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

读书是头等大事/

口是心非

【梗来源】1.贴吧上一位太太译的“关于派萌/FOB你不知道的一些事” 第969楼

http://tieba.baidu.com/p/4704847555

2.CP创作关键词 口是心非 迟来的告白

*严重OOC*3

*时间线混乱





Pete最近总是听见一些声音,他不知道那声音到底是来自现实还是出于梦境。他在半梦半醒中勉强听到一个人在说话,音量低得像窃窃私语。他困得连打几个哈欠,睁开眼睛在黑洞洞的卧室里不耐烦地扫视一番之后又睡去了。他有点恨那个声音,因为是它每晚几乎例行公事般把他叫醒,叫醒之后却又偏偏躲了起来不知去向。他问Patrick晚上有没有听见一些声音,Patrick想了想说没有,很坚决,坚决得让他觉得自己要么是精神出了问题,要么是耳朵出了问题。他执着地问Patrick到底有没有听到过一些类似的声音,以期证明自己什么毛病都没有,可是得到的答案依旧是“不,Pete,我什么也没听见”。

那可真是奇了怪了,Pete想,要不然过两天换个公寓住吧,至少换个隔音的。

说来也很奇怪,在他问过Patrick之后就有了几天太平日子过,夜晚终于恢复它该有的安宁静谧,聒噪的说话声终于停了停。他觉得Patrick最近精神也好了一些,不像前两天那么萎靡不振,坐着都要睡着的样子。他以为他太累了,又觉得他是明明听见了声音,却嘴硬不说。

“可算有几天消停日子过了。”Pete在那张稍微一动就吱呀乱响的破沙发上伸了个懒腰,“你最近也有精神多了,你可不知道你前两天困成什么样子。你肯定也听见了那声音吧,还骗我说没听见,害得我以为自己脑子出问题了。”

Patrick在厨房低头收拾碗碟,显然不是很想回答这个问题,“大概吧。把你的盘子递过来,Pete。”

Pete依言照做,从餐桌上拿起盘子递过去。Patrick伸出湿淋淋的手端着盘子放到水槽里,Pete突然捉住他手腕替他挽了挽袖子。

“别弄湿了。”他低声说,很温和。Patrick抿了抿嘴,想说什么但没有开口,只是任由一点笑意在脸上停留。他转过身继续洗碗,耳后突然传来一阵令人发痒的暖风,不用想就知道是Pete在他耳后吹气。他的鬓角小幅度地在脸颊起落。

“规矩点,Pete。我要是再手滑打碎几个盘子,就只能用锅吃饭了。”

“你已经不是未成年了,Patrick。干点出格的事儿也无所谓吧。”Pete语气随意,但只是笑着捏了一把他的腰就走开了,“多谢你照顾我们的盘子,亲爱的。”

Patrick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脸颊发热,呼吸困难。他不知道一个人的心脏居然能跳得那么快,快到他几乎要窒息。他猛地转过身去,盘子边缘磕到了大理石流理台上,发出“铛”的一声响,他急忙低头去检查,幸好没碎。

Pete正对着镜子画眼线,听到声响愣了一秒,缓缓地把笔放下,很快就把脸上的震惊转化成了然的微笑,“你干什么,Patrick?刚才你还怕我把你的盘子打碎呢。”

“没……”Patrick慢吞吞地说,“没有。”

“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呗。”Pete又拿起笔,没有看Patrick。他不用抬头就知道Patrick每次说话吞吞吐吐的时候,就是脸红着的时候。Patrick身上还是带着刚从学校出来的少年气,很纯真,而这种纯真又并非刻意卖蠢。他有点庆幸自己遇见了这时候的Patrick,有幸让彼此在自己的青年时代大放异彩。

可是Patrick什么也没说,或许他真的没有什么要说。Pete再抬头时Patrick早就已经转身继续收拾起来。他眯了眯眼,看到这个男孩的可爱——他的脸还是红红的,像化了妆,在白皙皮肤上抹匀一层腮红。

