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

读书是头等大事/

Violence


*严重OOC

*部分YBC设定

*很烂 慎入

*走向毫无逻辑

*文笔硬伤





Pete醒来时眼前是一片纯粹的黑暗。脑袋被套在布袋里的感觉不好,空气被他自己的一呼一吸搅得湿热而浑浊。他双手被反绑在椅背上,这个姿势让他觉得手臂酸痛。

Joe大概也暴露了。Pete想,因为他的疏忽,又把本来不该有事的队友拖下水。Chloe美得不真实,他早该明白,却执意把她的出现视作自己的运气。现如今计划的一半彻底毁了,另一半也摇摇欲坠危在旦夕。他希望Joe和Andy能活下去,带着这个秘密远走他乡,不过他明白那不过是奢望。

他们最后都得死,只是挣扎的时间长短问题。


Pete的听觉在这种绝对黑暗中异常灵敏。有人走过来了,他警觉地绷起后背。他还没有见过除Chloe以外任何一个B区的人。罩在他头上的布袋被摘掉的时候,外面的空气也令人不好过,一种潮湿的感觉挥之不去,还有粘连其中的令人作呕的血腥味——他皱了皱眉。一个苍白的男人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欢迎来到B区。”男人露出一个阴鸷的笑,“Edward。”

彼此都清楚来意,就不必遮遮掩掩玩文字游戏。Pete很直接地说:“我不知道你们想要的东西在哪儿。”

“别着急。”Edward轻抚手腕上纹身,“Patrick等你很久了,你不想见见他吗?”

Patrick?Pete坐直,望进Edward深黑色的眼眸,从中推测不出一点信息。“他怎么样了?”

“他很好,别担心。”Edward打了个响指,空荡的屋子亮起灯来,“就是嘴硬。”

Pete顺着Edward目光方向看去,一个人双臂被铁链捆着,双脚恰好离地。他身上的衣服尽数被血迹渗透,低垂着头了无生机。

“看看,Patrick。我们把你的小伙伴请来了。”Edward走到Patrick身边,示意手下拽住他的头发,”你得领情,宝贝。“

突然的动作牵扯到Patrick身上丝丝缕缕的伤,他忍不住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扭动着身体想要躲避。Patrick在力量的压制下不得不抬起头,疼得眼中含泪,以他认为极其狼狈的姿态去面对他一直在思念着的那位朋友。


哦,Patrick。Pete悲哀地想,他几乎认不出他来。他瘦得厉害,入目无一处完好无损,有的新伤还在缓慢地滴着血珠。Patrick被逼着仰头看他,目光却在躲闪。

”放开他。“Pete说,”你们可以冲我来。毕竟他不知道什么。“

Edward挥了挥手,示意手下放开Patrick。那种力量迅速地撤除,Patrick重重地低下头。

”很好,Pete。“Edward坐在他面前的一把椅子上,悠闲地翘起腿,”那我们直接进入主题。“

”东西在哪儿?“

”……Patrick不知道这件事情。而我……就算知道也不会告诉你。“

Edward身边的人准备照着Pete的头来一拳,却被Edward制止。”记好了你说的话,可别后悔。“


Patrick被解下来,重重地摔在Pete面前的地板上。他一头金发失去光泽,随着动作乱晃,几声破碎的痛呼从嘴里跌出。

进入这个屋子以来Pete第一次看清Patrick的脸。Patrick脸上全是血污,只是一双大睁着的绿色双眼勉强证明着主人的身份。他看到Patrick原本柔软的嘴唇此时溃烂肿胀,显露出一种和平素的健康颜色大相径庭的乌黑。他缩在地上喘息,好像一个简单的动作就能耗费他全部力气。一只手软趴趴地搭在主人身上,生了锈的铁钉顺着骨缝钉进手腕位置。

Pete几乎说不明白心里的感觉,很多东西忽地堵在一起让他一时间彻底变成空白。他想他也需要大口地呼吸了,那种心痛把他撕碎,令他窒息。他难以想象那种似乎只存在于电影中的痛楚。脑海里突然闪过那天晚上传来的来自Patrick的遥远的、疲惫而无助的声音,他想Patrick那时候大概真的痛到挨不住了吧。

他很后悔。遇见Chloe的时候他们正在谈同居的事,后来他刻意地忽略这个话题,就没人再去提起。于是Patrick失踪这件事他被全然蒙在鼓里。

”他什么也不会告诉你。“Patrick突然开口,声音虚浮,且断断续续,像是来自梦里,”死了那条心吧。“

Edward露出一种悲悯的笑,抬脚踩在Patrick背部一道狰狞伤口上,示威似地碾了碾,”你没有资格跟我说这种话,Patrick。再者说,Pete比你明智得多——至少我会教他如何明智。“

