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

读书是头等大事/

OMG!

严重OOC!严重OOC!严重OOC!

*高中生AU

*青春期脾气都不怎么好的两人

*Pete:嫉妒使我面目全非

*文力疯狂下降预警










Pete不知道Lisa到底哪里吸引了Patrick,以致Patrick整天小行星般不知疲倦地在她身边转个不停。Pete从没见过Patrick对一个女孩那么着迷,就像是着了Lisa的道——按理来说他应该祝Patrick成功脱单,并把平常用来打趣揶揄他的话挑几句来说,但他一见那两个人就有种说不出的窘迫,双腿发软,巴不得和他们保持距离。

他实在没觉得Patrick毕业前脱单的可能性会高过明天学校失火,后者尚有先例可循,前者却完全破天荒。可是Patrick就是成功地献出了初恋,成功得让Pete险些相信冥冥中真有缘分使然。直到他看见Patrick的梦中情人,才警告自己宿命机缘都是屁话,就算运气送上门来,也得擦亮眼睛看看有没有接住的福气。

Pete不是觉得Patrick无福消受这种运气,他只是单纯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认为他们不合适。Patrick是个一有女生上来搭讪就脸红心跳的结巴,然而Lisa换过的男朋友Patrick两只手都数不过来——这样的两个人居然都能成就一段佳话,他尾随时盯着他们的背影不无调侃地想。

Pete在心里排斥Lisa,认为他们并不般配是有原因的——一是Lisa跟他接过吻,恰巧就在她和Patrick交往的一星期之前;二是他对Patrick抱着点不该有的感情。

于是他在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心里有点发紧,但是在一众同学面前不能表现出来,只是夸张地笑,表示Patrick此举超出了他的意料。


直到他知道Patrick的女朋友是Lisa,才知道Patrick这个炮灰是当定了。Lisa懂得片叶不沾身的恋爱艺术,知道什么叫挑逗和浅尝辄止,而Patrick什么都不知道,唯一懂得的爱情是小说里描绘的理想。Lisa在恋爱方面并不可靠,不可靠在她难以给Patrick对等的回应,却让Patrick像傻瓜一样的迷恋她。他觉得让Lisa给Patrick上这一课也好,但他怕毁了Patrick那颗水晶心,也怕毁了Patrick心里那点诗意。

他起初不打算管这事,想着Patrick自己撞上了南墙早晚会回头,况且Lisa对他的兴趣最多不能超过三个月,三个月之后分了手,就各走各的路了。

但这种想法没能持续多长时间,他觉得身为Patrick最好的朋友,他有义务不让Patrick的初恋糊得一塌糊涂。每当放学Patrick总是抢先冲出教室,Pete随即在他身后尾随,他自己觉得这种行为太不正常,被人发现免不得耻笑一通,不过还是在下课铃响的时候下意识摸书包,一面恨得咬牙切齿,一面在人群里打量那小个子。他看见他给Lisa买冰激凌,花样百出地哄她开心,嘴甜得要命。他心里气得发堵,想转身就走,结束这在他认为”根本就他妈没有多大意义”的追逐。

可是他还是没走,推了各种放学后的邀约,甚至不厌其烦走两倍的路回家,就是为了看他。

有天他望见Patrick摇摇晃晃地独自在走,手臂上挎几个纸袋,怀里还抱着一大摞书。他的金发被汗浸得又湿又软,服帖地敷在额前。Lisa和女伴在前面步履轻快,Patrick在后面险些跟丢。Pete阴沉着脸把Patrick怀里的书接下一半。

“我可很少让你拿什么东西。”Pete挖苦他,“你这恋爱生活还如意吗?适度锻炼有益增强体质,我很高兴你终于意识到这点了。”

Patrick没有反驳,反倒很高兴地对他说:“还行吧。你知道吗——”

Patrick声音随即就低了下去,以一种极尽虔诚的态度停顿,Pete觉得他有义务表现出好奇,于是低下头去听。

“她昨天,第一次允许我牵她的手。”

Pete突然觉得自己脑内血管爆裂,不知道哪儿来的气愤让他说不出话来。他一双棕眼里全是冷漠和戏弄。

“那你最好多搬几趟书,多出点汗。”

“你是觉得她会喜欢健壮的男孩吗?”

