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

读书是头等大事/

初雪 结尾的扩写

扩和没扩基本上是一样的。那版我也很喜欢,就是写得有点简单。

但这个和我那天想象的也有很大出入。

只是为了满足自己一点小小的私欲






Patrick最后还是把Pete带回了家,鬼使神差般发现自己爱上了他。他们两人的灼热体温叠在一起把空气点染得颇不宁静,却没人想着要来降温,只是一心一意要把这火烧得窜上天去以温暖这飘雪的冬日。Patrick突然发觉他对未来的使命感开始混沌淡薄,好像如果在今晚能彻底寻得快乐,可以用未来的无数幸运来抵押。Pete的吻落在他的胸腹,温柔得让他恍惚。他上次和人如此暧昧已经不知是什么时候,环住Pete腰的手臂不自觉扣紧。他们像两枚糖果在这样的炙烤下融化。Patrick觉得Pete像颗巧克力夹心糖,浓稠的巧克力酱化在Patrick身上,而他却不觉得粘腻,只想把他的甜美舔舐干净。

“Sir。”Pete叫他,用了偶尔令他觉得羞耻的称呼,“你可真美。”

Pete撑起上身,半跪在床上,膝盖抵在Patrick两腿之间。他看到Patrick仰躺着,睁着湿润的眼睛望着他,那双眼睛里渗出点泪光来。他突然笑了起来,问他,”你爱我吗,Patrick?爱上我了吗?“

”我不知道。“Patrick老老实实地说,”我想大概是这样的。“

他没想过会这样。他和Pete不过几面之交,他从来不相信如此短暂的相处能激发出爱情的火花。但他在留置室里看见Pete的时候就是不受控制,读书时受过的意志力训练在脑子里全线溃退。那一刻他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一目了然,但是没有抗拒,甚至是欣然接受着它的到来。他觉得如果从中可以提取一些心动的迹象,那么他确实是爱上了Pete,爱上了那个偶尔惹是生非的Pete。

可Patrick不敢说这样的爱情能否持续到明早。


Patrick的手指划过Pete脖子上的纹身,他顺着那道荆棘的弧度一路向下,划过Pete的胸腔直至小腹。Pete眼睛里除了笑意出现一丝不可思议,他本以为Patrick对调情伎俩会生涩得可以,不过这一招也算不上有多娴熟,犹犹豫豫摇摆不定,像是在试探自己的力道和对方的反应。Patrick像是感受到Pete眼里藏起来的惊讶,低声说,”我在书上看的。上大学那时候,你知道的,就那种书。“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后来的几个词更像是硬从牙里挤出来的。Pete发觉他的脸在说完这句话之后红得更厉害了。

”你知道我那天为什么会出现在警局吗?“

”不是因为在地铁上打架斗殴吗?“

”那可不是。那些人是我花钱雇的。“Pete去吻Patrick的下巴,Patrick没有躲避,只是有点颤抖,”放松,亲爱的。“

”我那天在台上表演的时候突然有了个新想法,想让你做我们的主唱。我知道我还不是很……呃,了解你,但是我觉得我的眼光不会错。“

”你不喜欢你现在的生活,Patrick。你并不像你装出来的那样喜欢。你在舞台上会爆发,会光芒万丈,Patrick。当一辈子小警员不是你真正想做的事。“

他没法回答他。他现在脑子里一片空白,白得除了姓甚名谁家住何方之外提不出一点信息。为什么,他含混地问。

”我嗓子不太好,Tricky,你听得出来。“

后来他们就没再提这件事情,因为Patrick嘴里的呜咽和喘息快要溢出来。骨子里干净的人总会让人燃起征服的欲望,可是Pete却更想他的行为绝大部分出于对这个人的爱而不是癫狂。他知道Patrick怀疑这是一场存在于梦境中的一夜情,而他却更想向他解释一见钟情的魔力。

”Virgin."Pete伏在Patrick耳边吐出这样一个单词,Patrick觉得他声音里带着诱惑,诱惑Patrick向更深的浪潮走去,“但明天就不是了。”


Patrick突然觉得一切都那么值得。即便明天他们就形同陌路,今晚的快乐虽然带着全无退路的绝望但依旧令人快活。

更何况明天或许并不会分手。明早他或许能真正看清对这个突然闯入他世界的年轻人的感情,或许真的答应他辞掉那份努力几年才找到的理想工作和他在那家肮脏的小酒吧里演唱。他或许会真的下定决心和并不喜欢的人生说再见,参与那项伟大事业的未来,并唱出年轻恋人心里的歌。





评论(9)
热度(14)

© 山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