我可真爱你,我的朋友。Pete想,我们互相成全,真是皆大欢喜。



Patrick那一天就很少说话,晚上去酒吧演出的时候有点局促不安。Pete摸了摸他的手,发现他手心里攥着一层汗。

“别那么紧张,又不是第一次了。”Pete夸张地笑,“我真的很难想象你'第一次'的时候该有多紧张。“

”滚蛋吧Pete。“Patrick甩开他的手,脸上隐隐约约浮现一层红,”这是件正经事。算我求你了,认真点。“

”这日子已经很难过了。“Pete盯着面无表情的Patrick,”要是还非得过得那么一板一眼,估计会让人难过得想死。“

”只要你别害怕,大胆地唱下去,记住你的声音是天赐的礼物,哪怕不在调上,也绝对不会弄砸。“

他不知道他的男孩听懂了吗,看他那个样子好像是没有。但是这都不要紧,他还有很长时间让他明白自己的价值,明白有时妄自菲薄是多么的不应该和影响前途。


演出还好,不算太成功,也算不上失败。就现阶段来讲还没人能够准确界定成功与失败。演出结束之后他们都喝了点酒,有点疯疯癫癫,唯独Andy还算能独立思考。Patrick被Pete强灌了一杯之后开始神志不清地说疯话,吓得Pete酒醒了大半,以为那一杯酒灌得太急把他的好好的主唱变成了傻子。他们四个都没法再开车了,开车回去保不准那辆小破卡车会撞上什么从此光荣下岗。Pete打电话给一个朋友让他带他们回去,Patrick趴在吧台上睡觉,时不时抬头咒骂Pete说话太吵。此时已经接近半夜,有人愿意出来接这四个人简直是运气。

当车开到那栋破公寓楼的时候,Pete和Patrick在后座的过期杂志里睡得很香。车突然停下来,先醒的人是Pete。他混混沌沌地坐起来时酒还没消,头疼得厉害。他左手就搭在Patrick的腰上,毫不留情地推了一下Patrick,趴在他耳边,”哥们儿,到家了,快起来吧。“Patrick显然没有想爬起来的意思,喝了酒的人总想随便找个地方倒头就睡。而Pete也知道他其实也没有睡着,所谓”不可能叫醒一个装睡的人“大抵就是如此。

”你不起来我要亲你了。快起来,到家了。“他打了个哈欠,眼前蒙着一层水雾,硬是把Patrick拖起来,”喂,回家了啊,上床再睡。“



倒在床上的时候他不记得自己到底是怎么把Patrick弄回家的,大约是费了很大功夫,他想不起来。两分钟前他刚和Patrick说了晚安,把这个喝的分不清卧室和卫生间的小个子送回他床上去。下次是不是该给Patrick喝酒这件事需要考虑考虑,但得等他醒来再考虑。他看了眼表,大约一点来钟,要是没什么事情打扰他保不齐会一觉睡到中午。晚安,Patrick。他在心里说。

他什么也没有梦到——在你一心想着睡觉的时候什么都不会梦到——至少在他凌晨三点醒来的时候是这样的。他又听见了让他头疼、反感、愤怒的噪声,这噪声大得不可思议,大得他扯过被子蒙住头也还听得见。在一切防护措施全都失效,他耳边萦绕的尽是那扰人的声音之后,Pete终于腾地一下坐起,咬牙切齿地发誓要是被他抓到了声源一定生吞了他不可。他蹑手蹑脚开了房门,声音变得大了一点——其实本来也没有多么大,只是它太折磨一心想要睡觉的人的敏感神经——好像是几个人的谈话。还他妈是个团伙?Pete有点恼怒,心想到底这声音是确有其实还是他精神出了问题,他下楼看一看就都清楚了。


他下楼了,没看见团伙,却看见了Patrick,惊得他差点从楼梯上滚下来。Patrick穿着睡衣蜷在沙发上,捧着麦片盒子,边吃边看电视,电视的光把他的脸晃得发白。

”你他妈在干什么呢,Patrick Stump?你好好看看这都几点了?凌晨三点!刚喝了酒你就不困吗?“Pete冲下楼梯,站在他面前,感觉自己倒是不困了,“抓紧拿着你的毯子滚去睡觉。我一会儿要是在房间见不到你,你就走着瞧。”

他怒气冲冲地关了电视,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生气,大约就是气他不会照顾自己,”阿姨允许你和我一起住的时候可没说让我不管你深夜看电视。外面跑了一整天,晚上还不好好睡觉。就非得把自己累病,像上次一样烧得连话都说不明白了你就好受?”