“不,我是为了让你把脑袋里的水排干净。”

Pete说完,不听Patrick的咒骂,快步向前走去。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生气,为什么呛Patrick那么一句,活像两个幼稚的小孩吵架。他可能在恨Lisa的轻佻,恨她得到了Patrick却不加以珍惜,恨她把他从没见过的这样的Patrick只当做一个玩物——他真不愿意那么想。

Patrick从没对他那么温柔过,自从他们初识时Patrick表现出了礼貌的羞赧之后,他们就很少不吵架。他们总是在为什么事情拌嘴,或者是词曲,又或者是鸡毛蒜皮的破事儿,咄咄逼人,天翻地覆。Patrick的智商在那一刻疯狂爬升,口齿伶俐得好似另一个人格。

自从这事之后Pete就铁了心不管Patrick,可是上课的时候忍不住想起他,测验时险些签上Patrick的名字。他飞快地涂掉,签上自己的大名,抬头看他两点钟方向坐靠门第一桌的Patrick,对方正全神贯注地填着考卷,不知道有人正在死死地盯着他。Pete伏下身在草稿纸上心不在焉地验算,下课铃响了,安静的教室里爆发一阵欢呼,Patrick在这预示自由的欢呼声中交卷走了出去。他知道他是去见Lisa。

Pete跟了出去。

“我觉得你得跟她分手。”Pete把Patrick堵在墙角,竭力用身高上的比较优势营造高屋建瓴的气场,“你不适合跟她谈恋爱。”

Patrick抬起头,眼神里全是对Pete这种无理取闹行为的不满,“为什么?你管得太宽了吧,Pete?”

老天,Pete在心里叹气,你看看他那样子,活像只咄咄逼人的斗鸡。

为什么他不行?他当然不行,以他阅人无数的经验来说他们两个迟早分手不可。他没有什么诋毁Lisa的意思,也并非否认Lisa的魅力——他们在洗手间里接吻时他心里竟然对她萌生出了点爱意——但他就是固执地觉得Patrick不该和她在一起。Lisa不爱细水长流,Patrick却总在勾勒未来,忘了什么叫及时行乐。

“所以我到底为什么不能跟她谈恋爱?”Patrick想推开他,但是没能做到,抱着手臂站在那里,眼神里透出的烦躁加剧语气的不耐,“拜托,我这个课间还约了Lisa。”

他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空气是令人难堪的静。他知道此时他要是不说些什么的话,Patrick指定认为他是在胡闹。但他突然那么疲倦,疲倦得不想解释,不想把心里那些论证多时的结果讲给他听。

他放Patrick走了,Patrick走之前大约也被这种沉默摄住,拍了拍他手臂,“我走了啊。你也别想太多,她还不错。”

Pete低声应了一句,没有人听见。Patrick走了之后他想如果刚才他把Patrick堵在墙角,没说那些废话而是吻了他,就像脑中演练过无数次那样,他会不会离开Lisa。

他没想出结果,也不希图有什么结果。压下心里那点泛酸的沉重心事,他回班之后又开始跟人嘻嘻哈哈,脑海里Patrick一双眼睛却挥之不去。那双眼睛冰冷,全无感情,好像殷勤全献给了Lisa,对着Pete就一点儿假装和应酬的本领都使不出来了,这样的一双眼睛让他心惊,让他把所有的话自觉地咽了回去。

在那之后他们就又两个多星期没讲过话,他倒是愿意和Patrick聊聊,但Patrick就连每周六例行排练都行色匆匆,使他觉得自己和Patrick之间树起了一道难以逾越的铜墙铁壁。他偶尔很恼怒,愤愤地咒骂Patrick的愚蠢,却还是在Patrick进教室的时候用目光迎接,期盼他能和他对视哪怕一秒,不过Patrick次次都忽略了这隐蔽的示好信号。

