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

读书是头等大事/

Violence

*严重OOC预警

*部分YBC设定

*很烂 慎入




Patrick醒了。

他宁愿自己永远睡着。

 

他是被痛醒的,疲倦却又企图把他拽回梦里。他身上的伤没了火辣辣的感觉,剩下的只是纯粹的,更加难挨的疼痛,那种疼痛叫嚣着把他从昏沉中唤醒。

他本来以为会被活活打死,那柄皮鞭成了他昨晚最大的噩梦所在。他呜咽着去躲,换来的却是更重的惩罚。他们捏着他的下巴问他东西在哪里,力度之大让Patrick觉得他的下巴几乎要毁于一旦。

我不知道,他费力地说,我根本就不知道你们想要什么东西。

他不适合装傻,总是被人看出端倪。对方咬定他手里有他们想要的东西,就算没有也知道些底细。他们把他吊起来,双脚离地,就好像这样真的能让他说出些什么重要信息。Patrick感受到温热的血从他额头淌下来,他的牙齿打战,前所未有的寒冷攻击着他脆弱的防线。

 

 

 

“我觉得你说出来更明智些,Patrick。我们有的是方法能让你哭着求我们收手。”

Patrick摇了摇头,幅度不大,几乎没法发现。“我没有什么可说。”

他脸颊上迅速地挨了重重的一耳光,扇得他眼前发黑,几乎没法维持镇静。他的嘴角有血渗出来,缓慢地滴到地上。

“继续。”

对方很不耐烦地甩了甩手,Patrick从这句话中仿佛读出一种深埋其中的扭曲和病态。

他们又一次把他解下来,他像一滩烂泥一样软倒在地上。橡胶警棍在他身上奏出沉闷的乐章。有人在他的心窝处狠狠踹了一脚,一口血毫无防备地吐了出来,更显得他无助。他睁大一双蓝绿色眼眸,呆滞而有些畏缩。Patrick无力地求饶,连躲避的力气都没。他用尽全力在地上翻滚,希望对方能稍稍同情他一分。但是痛苦依旧难挨得让他几乎觉得要把一切秘密和盘托出。那些话几乎就在嘴边了,要是说出来能换取这顿毒打的结束。

他不能那么做,他想。

他死命咬着嘴唇,下唇伤痕累累。这场看似没有尽头的殴打最终还是结束了,他缩在地上卑微而可怜,像一只轻易就能被碾死的虫豸,身上是血和翻滚时沾的灰尘。

他们又把他架在椅子上,手脚锁住。他做着无意义的挣扎,然而腹部受到的猛烈一击让他明白自己的处境。疼痛让他开始恍惚。

Edward抱着手臂低头看他,胜利者的姿态。

“还舒服吗,Patrick?”他脸上浮现一个恶趣味的笑,随即像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一样低头吻他——与其说是吻,不如说是变相虐待。他在Patrick咬坏了的下唇处流连,把那些本来完好无损的柔滑的肌肉组织尽数咬开,血腥味顿时在嘴里扩散开来。那种痛楚来自最细小的神经,远胜于他身上的伤,Patrick疯狂地摇晃着躲避,但是手用不上,挣扎几乎像是儿戏。

“不要……不。”

Patrick声音破碎,干涩得可怕,几乎带了哭腔去恳求。

“那就告诉我,那个手提箱究竟在哪儿。”

Edward声音逼近,Patrick前所未有的慌乱。

“我不知道。我不会说的……不……求你……不要。”

Patrick第一次油然而生如此大的逃离欲望,然而手脚被锁住,动弹不得。Edward继续他那个惩罚性质的吻。

Pete——他突然想起他来,脑海里浮现的都是Pete的笑。我快坚持不住了,Pete。救救我,求你。他对那个记忆中的Pete说。

Help me,please。

真的很痛。

这一切都很痛。

 

”Pete不会生气的,因为他正忙着跟别的女人上床。“Edward确认Patrick接下来几天几乎没法进食之后,满足地结束了这个吻。他看见Patrick突然睁大的眼睛,把Patrick的下巴掰到他面前。

”告诉我,它在哪儿,我就放了你。不然我就折磨够你之后……“

Edward不再继续说下去,这种停顿令Patrick顿时生出一种毛骨悚然的恐惧。他不知道这个不择手段的人接下来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会对他做些什么,他也没有知道的权利。

