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

读书是头等大事/

17.12.23

我最近总有一种感觉,觉得我妈要走了。不是那种普通意义上的走,是永恒的,是再也不会回来的走。她还好的很,流露出一切健康人的活泼和好动,可是我知道她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人倒霉起来是没个边儿的,于我于她都是一样。
我想我们俩这辈子搭在一起生活也算是有缘。从我出生开始的七年里我就在医院泡着,等到我好容易把那一身病秧子除了,她又开始往医院跑。

可是我都好起来了,她却还是给我发了七年的死亡威胁。我以为那种威胁在被时间冲淡,因此这两天旧事重提的时候,心里是非常惶恐的。
数学考试前一天晚上,我坐在床上对着窗外哭。我还是无能为力,除了哭之外全无他法。我不敢问她,我推门进去的时候看到她在哭,因此我把一肚子问题都咽了进去。她还在嫌弃我的脆弱,可是我们不都一样吗,我的脆弱难道不是继承自她的吗?我们是如此相像却又如此不像的啊。
我不知道该跟谁说这件事。
但这又有什么好说。就连我自己,现在也只是一种语无伦次的单纯的悲恸而已。
我想我以后不会生孩子了。因为我不想问她“宝贝,要是没了爸爸妈妈你一个人准备怎么过?”这种问题,我也不知道怎么才能让她知道死亡的含义。
语无伦次。发泄够了,该去学习了吧。

17.12.23

评论(5)
热度(1)

© 山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