周六排练,Patrick没来,打电话给Joe让他帮忙请假。Joe握着话筒,看见桌子那边的Pete烦躁地扔下铅笔头和白纸,冷冷地丢来一句。

“告诉他,他要是今天不来,那以后也不要来了。”

Joe不知道Pete哪儿来的火气,随便应付了Patrick几句,撂下电话之后走到Pete身边拍了拍他肩膀。

“我说,你不会是在嫉妒吧。”

“嫉妒?嫉妒Patrick抱得美人归?我可没他那么傻,自己明明没筹码,也敢上赌桌。”

“你嫉妒谁自己心里清楚。”

“我巴不得他在外面流连忘返,省着整天因为一些破事儿跟他吵个没完。”Pete嗤笑一声,拿起桌面上的一沓白纸挡住脸,也挡住Joe的视线,以期掩饰自己的慌乱和口是心非。

“随你的便,好像你对Patrick那点心思谁看不出来似的。”

Joe走了,Pete放下白纸。

他突然想到他爱上Patrick那天,一切都那么猝不及防。他几乎是哀求Patrick去看周六在学校礼堂里的一场演出,信誓旦旦地保证剧本绝对是整个学期以来最好的一次。Patrick却表示哪怕写剧本的人是莎翁转世,也不能把他从雷打不动的周六午休中吸引过来。Patrick态度强硬而坚决,Pete在求过两次之后彻底明白Patrick的态度,参加排练时意兴阑珊。

他非要让Patrick来看这场演出的原因很简单,一是他觉得这剧本确实不错,二是因为他在其中参演了一个小角色。虽然在长达四个小时的表演中他只有四分钟的戏份,但他仍然希望Patrick看到,希望他不要错过。

但快开演的时候Patrick就没来,Pete在后台化妆时竭力不让自己想到他,默念台词以缓解紧张,期待着上台时在台下观众中看到熟悉的身影。

他上台了,Patrick还是没来,对面金发姑娘等他说开场白。他的台词一句句少下去,内心的慌乱却并不因此而减少,反倒逐句累加起来。他侧着身,看不见观众席,余光拼命向那边瞟。

“那么,您走了之后,请不要忘记我。”

这是他最后一句台词了,他垂下望着女主角的眼睛,转身叹一口气——一切都按剧本在进行。他最后进行了一次搜索,本已不抱什么希望,但是——

他看见了他!

Patrick戴着眼镜,坐在离舞台不远的位置——他很少见Patrick戴眼镜——神情严肃又认真。像是感觉到了台上的目光,他笑了起来。Pete很爱看Patrick的笑,他笑的时候总带着些纯净的快乐,像是所有的忧愁都不再有。

Patrick就那么笑着,笑容在周围平静的观众里如此显眼,他明白Patrick这微笑意义何在。

他在为他骄傲,为他在心里鼓掌。

Pete就在那一瞬间爱上了他。



到现在为止Patrick还在和Lisa谈着恋爱,Pete觉得自己无论是抱怨还是什么都很多余,干脆也躲着不见Patrick。联谊会上Lisa不出意外成了焦点,她男朋友被人群挤来挤去,踌躇一下望了望舞池里的女友,退到了一边去。

“Lisa呢?”Pete端着饮料杯问他,他明知道Lisa正在舞池里大放异彩,但还是问。

他心里有点报复的快感,但是Patrick低下头现出落寞神情又让他手足无措。Patrick没有回答他,人群阻隔了他看Lisa的视线。

“我想你说的是对的。”Patrick说,“我或许真的不适合和她一起。”

Pete突然就后悔自己对他那么说。

“可是我真的喜欢她,她答应做我女朋友的时候我很意外。”

“可我不喜欢她和别的男孩子纠缠不清。我一直觉得这样想太自私了,直到有天我看见她踮起脚亲了一个男孩一下。”

Pete有些不自然地咳嗽了一声,Patrick古怪地看着他。

“但是我什么都没说,装作什么都没看见,走上前去问她还想不想吃昨天那家的冰激凌。”

“你是不是特别想嘲笑我?那我给你个机会。”

