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

读书是头等大事/

【Peterick联文】Ⅹ Death Valley

我大约会热度垫底hhhh感觉自己这个结尾真的彻头彻尾毁了这篇文的格调。

真的很烂。

之前各位太太写得实在是太好了,简直是我难以企及的高度。

基本都是胡扯来着……非常生硬……不严谨程度达100%

我废话真的好多(。

*重度OOC*3

*莫名其妙的武侠风打戏

*垃圾到不行的描写

*走向清奇


他们都没再说话,驻足欣赏了这太阳许久。Pete悄悄看Patrick的侧脸,试图用血把Patrick在他心上刻下。前路九分凶险已成定局,Patrick不知何时还会再次受到召唤。如果Patrick难以清醒,天堂会及时感应到他的堕天使身份前来把他处死;假若Patrick清醒过来,那么针对他施下的天罗地网又无穷无尽。他们已是无路可走,也无路可逃了,但哪怕只有一分生机,Pete也会为Patrick牢牢抓住——他始终记得正是因为他对Patrick的念念不忘和疏忽大意,才把Patrick推至现在这样一个半生半死的绝望境地。

Pete看到Patrick因为自责和紧张而紧抿着唇,眼里藏着沉重的悲恸与追悔。他想到他在人间读过的故事,想到所谓真正的悲剧正是将有价值的东西毁灭在人们眼前,所谓真正的痛楚正是面对伤及所爱而自己无能为力。如果他能为本应活在希望中的Patrick争取到真正有希望的未来,他可以用自己的一切去交换。

可是他不能。到这个节骨眼上,谁都不能。

”我带你去找马布卡。“Pete想了想说,抓住Patrick仅剩的那只手。他勉强抑制住嘴唇的颤抖,”马布卡掌管她那一方的杀戮,连撒旦都无权干预。她或许不会收留我们,但只要停留在她的地界上,就暂时还是安全的。“

马布卡。他默念那个名字,想到他无数次偷看的家族秘史里隐晦提到她的那些字句,想到图书馆地下一层无数被封存的史料里属于她的只言片语,想到那些被销毁的情诗和信。

”黑暗之母马布卡?”Patrick问,“但在边界,我们没找到任何入口。”

“只能去碰碰运气了。”

“那好吧。但是我想,”Patrick说,抽出自己的手,“我自己去就行了。”

他说得飞快,且不带一丝感情。Patrick敏锐地捕捉到了Pete眼中一闪而过的惊慌与疑惑,他低下头凝视自己沾血的鞋尖,慢慢开口。

“一起走,目标太大,简直就是个活靶。更何况撒旦对你太了解了,他的耳目对你是再熟不过,想往哪儿走他都一清二楚。”

”你跟着我不是在救我,反倒拖累了我。”

Patrick再抬头,Pete却没有像往常一样看着他。好像那一句简简单单的话把他的心理防线尽数击溃了一般,Pete眼中浮现疲惫和伤痛。Patrick的记忆里突然闪现出他对Pete做过的事。他轻而易举地伤害了Pete,对方却根本没想到逃离,在那个时候仍然亲吻他血色的翅膀。Patrick想到他身上流出的发腻的鲜血和强忍未曾出口的痛呼,想到那时他的眼里也没有痛楚,除去一分破碎之外更多的是执着。

“少用这种方法。”过了一会儿,Pete说,沙哑着嗓子,“你能有我读的爱情小说多?”

“撒旦改造你的目的,是想借你的手在人间彻底抹杀音乐的存在。艺术使人开始思考,而思考的人往往难以掌控。”

“我救你不只因为我爱你,也是在拯救即将惨遭毒手的音乐。”

两人都没有说话,过了半晌,Patrick转过身,向Pete伸出那只手。

“我们走吧。”

他们向马布卡的地界飞奔,途中路过一大片莽原,几丛荒芜的杂草和远方吹起来的风沙点缀着荒凉。Pete在这片大地上以他恶魔的预知力感应到了死亡的来临。

“他们来了。”Pete说。

还没等Patrick抬头,撒旦阴冷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那声音让人心里发紧,像是被一条湿冷滑腻的蛇紧紧缠绕。紧接着一道黑光缓缓化成人形落到地面,身后扑簌簌落下一群同样穿黑衣的仆从。

“你真让我失望,我的孩子。你本来应该成为我的左膀右臂,前途无可限量。”撒旦说,“而你,非要跟这个堕天使混在一起没日没夜地寻欢作乐。”

