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

读书是头等大事/

Something Just Like This

极其严重OOC
鼓足勇气打了tag
非常糟糕

1

Pete认识Patrick时,Patrick是个未成年。

Patrick穿着标榜他学生身份的傻气的T恤衫配短裤,浅灰色袜子拉到小腿——与Pete完全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他眨眨眼,金黄色阳光洒进蓝绿色眼眸。Patrick局促地笑着,用笑来缓释一种紧张和尴尬。

Pete盯着少年插在口袋里的手,没说什么。他是有些怀疑的,Patrick看起来绝对不像跟着乐队满世界跑的孩子——说实话,他主要怀疑他吃不了苦。他该做个办公室文员,西装革履,鼻梁上架一副细框眼镜,行色匆匆。

不存在一见钟情。Pete第一眼看到Patrick的时候,诚实地说,毫无他想。即使很多年后他也坦率地同意了这点:他不是看见Patrick的第一眼就爱上他的。他们的爱得到了时光的见证。

2

Patrick在闷热的地下室里调着吉他,电风扇疲惫地转着头喘息,带来还算舒畅的难忘凉意。Pete坐在木板床上,蹬着对面的桌子,用一支秃头的铅笔涂写着什么。他习惯性去咬铅笔。

“咱俩一会儿去洗衣店。你有零钱吗?”

Patrick下意识去掏钱包。

“我没有了。”Patrick翻了翻,为了表示诚恳特意递到Pete眼前,“你呢?”

Pete头也没抬,对Patrick的行为无动于衷。他从桌子上拿过自己的钱包,顺带着碰掉了一大摞杂志。

“这些杂志到底他妈是谁的?”Pete一面找零钱一面问,“我不记得我们有这些东西。”

Pete也没有零钱。一张小照片胡乱在钱包夹层里塞着,有些卷边,还挂了点污垢。

“我前女友。”Patrick还没问,Pete很随意地把那张照片拿出来在Patrick面前晃了一下,然后泰然自若地扔进桌子上的废纸堆里。照片在空中飘荡了一下,毫不迟疑地下落。

“她早就结婚了……”Pete注意到Patrick一直盯着他,安抚般地补充,“你何必跟得不到的人纠缠不清。更何况我当时有新女朋友了。”

那倒是。Patrick想,耸了耸肩,把脏衣服收拾到一起。一直以来对于Pete的恋爱哲学他都不很理解,也无意理解。人人都有自己面对爱情的方式。有些人选择歇斯底里,有些人却偏爱红酒化在温水里的那股子温润和浅淡的兴奋。

3

Pete开着那辆比Patrick年龄还大的小卡车,时不时回头跟Patrick搭话。Patrick竭力使自己的声音盖过引擎声——他不该这样做,他们明晚还有场演出。但没人顾及那个了,好像已经没人记得。他们以吼声回答,又以吼声回应——事实上,Patrick后来意识到那样做没有丝毫意义,他们不必太大声音,也能让对方听清,但那时就是追求那种肆意的畅快。引擎声丝毫未减,在耳旁盘旋萦绕刺激脑部神经。

Pete没有什么话要说的时候,Patrick就一心一意盯着窗外,看路边一排排法国梧桐向后退却。或者目视前方,盯着Pete的后颈。

盯着Pete的时候他就会想到有关Pete的事。他总觉得爱上Pete绝对是高风险的事,而且收益不定。半晌回过神来又觉得这种想法过于庸俗,把爱情和股票作比简直不可理喻。

Pete偶尔是一个令人安心的人,但经常不是。Patrick经常接到深夜电话,来自熟悉的号码,然而声音陌生。内容总是如出一辙:告诉他Pete喝高了,需要他的家人把他带回家。他无数次气得牙痒,去接Pete的时候甚至还不自觉地咬着后槽牙。

他不明白Pete为什么不给Joe打电话,或者是Andy,而偏偏折磨他一个轻度失眠的人。

他不明白,一直都不。

4

他必须得承认他挺喜欢Pete,要是一切重新来过他说不定会成为众多追求Pete的人中的一个。Pete对他很好,这点毋庸置疑,以至于他们俩熟络得很快,偶尔Patrick会忘记他们不过认识将近一年。吵架,互相揭短,喝醉了以后相拥着倒在床上大声咒骂对方,而后互相喷着酒气在狭窄的木板床上入眠。醒来后Patrick不免觉得局促不安,而Pete从被子里钻出头来看着他,他得承认那样的Pete有点调皮。

Pete很温柔地“哦”了一声,这不像他。嗓音有些哑,带着初醒的倦意。他盯着早就醒了的Patrick,直盯到Patrick面色微红,开始不自觉地躲闪。

“你与众不同,亲爱的。”

Pete说,而他一头雾水。

“有什么不同的?”