Patrick笑,笑得很勉强又很自嘲。

Pete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他以为Patrick什么都不懂,但Patrick明白得很。他只是在犹豫是否割舍那段感情,毕竟他用了心,也想有一个好结果,可偏偏没人能许给他这个好结果。他不知道Patrick是否明白,不是每一份用心的呵护总能得到对等的回报,这世界对待感情有时不像小说里描绘得那么公平。

他突然想抱住他,哪怕给他一点动力也好。但他们一向都用刻薄拼命挖苦对方,此时此刻到了该温情的时候却不知怎样开口。他只是安静地陪Patrick坐着,什么都不说,正如Patrick当年坐在台下看他一样。他们都懂这沉默的意义。


Pete不知道Patrick什么时候和Lisa分的手。他请了几天病假,最后一天在家里憋得难受,趁着不用上学东游西逛,在离家不远的小公园里看见了Patrick。

他推测Patrick是想来看他的,但是不好意思过来。他走过去,拍了拍他肩膀,“哥们儿,放学了?”

Patrick扭过头对他笑笑,他在Patrick身上发现了令他心悸的安静。他担心那会是崩溃之前的预兆。

“不用送Li……”

“我俩分手了。”Patrick很快地回答道,“对不起,Pete。要是这段时间对你说了什么不好的话,我真的很对不起。”

“没关系。”Pete耸了耸肩。他们最后还是分手了,这本在Pete意料之内,但他没想到Patrick如此平静,而不是歇斯底里。他同情起Patrick来,知道被人抛弃的滋味不好受。

“就是想跟你道个歉,那我走了。”

Patrick说完就站起身要走,但Pete知道他这时候不该走,他该找个人陪陪他。以他的经验来说失恋固然需要一个人慢慢消化,但一个人消化总是一件难挨的事,他不想看他在这样全无必要的挣扎中痛苦。

“别走啊。明天又不上课,我这几天在家里快无聊死了,要不你陪我去家里玩玩?我家没人。”

他知道Patrick会去的,Patrick和他一样有青春期的坏脾气,也有青春期的口是心非。



晚上他硬把Patrick留在他家睡,Patrick一直都很少说话,直到后来才对Pete的笑话有所回应。他盯着Patrick那双失神的眼睛,看他脸上那勉强的笑。

“不想笑就别勉强了。”

他说,递给他一罐饮料。Patrick不说什么,只是打开灌了一大口。

“她不值得你去想念,Patrick。你应该向前看,记住那些可怀念的,把不好的删除。”

Patrick没有回应。

Pete放了部没有名字的老片子,他们两人蜷在沙发上,但注意力都不在电影上。电影很长,长到Patrick就那么无声地靠在Pete腿上睡着了。Pete感受到来自Patrick的压力,伸手又启了一听饮料。当他抬头看那老掉牙的片子的时候,剧情刚好发展到男女主角的第一次接吻。Pete舔了舔嘴唇,不由自主地把目光投在Patrick身上,他看见月光浸润着他的脸颊,胸膛随呼吸一起一伏。他睡得那么坦然,就好像真铁了心要忘掉过去种种不愉快,但还是在现实的痛苦中悄无声息地落下泪来。Pete叹了口气,突然不想睡去,怕看见Patrick在他梦里哭泣。他把电视本就微不可闻的音量彻底关掉,伸手把枕的毯子展开铺在Patrick身上。他以一个不舒服的姿势仰躺,目光在Patrick和星空之间游离。他生平第一次如此真切地感觉到Patrick的重量,温度和心跳,心中却全然没有快乐而只是怜悯的忧伤。他想起他曾经吻过Patrick的耳朵,只是试探性的轻轻用嘴唇去触碰。Patrick出乎他意料地没有抗拒,但也没有回应,只是叹息着说,我可不是你男朋友啊,Pete。

他不愿再想,坐起来喝了一口饮料,Patrick还在迷迷糊糊地睡着,偶尔用手指死死抠住沙发。

睡吧,Pete低声说。他复又躺下,竭力冷却自己想要亲吻他额头的冲动,同时也咽下那些自认为时机不成熟的喜欢与爱。






FIN.


元旦快乐!

评论(8)
热度(24)

© 山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