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

读书是头等大事/

It's consuming me ①

85%的过度脑补+15%的事实(要是我没记错)

强行押关键词


The thought of you is consuming me

Wherever I am

Whatever I do

The thought of you

Is consuming me

Your eyes

Your skin

Your smile

Your feet

Your hands

My hands on you

Patrick有世界上最干净的眼睛。

他的眼睛里藏着春天初融的淙淙溪流,甚至听得见冰雪融化的细微声响。拨开冬季严寒,在他眼里生出春天的芽来。我爱他那双眼睛,湖水绿又镶着层光圈,像是那些自地球诞生伊始就深埋地下的玉石的纹理。我喜欢他眼睛里盈满泪光的时候,我喜欢他滚烫柔软的皮肤融化在我身上的时候。我在梦里想到自己把他抵在床头,叫着他的名字,在他脖颈处缓缓舔舐。他没有抗拒,亦没有挣扎,也没有重复说那些我们只是朋友的鬼话。我感受到他的手搭上我的肩膀,他的腿因紧张伸得笔直——笔直到僵硬。我的手在他身体上胡乱抚摸——我不知道什么能让他快乐——他绽出一个有点无奈的笑来。梦里他为我流了眼泪,只因为我。

Your heart

Your tenderness

Your touch

Patrick我见过的少数极好相处又极有教养的人之一,所以我带他出去无论办什么事都一定能成功。他几乎没有什么坏脾气——我想他至少在遇到我之前是这样——只是偶尔会恼羞成怒,大约是我的玩笑开得太过火的缘故。有次采访主办方弄来了几只小狗,它们睁着黑眼睛满地乱爬,他什么也没说,但眼神早就粘在它们身上下不来了。他喜欢小动物,喜欢它们扒着他的裤子用可怜兮兮的眼神瞧他——他不知道在我眼里,或是在无数粉丝眼里他也是那样的。Patrick因为怀里那两只小狗一点回答问题的心思都没有,极其熟练地低下头和它碰鼻子,亲吻它。我怀里两只小狗活泼极了,一个劲儿要搂住我的脖子,于是我也和他一样笑得很快活,笑得喘不过气来。我时不时扭头看他,而他的注意力全放在小狗身上,眼神里的渴望与温柔快要溢出来。你绝对不会知道他在那一刻有多么可爱,这种可爱更多是值得爱的意思。

后来我那只在我膝上玩滑梯的时候,Patrick怀里的小狗已经睡着了,藏在他的灰色针织衫里只露出一个花毛小脑袋。Patrick伸手去摸它的背,小心翼翼地不想把它弄醒。那一刻我想要和他在一起的愿望灼热得快要把我烫死。

对了,有一件很有趣的事。Joe的狗和Patrick就很不对付,只要见他必定狂叫。Patrick的温柔在它身上就不怎么管用,我想大约是Patrick不小心吃了它的饼干,它很记仇。只不过它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饼干是我递过去的。

Your stubbornness

Your bitchiness

Patrick其实是个很固执的人,至少他跟我讨论词曲问题的时候一直都很固执。唯独有一次他谈的女朋友跟他分手了,他第一次听了我的修改意见而没有半句犹豫。

但是他在伤心了一天之后半夜给我打电话,硬是叫我把那段旋律改过来。我现在也没法忘记这两个在凌晨三点对骂到毫无睡意的人。Patrick在话筒那边尖叫着说我独断专行,我毫不客气地回敬。这是原则问题,毕竟他是在为我的歌词作曲,我当然有权利挑选最接近我想法的旋律。我仿佛看见Patrick正穿着他那件很卡通的加绒睡衣,赤脚站在地上却气得跳脚的情景,恨不得把话筒摔在墙上又必须和我理论的咄咄逼人的神情。不过恕我直言,Patrick骂人的词汇实在是太有限,翻来覆去就只有那几个词。他的坏脾气在那一刻暴露无遗。

Your friends

Your family

Your favorites

Patrick很少主动提起离别。我知道他父母在他小时候就分开了——这种事现在看来见怪不怪,Patrick偶尔提起也并不沮丧。说真的和他认识这么多年,我始终也不知道他对这件事到底有没有表现出的坦然。他没在任何媒体面前详谈过这件事,对我也没有,由此我觉得他还是受到了伤害。尽管他仍然如故地爱着他的父母。Patrick实际上是个很念旧的人,他手腕上常年戴一个蓝色手环,据我所知是为了纪念一个逝去的朋友。我曾经试着去了解过他的家人,知道他是家里最小的那个孩子,也知道他的音乐启蒙要完全得益于他父亲。他父亲有两把吉他,一把极糟而另一把又太好,好得Patrick不敢碰。后来他跟我说这就是他当时学了鼓而不是吉他的缘由。不过这不要紧,这点小插曲不妨碍Patrick日后自学,只是他更喜欢鼓就是了。毫不夸张地说Patrick就是那种有天赋的人,而我就是有点歪才而已。我说这话没有想要刻意吹捧他的意思,绝对没有。我的天赋是在足球上,反倒跟音乐一点关系都没有。

Patrick喜欢的东西太多,我有点记不过来,但我记得他特别喜欢一种叫hi chew的软糖。当一个人心里太苦的时候,总是要多吃糖的。我当时要是能理解到这点,说不定能好过一些。



TBC

评论(2)
热度(16)

© 山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