”我不知道它在哪儿。“

”嘴硬。“

Edward用手按压Patrick的伤口,Patrick痛呼出声,感觉到自己的太阳穴猛地跳动了一下。

”今天就到这儿了,Patrick。我一直都在等着你什么时候会主动告诉我。“

”对了,你的小伙伴马上就要来找你了。跟Pete上床的那个女人是我们安排的——Chloe,她很美。不然怎么能把Pete迷得神魂颠倒。据我所知他一点都不知道你失踪的消息,连你的死活都不顾。“

”你也没有那么重要嘛,Patrick。“

Edward一阵轻蔑地笑,Patrick低头盯着自己血迹斑斑的衬衫。

这很好,他对自己说,至少他还没发现Joe和Andy的存在。他相信如果一切按原计划进行,Joe他们可以把箱子成功转移而不被察觉。

哦,Pete。他在心里叹了口气。他爱Pete,然而Pete有在爱他的同时和别人上床的权利。

他想着他爱Pete这件事情,以此给自己输入一点微薄的动力。

 

他们把他像垃圾一样扔在地上,身上的伤遭到撞击几乎裂开,痛楚尖锐地刺进大脑。他们一会儿会折返,给他的伤口上药,然后第二天再用各种花招逼他说出真话,就这样周而复始地没个尽头。

那手提箱里是他们死去的朋友要他们保管的秘密,Patrick相信他死于这个秘密。他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大概是毒品或某些能置人于死地的机密文件。他们那位多年旧友指名把这个手提箱送到他们这里,遗嘱里再三叮嘱宁可毁了它也不能让任何人拿到。

尤其B区。

那手提箱真他妈是个烫手山芋,Patrick想。

他抬起滚烫的,疲惫而沉重的眼皮去看眼前那堵脏兮兮的墙,一个巨大的,红色的B,在这样一种昏暗的环境下令他感到一丝惊悚。

他很快昏睡过去。

 

 

Pete盯着Chloe的背影,神情恍惚。昨晚他很清晰地听到Patrick的声音,但那声音听起来却很遥远。他好像很无助,又很痛苦。

他摇了摇头把那种想法赶出大脑。Patrick最近因为手提箱的事神经兮兮,Pete觉得自己也受到了些许影响。

”吃早饭,亲爱的。”Chloe穿着他的白衬衫,斜靠着大理石台对他微笑。她很美,又懂得如何表现她的美,她似乎有那种天赋能让人在她身上投入足够的注意力和好奇心。他走过去,埋首在Chloe的脖颈,嗅到她身上那种成熟的韵味。她的香水闻起来都很美,有的很飘渺,若有若无,有那种少女一直在前面奔跑,偶尔回头时的俏皮。也有的很浓烈,闻起来却不媚俗,没有那种刻意。Chloe够独特,够新奇,够刺激。

他几乎想要把手提箱的事情告诉Chloe了,但是想了想还是忍住泄密的欲望。Patrick不会允许他这种行为,这样做几乎是在冒险。想到Patrick他有种隐隐的负罪感,无论怎么说,他背叛了Patrick。

Patrick第一次看到他们俩接吻时那种尴尬还历历在目。他没想到要和Chloe上床的,有了Patrick之后他很真诚地、发自内心地决定收心。但是这一次——这一次他没法抵御那种赤裸裸的诱惑。

 

门铃响的时候他们正抱在一起拥吻,Chloe眨眼示意他该去开门了。Pete捏了一下Chloe的腰,跑去开门。

门外站着Joe,扣着帽衫上的帽子,卷发从两边漏出来。Joe给他带来一个消息:Patrick失踪了。

“他家有打斗痕迹。我想是被B区的人带走了。”Joe走进屋子,低声说,“你俩很危险,因为B区目前为止只知道你俩,我和Andy没被写在遗嘱上,目标没那么明显。”

”那是谁?“Joe向Chloe的方向示意,”很眼熟。“

”Chloe。呃,她,借宿。“

”现在可不是借宿的时候。“Joe说,”我真的好像在哪儿见过她。“

”我走了,你小心点。“

Patrick被抓走了。这不是什么好消息,意味着那些人已经开始下手,下一个目标就是他了。他想他们不会对Patrick怎么样,毕竟Patrick手里有他们要的信息,这是王牌,如果把人弄死了就什么也得不到了。

他有些紧张,手心里沁出汗来。Chloe问他,”那是谁,亲爱的?“

”一个朋友。“他脸色发白,笑得很勉强。

 

 