“你早晚会知道。”Pete坐起来,似乎要吻他的额头,Patrick呼吸一窒,微眯上眼。然而并没有一个吻落在他额头上,取而代之的是Pete在他的肩膀捏了一下。Pete掌心的热度透过衬衫传给Patrick,他在心里叹了口气。

“Joe一会儿就到了。”Pete意味深长,“我不确定他看见会是个什么表情。”

他说得很平淡,仿佛在试探Patrick的反应。而Patrick愣了一秒,才回答道:“Joe不会有什么表情,我们还都穿着衣服呢。”

5

Pete换了零钱,把硬币丢进投币式洗衣机。Patrick在一旁把衣服扔进滚筒。

“我们得多久没洗衣服了?”Pete一只手捂着眼睛,黑色刘海扎在他手上,“我感觉很久了。最近没水,连澡都没法洗。”

“再这么下去我们就得用空气清新剂喷腋窝了,Patrick。”

“正好我那儿有一整罐。”Patrick一面按洗衣机,一面开玩笑地回答。他感觉到Pete的目光在他身上固定不动,这使他窘迫得不知如何是好。一瞬间他仿佛回到了高中时代,回到那个全班同学看着他出丑的时刻,也是有眸光紧紧锁着他——哦,他没法回忆,那令他难以呼吸。

Patrick有些恐惧地向后退了一步,深吸一口气,假装镇静地盯着旋转的滚筒。

然而回忆颇不宁静,沸腾得几乎要再次烫伤他。

我根本就没喜欢过你——

有些事得说清,Patrick。你压根就算不上我男朋友——

说白了你配不上我,你知道你有多无趣吗,Patrick——

别一厢情愿了,Patrick,Andrew才是我男朋友。请你,离我远一点。

人群中传来骚动,是他的,他们的同学们。他知道那骚动意义何在,嘲讽,轻视。

没人知道那是Patrick第一次表白。也没人知道她曾经多么亲昵地依偎在Patrick怀里。Patrick以为一切都那么顺利,他成功俘获他爱的女孩的芳心。

没那么容易。

他终究只是个替补,而这个替补企图登台做主角,这一切就开始显得可笑。

这一切没人知道,只有他们两个知道。知道真相的其中一个又试图抹杀发生过的事实。

再也没有什么真相了。

他心跳加速,血液上涌,却没有愤怒,只是悲哀,对人对己。他的头开始痛了,在声音愈来愈大的奚落中痛到蹲下。他试图躲避,却无路可逃。

她是他爱过的第一个人,她却放大了这一切证明他爱的卑微和可笑。他苦笑,他们不过是高中生,还有一生的时间用来爱与被爱,何必用最残忍的话伤害对方,显得如此冷酷又绝情。

因而他沉默。他试图用这种沉默送她一份最后的,含着他爱意的礼物。

她把它摔得粉碎。

从那之后,Patrick不再轻易爱人,不再轻易把喜欢说给那个人听。他慎重斟酌着自己的感情,一点一滴仿佛都重逾千斤。

6

Patrick呜咽了一声,这一声把他自己从回忆扯回现实。他看到Pete茫然地盯着他。

他连忙把目光投在洗衣机上。Pete没有问他原因,这是他喜欢Pete的一个地方。他从来不主动去问,他等着你告诉他。

Patrick笑了笑,刻意避开Pete探究的目光。Pete盯着他的侧脸半晌,从脖颈到鬓角。Pete眼神中的“你怎么了”已然写得清楚,Patrick只是状似轻松地握着双手,眨眼琢磨着地板瓷砖上几何图案的排列组合。

他再怎么竭力让自己看起来坚强,也不过是个孩子。Pete想,他稚气未脱,蓝绿色眼睛里仍旧写满羞怯。

Patrick始终是他感兴趣的类型,不然第一次见面时他可以找出千百个理由婉拒。Patrick身上总带着不由自主的天使般的圣洁,这种柔和的光让他挪不开眼。所以那个早上他说他是与众不同的,这话没有恭维的意思。

Patrick的反应让他觉得可爱。Patrick微微闭了眼睛,身体向后仰——他以为他会吻他。他想那么做的,但是没有。Patrick尚未表明爱他,他无权如此。





TBC

评论(7)
热度(26)

© 山中 | Powered by LOFTER