,却终不可得。你是我和这世界联系的纽带了,我有多需要你,有多依赖你,连我自己有时也说不上来。

你总是说我不常说爱你,那真是冤枉。我不是个适合谈恋爱的对象,我谨慎起来的时候太畏缩太怯懦,哪怕就像我们这样的朋友之间的爱我都没法顺其自然地脱口而出。

但我并不是不爱你。爱这个词太沉重,在我心里像背负的十字架一样神圣,它意味着我在说出这个词的时候,要负起我应该背负的责任。我害怕无能如我并不能许给你未来,却无形中给了你一时的欢乐和无尽的希望,那是多么恶毒的事情。

我一直觉得你很可爱,但出于自尊心作祟,我从没那么说过(我讨厌自己这种令人反感的骄矜)。我喜欢你笑起来的感觉,那是一个女孩子该有的意气风发的样子,是我羡慕的样子,我多希望你能一直笑着,只是为快乐而快乐。

我用幼稚和缄默在周遭竖起一道巨墙,然而你打碎了它们,硬生生造出一个供你通行的通道,以一种前来拯救我的得胜姿态与我并肩。你比我成熟太多,我难以企及。
我其实不配做任何人的朋友来着。我实在是太突兀了,而我身边的人又太活泼太热情,有时感觉我的确是你们走入其他圈子的一大拖累。我很愿意你去追求美好生活,然而与此同时我又因为没法忍受寂寞非要把你绑在身边,简直是罪无可赦的。

纵然说了你万般的好处,我还是要批评你一些事情的。有些事情说出来会好很多,纵然我连万分之一的忙都帮不上,但是请你说出来。我可以做一个沉默无声的垃圾桶,听你把那些讨厌的,烦闷的,令人难过的情绪全都发泄出来——你不能把它们永远都留着,蓄积着,偶尔想到,偶尔隐隐作痛。它就像手指里扎进的一根木刺,永远与人们在折磨和遗忘中亦战亦和。我知道你不喜欢把它们说出来,可是还是请求你学着向我倾诉。

写到这里我的午睡时间几乎是没有了,下午你会看见一个病恹恹的我,撑着眼皮听并没有趣味的地理课。我在梦里也许会看到你,你梳着俏皮的短发从原野上走过来,风吹动着你的裙摆。我不知道你把那本一九八四读到了哪里,我希望你读到了那句——“像是摧毁了一切文明体系”(或许是这样说的,我记不清了)。在我的梦里你没有对整个社会体系施以摧枯拉朽的力量,却是在我的世界里燃起了一场大火,烧毁了所有枷锁和怯懦,忧伤和怅惘。我在精神世界里看到了你,你唱着歌,赤着脚,飞奔着来拥抱我。

最后我想我应该有勇气与责任去说,我爱你。

想念并感谢你,并为这篇写的不好的小东西致歉。

Fin.

评论
热度(4)

© 山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