”Pete,我亲爱的孩子,现在你有两条路可走。你可以选择被这个堕天使杀死,也可以选择到我身边来,我知道你还是个孩子,我可以对你之前的离经叛道既往不咎。“

”他不是堕天使。“Pete说,表情凝重,”是你们拿他做那愚蠢的实验。“

”你们家族的礼貌呢,Pete?哦,你父亲昨天告诉我他已经决定跟你断绝关系了。但是我想,我们总是一家人,对吗?“

“您大可不必。”Pete行了个礼,就在弯腰的功夫身后的黑色羽翼猛地展开,双眼发出毫无感情的血色光芒。一把吉他琴枕样式的长剑在他手中出现,剑刃跳动着锐利的银光,“辜负您的好意了。”

撒旦全然没把他的把戏放在眼里,“你们家族总是这样。你祖辈和马卡拉是那样,你和这个堕天使也是那样,须知不必要的爱总是害人害己。”

Patrick在一旁静静地听着,他叹了口气。他也知道死亡的诅咒已经降临了,然而却占卜不出结局。Pete下巴的线条很流畅,流畅得总是想让人去舔,此时此刻却清峻得让人难以接近。他从没有见过这样杀气腾腾的Pete,黑色烟雾在他手臂缠绕,带着杀身成仁的怒气和绝望。他知道他这一次又拖累了Pete,他让这个原本贵族出身,有着明朗笑容的招人喜欢的小伙子从高位跌落,满身血污地接受他的折磨,且即将和他一同赴死。他料想撒旦接下来会让他们两相厮杀,而他——杀害了两个队友的他同样控制不住挥剑刺向Pete的手。

他没有办法自裁。堕天使的自裁会使天堂震荡,整个天堂的秩序会因此而受到破坏。他想到史书上描绘的战争场面,想到地狱和天堂在硝烟味中悄无声息混为血红的一团。Patrick不由得一阵颤抖——这一切灾难都是由他而始,却很难由他而终。他会踏在队友的尸体上,在撒旦的指导下扫荡一切,破坏一切日光,彩虹,热可可或者午后三点的亲吻与爱抚。他同样会毁灭他曾为之欢欣鼓舞的音乐,摧毁一切乐器,让所有人都噤若寒蝉——这是多么纯粹的黑暗啊,试图用毁灭去蒙蔽人们的双眼。

“那好吧,孩子,这是你自己选的。”撒旦走远,声音轻飘飘的。Patrick见他打了个响指,“祝你过得愉快。”

Patrick霎时觉得太阳穴被人重重击了一拳,他因为疼痛而下跪,膝盖陷进厚厚的沙层里。一个细微的声音又一次在他脑海里浮现,唱着一首走调的安魂曲。接受鲜血的召唤吧,Patrick,这才是你应走的道路。Patrick觉得过往一切记忆都模糊在一起,在脑海里物化成为一颗宝石。他挣了命想伸手去拿,却被一种不知名的神秘力量拖进身后诡异刺目的黄色光幕里。他眼看着那宝石里出现Pete的眼睛,出现Andy和Joe的笑,出现他们一同弹吉他作曲的愉快场景,可是他与它渐行渐远了。

杀了我,Patrick趁自己还没有彻底沉沦时向Pete嘶吼,你必须杀了我。Pete握剑的手颤得发软,硬逼自己恢复镇定。他感到难以呼吸,就好像是被人按进了水池里。

Patrick最后看到那颗宝石的时候,它已经在剧烈的晃动,随即就,毫无预兆地炸开了。

不!Patrick流下两行泪来。他的眼睛亮得可怕,是那种无神的光,里面却明明白白写着复仇和嗜血。他背后的羽翼缓缓展开,血红中夹杂着几缕白。Pete深吸一口气,后退了几步。

Patrick麻木地挥舞着右臂,长剑不留情面地向Pete身上刺去。Patrick使的都是杀招,攻势极快难以躲避,Pete连向后跳了几步堪堪躲开进攻。他把剑平放在胸口向前一推,试图拦住Patrick劈过来的长剑。然而变身成堕天使的Patrick力量极大,两柄剑碰在一起发出呜咽。Pete手腕被震得发麻,新伤旧伤混在一起向他申诉和叫嚣。他觉得自己难以支撑,脚下步法越来越乱但却必须坚持。

Patrick的大脑空荡荡一片。没有声音来指点他,引诱他,劝告他,也没有声音告诉他面前这个垂死挣扎的男人是他曾经想要共度一生的密友。他什么都不知道,却还是从Pete身上读出些与生俱来的熟悉感,这熟悉感让他恍惚和犹豫。但当Pete一剑刺中他肩膀时这种犹豫不再,而是变成了愤怒。