Patrick一声没吭,连反驳都没有。这样的安静让他突然觉得自己反应过激了。他以前也经常熬夜看电视,看得有滋有味忘了明天还有课。有时候他真的会忘记Patrick比他小四岁,忘了Patrick会像无数这个年龄段的少年一样做一些日后看起来没心没肺的蠢事,忘了Patrick正在步入他曾经走过的一个阶段。他总是把Patrick看做同龄人来对待的,可是他毕竟和他不同龄。

“行了。”他语气缓和下来,“快睡去吧。想看我明早陪你看,要不然下次叫上我陪你。我倒是挺怀念高中那时候熬夜看电视的美好时光。带着你的麦片盒子上楼。这个牌子的好吃吗,不好吃下次换一种。”

“得了吧,Pete。”Patrick说,他看见他眼里闪着光,“这是我们遇到的最便宜的了。吃下一个价位我们怕是还得再奋斗几个月。”

“我最近总是睡不着。”他缓缓地说,“我不知道是为什么。我想我有一些话想跟你说,可是它们却不想让我告诉你。”

Patrick的眼睛明明白白地表述着自己的真诚,这让Pete没办法怀疑他是在为自己的行为开脱。于是他说,“那好吧。等它们想告诉我了,我就听着。至于你,先生,现在必须得去睡了。”

Patrick端坐在沙发上不挪窝,Pete不明白他到底想要干什么。他犹豫了一下,低头吻了吻Patrick的额头。

”晚安吻,我亲爱的朋友。“他低声说,”算是给你这小孩子一点安慰。“

真轮到他该干点什么出格的事儿的时候,他却不知道该怎么下手了。他知道Patrick想说什么,老早之前他就看出来了。Patrick大约是没谈过恋爱,喜欢谁的愿望都清清楚楚写在眼里。他不是没想过先Patrick一步表白,只是觉得要是由他先说可能会增添许多趣味,但是现在话说到这个份上,氛围既诡异又暧昧,他不问问觉得对不起自己。

”你是不是喜欢上谁了?说出来我给你咨询咨询。“

他看见Patrick明显地愣了一下,心中窃喜。

”我表现得很明显吗?“

不明显,也就在我眼里明显。Pete想,抑制不住嘴角的笑,他知道自己大约快要得到那个答案了,”那看来是有了,谁啊?“

”你真的要知道吗?那好吧,你记不记得每次都来酒吧看我们演出的一个金发女孩,总是穿红上衣的那个。我觉得自己喜欢上她了。“Patrick煞有介事地说,看起来不像扯谎。

谁?Pete有点发懵,过了一会儿才在脑海里模模糊糊反应出一个人影。他有点惊讶,不是我吗?

空气一度凝固。本来该Pete说话的,可是他和Patrick手里的剧本显然不是同一个。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只是干巴巴地憋出一句,“好,快上楼睡觉吧,这个问题我们明天再讨论。我先上楼了啊,你抓紧上来。”

Pete飞快地上了楼,速度之快让人吃惊,站在楼梯口他又犹豫了一下,转头跟还没动地方的Patrick说:”你是认真的?“

”大概是。“Patrick点头,”我觉得是。“

”那行吧。快上来,Patrick,一会儿四点了。晚安。“Pete哐当一下关了房门,现在他觉得不成熟的那个人变成了他。这一切来得如此猝不及防,Pete觉得这可能是一场还没醒的梦,在他一头扎回床上的时候他还是这么想。他听见Patrick慢吞吞爬上来又关上卧室门的声音,心里一沉,感觉有什么一直希冀的东西忽地就破裂了。他突然觉得心里有种痛直逼上来,抵着他的后背让他没法入眠。他在现实边缘向梦境试探时突然想到一点——Patrick现在正是个口是心非的年纪。或许他明天该好好找他谈谈,说不定Patrick是在跟他开玩笑,说不定是因为自己让他滚回去睡觉所以故意气他。他觉得心里的痛好些了,至少已经开始逐渐被睡意侵蚀,他想着明天一定得把该说的话都说清楚,不然Patrick要是真爱上那个姑娘了可怎么办?毕竟他的亲爱的朋友的这个年纪,也是容易谈恋爱的年纪啊。







FIN.


评论(11)
热度(18)

© 山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