”我问你第一遍,Pete。它在哪儿?“

”不知道。“Pete面无表情,”没有人知道。他只是把这件东西给了我们,但我们并不知道它在哪里。“

“不,你知道。”

Edward耸了耸肩,紧接着一个壮汉把一桶冰水泼在了Patrick身上。Patrick被激得浑身一颤——他觉得自己像一条快要死了的鱼——紧接着发觉水里的盐分疯狂地在伤口中扩散,宛如一根根针刺进他的每一条神经。有人一脚踹在了他腹部,他顺势呕出一口血去。出于本能他选择躲避,像一条可怜虫一样在地上翻滚,爬来爬去。他们恰到好处地把棍棒落在伤口处,开玩笑似的在上面碾压。他眼前一阵阵发黑,挥之不去的晕眩感让他几乎要呕吐。Patrick的意识近乎溃散,提着一口气让自己不至于丢脸地晕倒在这里。Pete的眼神一直盯着他,隐晦地传达一种痛心——而他又何尝不痛彻心扉。

别看了,Pete,求你。Patrick说——然而声音微弱。


Edward对Pete要求收手的愤怒置之不理。Pete并没有什么砝码能来要挟他,他和Patrick此时都是蝼蚁。他留着Pete,是因为他需要Pete执行另一个计划。

另一个实验中的计划。

Pete第一次发觉人能恶毒到这种地步。

整个房间因为安静而显得格外空旷,只有棍棒落在皮肉上的钝响。“够了。”Pete沉声,空气中的血腥味比他进来时还要浓重。

Patrick睫毛上凝着血,无意识地咬住下唇,换来的不过是另一种疼痛。Edward这手段太毒,同时又是他始料未及的。Pete早晚会因为他的缘故,把所有人为之奋斗的秘密和盘托出。而且就算他不说,心理防线也会日渐脆弱,崩溃的那天只早不晚。他不知道B区是如何发觉他和Pete的关系的——他想大部分都来自Chloe的情报——那种关系从某种意义上讲是致命伤。

“想好了?不忍心看你的小甜心在这儿受苦受难,就最好配合。”

“……没有。”Pete咬着后槽牙,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我想……我们可以慢慢商量。”

“我很抱歉。但我不接受谈判,我没有这个习惯。手提箱到底在哪儿。”

没有回答,只是良久的沉默。Edward嘲弄地盯着缩成一团的Patrick,”你想试试新玩法吗,古代中国的一种刑罚。“他俯身,温和地在Patrick耳旁低语。

”你的手会爱上它的。“


Patrick第一次尝到前所未有的痛,他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出这么个法子的。这可真是古老的智慧,Patrick想。他觉得手指一寸寸断开,然后被碾成骨粉。手部神经过于敏感,以至于他全身跟着发抖,大脑叫嚣着威胁他如果这种痛苦继续,它就会崩溃。那些痛呼已经是他抑制不住的了,他脑子里除了如何让自己稍稍好过一点之外,没有任何私心杂念。他突然想到1984里说,无论什么原因,你都不会希望增加自己的痛苦。天底下没有什么比肉体折磨更令人难以忍受。

这段话太妙了。他想。他想起自己因痛苦而扭曲的身体,想起Edward说他有的是方法让他哭着求饶。

Edward做到了。他记得他是如何像一堆垃圾一样哭着求Edward放过他,而他并不觉得丢脸。那是痛苦啊,是比欢乐多出成百上千倍的痛苦。


Pete又一次眼睁睁地看着Patrick发出痛苦的嚎叫,发了疯一样想要逃脱那种难以忍受的痛苦。他听见他的恸哭,而他除了坐在这里死死地盯着以外什么都不能做。

他双眼血红,咆哮着企图中止这一切,但除非他说出他们真正想要的、确认无误的东西,否则没有任何话语权。

砰!他脑子就要炸开,Patrick的每一个反应如此真实地在他心上施加一次又一次的重击。他快要喘不过气,就好像指骨尽碎的那个人是他。对面墙上漆着的血红色的B狰狞着嘲笑这两个人的狼狈。

Patrick!

他喊他的名字,就好像这样能让他摆脱这一切。事实上并不能,痛苦是客观存在的。





Joe猜测他自己已经暴露,然而还是冒险到街上走了一遭。Pete正如预料的那样被带走,现在只剩暗处的他和Andy。他心怀侥幸想着Chloe没有看见他的整张脸,但这种侥幸的时效有限。

手提箱仍然在一个足够安全的地方躺着,那地方目前还在B区的情报网之外。就算他们四个同时被抓,只要没人透露一丝口风,手提箱就会成为一个永远的秘密。






TBC


评论(8)
热度(16)

© 山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