Pete并不知道自己会刺中那一剑。他原以为Patrick会跳开。那一剑不过是个虚招,用了三成的力气。然而Patrick却犹豫了,动作变慢,他没来得及收招。Patrick眼里一种恍惚和迷离刺痛了Pete,这下走神的变成了他——他始终盯着他的眼睛试图把真正的他唤醒,然而只是徒劳。他怀疑Patrick已经完全失去天使的灵性和记忆而真正成为了被地狱所操纵的堕天使。完了,Pete想,这回连最后的希望都没有了。他留不住他了。

他们俩都杀红了眼,浑身是伤。Pete身上的伤口缓慢向外淌血,但在黑色的衣服上看得不很明显。他觉得自己的灵魂也正因为这血液的流逝而变得稀薄,变得毫无生机。他们纠缠在一起,拿着剑毫无章法地乱捅,嗅到的全是令人作呕的血的味道。Pete突然想起当年他遇见的那个干净清爽的Patrick。他曾经那么虔诚地爱过Patrick的灵魂,爱过他拨开云雾的清亮歌声。他曾见证过他的歌者在舞台上用超乎想象的圣洁与他牵手。那即是最美的永恒时刻,是创世前天地一片混沌时的纯真。但现在一切都被颠覆了,Patrick身上背负的是比他还要浓重和冷酷的黑暗。

“玩得开心吗,我的孩子?”撒旦的声音从耳畔响起。Pete因为疼痛而剧烈喘息,睁大双眼试图找到那声源之所在,但只是模模糊糊在风沙中看见一个黑色的飘扬身影。

“他已经彻底堕落了。你救不回他,却也杀不了他。他现在想杀了你就如同动动手指那样容易。”

Pete被Patrick的一搡跌在地上,结结实实地摔了一跤。后背的伤蹭进了几粒沙石,磨得生疼。他知道自己是一分钟都耽搁不得的,连忙从地上爬起,抓起长剑阻挡下一轮攻势,“未必。”

”你还想救他吗?还是乖乖让他杀了你比较好。“撒旦说,”这样你就不会给你的家族添麻烦了。“

”我的确救不了他了。“Pete说,看似是要缴械投降,实则用尽全身力气展开翅膀腾空飞到Patrick身后。Pete感受到伤口撕裂引发的剧痛,深吸了一口气。

Patrick措手不及,整个后背落在Pete眼前。Pete眼眸里闪着泪,举起长剑贯穿了Patrick的胸膛。Patrick扭过头时眼里写满了不可置信,随即迅速转身向Pete胸腔刺去。Pete在中剑之前拔出自己的剑来,狠命地向Patrick闪着血光的伤口刺了几下。血越流越多了,分不清是谁的血,把脚下的荒漠都染红了。

我还是一样爱你。Pete默念。心中的抽痛席卷而来,他感受到他的灵魂逐渐解体的虚弱。Patrick那双黄色的眼睛里终究不再跳动着令人心寒的光芒了,而是温和,歉意,甚至还带着感激。他伸手搂住Patrick的肩膀,对方没有挣扎。Pete满足地在他额头吻了吻。

”我得不到他了,所以我就毁了他。这样你们也得不到他。”Pete用他最后的自尊向撒旦投去一瞥,“您听见了吗,我宁愿毁了他,也不想让你们得到他。”

撒旦冷哼一声,“天堂里可不只他一个天使。”

“那您就去找。反正对我来说已经没所谓。”Pete说,声音低微,“您还想继续这愚蠢的尝试,我管不着。“

”天堂里的确有的是天使,但他对我来说只有一个。我爱他,正如我的祖辈——当然,也是您的祖辈——爱马卡拉一样。”

Pete知道他们的时刻到了,索性不再注意撒旦的态度。他小心翼翼吻了吻Patrick的眼睛,对方安安静静地躺在他怀里。他们两个的翅膀交缠在一起,未曾说出口的爱意也交缠在一起。当他们彻底从荒漠上消失的时候,他们翅膀上的羽毛全都掉落了,一阵风把它们送到四面八方。撒旦随手一挥即在这荒原上燃起熊熊大火,所有羽毛都化成了灰。惟独有两片黑白羽毛难舍难分地缱绻着,在火中嬉戏,最后共同落入了人间。






FIN.

再次……为这个奇烂无比的结尾道歉。

评论(13)
热度(31)

© 山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