Patrick低头盯着自己腹部的那道新伤,它还在往外缓慢地流着他的血,一点点的渗透那件脏透了的衣裳。高压水枪已经准备好了,枪口有碗口那般大,现在正对着他的脸,下一秒就能让他窒息。

”我们没时间陪你耗着,Patrick。我本来可以直接弄死你。“Edward说。

”那你弄死我吧。“Patrick说,几乎没有多少力气,只剩下气音。他身上的汗刺激着那些骇人的伤,那样一点小小的刺激让他手脚发麻。

”我最后问你一遍——“

”我不知道它在哪儿。“Patrick自知他的声音已经没法压制任何人,他处于绝对劣势,只能睁大那双通透的眼睛盯着Edward。

”你这样看着我会让我很想在这儿上了你。因为你他妈有一双那么好看的眼睛,这使我有的时候都不舍得下手。“Edward凑近,”我可以对你做任何事情,只要能撬开你那张嘴。“

”恶心。”Patrick声音颤抖。

“你不应该这么说话,Patrick。”

Edward闪身到后面椅子坐下,有人打开了水阀,用一个东西支开他的嘴巴。冰凉的水喷射在他脸上,带来一种前所未有的刺激和折磨。他觉得那些来势汹汹的水几乎全都呛进鼻子和气管,让他有一种濒死的感觉。他已经快窒息了,发出困兽一般的呜呜声。Patrick觉得脑袋里有什么东西轰然崩塌,死亡的召唤是如此强烈,以至于Pete都没法给他生的欲望。他的喉咙被刺激得想要呕吐,却什么也吐不出来、他第一次觉得那么难过,难过得几乎想要放声大哭。那些冰水灌进他肺里,他觉得他马上就要死了——马上他就能从这一切中解脱出来了。

然而Edward喊停了。他们把那个东西从他嘴里取出来,他开始拼命地咳,像是要把肺咳出来。他浑身湿透狼狈不堪,伤口被冲刷成粉红色,带着一点旖旎的倦怠。他喘息着,拼命想驱走那种不适,然而脑袋里只剩嗡嗡的噪音,刺激着他的神经。

”我……不知道。“Patrick吐出一句,”如果这就是你想要的。“

”你真不听话,Patrick。“Edward给了他一耳光,拽着他的头发逼他们两个对视,”很快你的小伙伴就要来了。到时候我可以把你们安排在一起让你们叙一叙旧情。“

”继续打。“

Patrick几声低沉的,破碎的呻吟几乎消失不见。

 

 

 

Joe莫名觉得出现在Pete家的那个女人眼熟,他可以百分之百笃定曾经在哪儿见过她。她盯着他的眼神是一种好奇和凶狠,那种凶狠与她甜美的外表不符。

他一定见过她。但是在哪儿呢?Joe想破脑袋也没有结果。暂时只有他和Andy才能比较自由地在街上逛,他得珍惜这种自由,做些有用的事。

他们必须得撤离这里,越远越好。手提箱已经被安置在一个安全的地方,现在唯一出现的矛盾就是他们四个能否全身而退。现在看来似乎不太可能了。

他漫无目的地走,想着逃跑计划,不知不觉走到Patrick家旁边。门口有几个可疑的人来回走动,Joe警觉地绕路而行。

Patrick事实上很早就被盯上了,只是没人察觉。他的住所下总有徘徊的人——

等等!

Joe突然睁大了眼睛。

他想他知道Chloe是谁了。

他掏出手机给Pete发了条短信。

 

”有人给你发短信,Pete。”Chloe举着Pete的手机,Pete坐在沙发上读报纸,心里盘算着自己被活捉的日期。

“递给我,亲爱的。”

“你自己来取。”Chloe晃了晃手机,歪头一笑很是俏皮。Pete摇了摇头站起身,笑着接过手机,一种针扎的疼痛刺进颈动脉。

“Chloe……”Pete睁大眼睛,他的意识正在逐渐涣散,不多时就会昏睡过去。

“欢迎来到B区,亲爱的。”Chloe俯身在他耳边说。Pete在药物作用下闭上眼睛,手机很自然地跌落到地面。

Chloe把手机捡起,点开那条短信。

小心!Chloe是B区的人!我在Patrick家曾见过她!

太迟了。她露出一个美丽的微笑,宛如一朵郁金香散发馥郁的香。

但那香气会让人昏迷。

 

 

 

 

 

TBC


评论(4)
热度(16)

© 山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